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的政治顾问长孙皇后

2017-05-18 00:05阅读:
原载《孟宪实讲唐史》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5月版
长孙皇后如果仅仅是把自己管理的事情做好,那么她的地位是有限的,至少没有我们今天评价的那么高,不论是历史事实还是唐太宗的认识:长孙氏决不仅仅是一个优秀的后宫管理者。实际上,长孙皇后一直是李世民的高参,特别是在重大问题上,她是李世民的高级政治顾问。
顾问以不问为前提
长孙皇后去世,李世民称:“顾内失吾良佐,哀不可已已”。他说皇后“每能规谏,补朕之阙”。以后入宫“不复闻善言”。李世民承认自己有过失,承认皇后能够弥补自己的过失。这很重要,如果不是皇后刚刚去世,李世民是不会轻易说出这些真心话的。皇后的很多话,再李世民听来都是“善言”。善言,好话也。什么是善言:对子好的话,对天下好的话,等等。同样的话,不同的人说出来,效果不一样。长孙皇后是李世民最信任的人,他们从小同甘苦共患难,信任经过考验。
李世民究竟在什么事情上听从皇后的话,历史记载有限。我们从皇后的角度看看,她是如何充当皇帝顾问的。
首先,顾问以不问为前提。长孙皇后这个皇帝的顾问,经常是皇帝问而不答,这给人以强烈印象。皇帝有所问,她就是不回答。皇帝一再问,她就说这是皇帝的事情,我可不能妇人干政。李世民然后就百般解释,没有这个问题以后,皇后才说出自己的看法。这是为什么?是皇后真的没有意见吗?是在扭捏作态吗?都不是。经过这么一个过程,是让李世民确定自己的问题,确定是否真的需要皇后的意见。这是一个意见再筛选的过程。皇后只回答李世民确实需要的问题,换句话说:皇后只回答重要的,李世民也拿不定主意的问题。什么小事都问你,你就是秘书,只有大事才问你,你才是顾问。
其次,长孙家的事情,皇后很坚持。在这个问题上,皇后一改已往的习惯,不是回避而是坚持。这当然是因为她是长孙家族的最有权势的人,她也自认为对长孙家族有一份责任,最突出的是保住长孙安业的性命。
保住哥哥孙安业的命
长孙安业终于还是出了问题,贞观元年,他参与了李孝常等人的谋逆阴谋,要杀皇帝搞政变。这当然是重大的政治案件,按照律法,这是十恶不赦之条,一定要杀头。但是,皇后出面了。
她对着皇帝不禁哭泣起来:我们长孙家真是很不幸,怎么回出现这样的事啊。陛下对安业多好啊,没有立什么功劳,却当上了监门尉将军。他不图报答,反而
谋逆,真是万死有余啊。
皇帝心头立刻乱了,你是什么意思啊。李世民问。
皇后说:什么意思,我家哥哥干出了这样的勾当,死不足惜,可是天下人会怎么理解啊?人们一定会以为是我们兄妹迫害哥哥,因为哥哥当年对我们不好,谁都知道啊。如果这样,不是很拖累朝廷吗?
