饮食禁忌的一些思考

2017-04-25 10:00阅读:
《厨王争霸》大概成了央视经济频道的王牌节目,春节首播后到今天,已经进行了多次重播。今天吃晚饭的时候,朋友微信通知我电视里正在播出《厨王争霸》,我在屏幕上的形象还挺好看的。饮食禁忌的一些思考
个人觉得在这次《厨王争霸》的录制中表现还是不错的,评价菜品时虽然语言严厉了一些,但态度是认真的,标准是客观的。但是节目播出后,微博上有很多骂声,大致是说我偏向外国厨师,是洋奴。看到这些谩骂,心里多少有些不愉快,不过很快就释然了。那些人没有经历现场,不知道具体过程,骂几句无非是发泄一下;而且这些人的见识实在有限,和他们是没法讲道理的,所谓“夏虫不可语冰”。今天在微博上又看到了有人爆粗口,心想这些人真是有闲工夫,闲的没事跑到公开场合秀自己做人的底线,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没文化似的。
斯图尔特·李·艾伦在《恶魔花园—禁忌食物的故事》一书的结尾部分,讨论在欧洲一些食物禁忌与流行的历史时说,“这些禁忌背后的原因并非出于对社会问题和健康问题的关注,人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想把非基督教的/外来的物质排除外社会机体之外。”用这个说法来分析微博上那些骂声背后的ID,大致也是行得通的。那些对西餐的轻蔑态度,那种简单的认为中餐比西餐牛逼的观点,那些因此而对不同观点不是进行讨论而是张口就是谩骂的人,无非是他的认识认知范围的狭隘,想把非中华文化/外来的东西排除在他喜欢的习惯的认知之外,谩骂则是这类人无意识的、浅陋的知识储备的、粗鲁无教养的爆发,只是更多了一层无知愚昧的外衣与爱国贼的底蕴。
说点别的吧。与过去相比,我们可以吃到的食物越来越多了,在北京,基本上可以吃到全国各地的风味菜肴,国际上大多数国家的菜式基本也可以吃到,这是在餐厅酒楼里,如果加上网购、电商提供的各种便利,各种水果、各种零食也可以出现在我们的冰箱里。食物的极大丰富之后,却经常听到很多人吐槽,觉得今天所吃到的食物与过去相比,更不满意了。文化历史学家皮埃罗·坎波雷西把认为这种情绪源自于“与过去的深度中断”,没有饮食禁忌(非健康方面的,历史上那些和道德宗教有关的饮食禁忌)的现代饮食行为给人们带来的快乐是简单的空洞的肤浅的,由此导致人
们沉迷于世俗的快乐,道德上精神上没有了追求。
巧克力是曾经的禁忌食物饮食禁忌的一些思考
马铃薯(土豆)在十八世纪的英国被认为是使人懒惰的食物饮食禁忌的一些思考
这样的情形在没有什么灾荒和饥饿历史的欧洲也许是存在的,这样的理论大概也是成立的。对于我这一代中国人,大致是不适用的。很简单,没过上几年好日子的我们这一代人,在饮食上与过去没有什么中断的感受,只有一天天好起来、丰富起来的感受。食物极度匮乏的中国,哪里有什么食物的禁忌,只要是能吃的基本都被人们吃掉了,吃光了,在生存危机面前,任何食物的禁忌都是软弱无力、不堪一击的。从缺衣少食的过去走到吃啥都有的今天,我们有的只是对逐渐丰富的记忆与感激,慢慢的也会有一些和健康有关的食物禁忌,而这种禁忌和在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基本是不存在的。虽然大多数人认为性关系和聚餐是维持家庭基本要素,而现在回家吃饭已经成为一种时髦,对性关系的宽容态度让有些人感到礼仪缺失道德沦丧,但是我们依然享受着食物带给我们的快乐,只不过这些快乐更多的时候是在饭局上体现的。饭局不仅给我们提供了一定的营养物质和力量补充同时也给我们提供了精神上的滋养与抚慰。美妙的食物带来了肉体的享乐和营养的补充。八卦话题释放出种种压力,唤醒该有的世俗的快乐。
参加周晓燕老师师门新春团拜会时合影
饮食禁忌的一些思考
和朋友们一起品尝古志辉师傅的新菜
饮食禁忌的一些思考
这是一个开放的年代,我们只不过把原本属于家庭的、有些私密性的快乐放到了公开场合,这种交往的快乐在我看来是正确的、必然要有的快乐。饮食禁忌的一些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