李世民说:我当然不会让他拖累朝廷,也不能让他拖累皇后。
最后,长孙安业没有杀,长流南方(岭雟)。
我们看长孙皇后的这次努力,确实在保护安业性命,虽然从朝廷名声出发进行论证,毕竟最后是保证安业不死。这样做的结果,皇后赢得了广泛的支持。因为她没有公报私仇,也没有继续发展家庭内部的斗争。这是让人同情的,也是让人赞许的。窝里斗,毕竟是一种丑恶的行径。同样的家庭关系,武则天是怎样做的?她杀掉了她所有的哥哥,都是是冠冕堂皇的理由。武则天成了皇后以后,对于她的哥哥们已经取得了优势,他们也再不能影响她了。但是,她就是咽不下早年的那口气,非至他们于死地不可。权力是那种东西,即使你远离它,也知道它的强力存在。如果你拥有它,你就会如毒品一样上瘾,而越是过度的运用它,它越会给你快感。使用权力会产生快感,最后杀人也会产生快感,杀亲人也会。比较起来,长孙皇后拥有一种坚毅的理性,对权利也有这样的理性。在保护安业问题上如此,在阻拦长孙无忌掌权问题上也是如此。
拒绝让哥哥长孙无忌掌权
长孙无忌是李世民布衣之交,早年的朋友,在唐朝统一国家的过程中,在唐太宗夺取最高权力的过程中,功劳甚大。李世民当然最信任他。李世民掌权开始,长孙无忌就担任吏部尚书,后来李世民想让长孙无忌担任尚书仆射,贞观时期的宰相。但是,皇后就是不同意。她的理由很简单,就是预防外戚干政。这一点,李世民很不理解。于是,还是让长孙无忌当了左仆射。之后,有一次,朝廷中也有议论,说长孙无忌有揽全的倾向,唐太宗当众说:我信任无忌,如同信任儿子。朝廷没有声音了。但是,皇后还是很坚持,她让无忌自觉退出。无忌当然想掌权,但是别不过皇后,只好申请退出,皇上也就同意了。皇后听后很满意。对于外戚干政的防范,有这么必要吗?何况唐太宗是一个很强势的皇帝,怎么可能放任长孙无忌呢?我们谁都不能理解,但是,我们谁都不如长孙皇后,她比任何人都了解长孙无忌,比任何人都了解李世民。
长孙皇后的远见卓识,要到很多年以后才被证实。
推荐贤臣魏征和房玄龄
长孙皇后对长孙无忌的防范如此认真,而对于另外两个人却是认真推荐。第一就是魏征。魏征本来不是秦王阵营,李世民宽容大度,接纳了魏征,但是在原来的李世民阵营中,对于魏征却很难接纳。
李世民对魏征的纳谏不是没有障碍。著名的故事是来自皇后的表扬。
有一天李世民下朝回来怒气冲冲。
皇后问怎么了?
李世民说:还是那个乡巴佬,又在朝堂上跟我过不去。不杀了这个乡巴佬,难解我心头之恨。
皇后立刻回头换上朝服,向李世民祝贺。李世民问为什么?
皇后说:史书上都说君圣臣忠。现在正因为陛下圣明,所以魏征才如此敢于直言。天下得一明君,作为陛下的亲人,我怎能不祝贺呢?
李世民的反应史书上没有记录,看来一定是喜上眉梢。注意皇后说服皇上的角度,她是从表扬皇上的立场来维护魏征的直言。试想,她如果从批评皇上度量狭小入手,那么问题一定会更复杂,甚至完全弄糟。这种方式的成功,是建立在对人性弱点认识的基础上的。让皇上接受意见,还让皇上威风扫地,那就南辕北辙了。
皇后不仅能提意见,而且善于提意见,这方式问题决不是可有可无的。对于后宫的事情,皇后也向来如此。在李世民大怒的时候,她一定表示严肃处理。当皇帝态度缓和下来,皇后再把事情原委讲出来。既防止皇帝一怒办错了事,也防止冤枉了好人。
长乐公主要出嫁了,因为是皇后亲生女儿出嫁,皇帝特别嘱咐要多准备嫁妆。结果朝廷准备的嫁妆十分丰盛,甚至超过了长公主。魏征出来发言了,说这样于礼不合,于情未安。李世民把魏征的意见转述给皇后,皇后深有感慨:对于陛下,夫妻之间的我尚且察言观色,魏征真是难得。过去只听说陛下重用魏征,不知道理由,现在终于知道了,魏征是能够以义制情的人。忠言逆耳利于行,真实社稷之臣啊。
史书记载皇后称赞的人只有两个人,魏征和房玄龄。相信,唐太宗对魏征的信任重用,背后其实是有皇后的因素存在。而魏征为贞观之治做出的贡献,实在太大。这从多个方面也成就了唐太宗和唐太宗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