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出名的国民党主席张静江

2017-07-16 06:03阅读:
作者:贺江枫
原载《国家人文历史》
1925年,国民党总理孙中山逝世,国民党保留总理一职,以示纪念。此后,国民党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就是党主席。在大陆当过国民党主席的人只有三位,按顺序为第二任的张静江、第三任和第五任的蒋介石,以及第四任的胡汉民。蒋介石和胡汉民都是党国重量级的人物,但张静江何德何能,竟成为孙中山之后的国民党主席?
张静江(1877—1950),又名人杰,晚号卧禅,是民国时期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与吴稚晖、蔡元培、李石曾共称为国民党“商山四皓”。
最不出名的国民党主席,为革命出资最豪爽,电报一个字母给上万元
张静江祖上由徽州迁居南浔,其家族以经营丝、盐业为主,以财富之巨号称“南浔四象”。张静江幼年接受私塾教育,但未能取得功名,由其父捐资十万银两得“钦加二品衔,候补浙江实业道”的虚职,与苏州道员之女姚氏成婚。20岁时因意外事故落下残疾,终生行走不便。1902年张静江跟随清廷驻法公使孙宝琦,以随员名义乘船前往法国,此行意在前往海外发挥专长、经营商业。在其父30万元的资助下,张静江与友人在巴黎设立通运公司,将国内茶丝绸缎、古董字画等名贵货物运至法国销售,获利尤为丰厚。正是由于其相对雄厚的商业资本,使张静江有能力慷慨捐资革命,竭力帮助孙中山等人渡过难关。
据胡汉民回忆,1905年孙、张二人在前往欧洲的客轮上相识,当时张静江向孙中山主动探问:“你是主张革命的孙某吗?”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张静江显得很高兴,极为直爽地许诺:“你是主张革命的,我也是很赞成革命的,我老实告诉你吧:我在法国做生意,赚了几万块钱,你如果发动革命,我目前马上可以拿五万元来帮助你,打电报的时候依着ABCDE的次序,A字要一万元,B字要二万元,E字要五万元。”初次相遇,张静江就给孙中山留下“豪爽信实”的深刻印象。
1907年孙中山与胡汉民等人在越南时,胡汉民曾按照前述约定向张静江致电A字以寻求援助,短短数日就收到邮汇来的1万元。不久革命经费又产生缺额,孙中山认为张是个豪直之人,嘱咐胡汉民直接在电文中打E字,请求汇款5万元。为说明经费开支情况,孙中山等人随后致信张静江,将行动经过及日后计划予以详细告知。但张静江托人向孙中山等人转达说:“我并不需要你们写长信,因为我断断不是接到了你们的长信才相信你们的。如果我存这
一点心,我也不会帮助你们了。大家都是同志,彼此心中可以明白。写长信如果给别人晓得了反而不好,以后你们只要实际做革命事业,就胜于发长信给我了!”从胡汉民多年后的回忆中,我们可以看出张静江确实对孙中山所领导的革命运动抱有极大的好感和信心,虽然早期张本人并未直接投入革命,但他与李石曾、吴稚晖等人在海外所进行的组织联络、经费支持等工作,为推动革命进展做出了较大贡献。
李石曾晚年曾回忆,当时通运公司的规模在巴黎只是中等水平,但相较于其他经济能力更强的革命同志,张静江对革命的投入远高于众人,例如有次在接到孙中山催款密电后,为尽量给予足额支持,张静江立即召集李石曾等人开会,决定卖出坐落于巴黎最繁华地区的茶店,尽管在找到买家之前革命已付诸行动,但茶店最终得以卖出,所得费用一部分用作商业经营,另一部分用以维持同盟会、世界社的各项开支。不难看出,在为革命经费四处筹措的孙中山心里,“电报发出一定有款来”的张静江无疑具有特殊地位。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张静江主要从事两项工作,一是运用商业专长,在海外继续贸易工作,为革命行动赚取经费。二是在孙中山的领导下,协助掌管国民党的基金,为各地革命党人发放津贴和活动经费。正是在辅佐孙中山组织革命行动的过程中,张静江逐步确立了其在国民党早期领导人中的重要地位。
革命“良师”到党国元老
1920年前后,蒋介石处在人生低谷期,几无任何政治成就可言。在这段时间内,张静江在多方面对蒋进行提携照顾:一是引蒋参加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投机生意;二是主动为蒋和陈洁如做媒;三是在蒋遭遇经济困难时,尽力给予援助。
在1924年召开的国民党一大上,张静江被推选为24名中央执行委员之一,位列第三。1925年3月11日,孙中山在张静江等人的守候下,签署政治遗嘱,于翌日不幸长辞。
辅蒋上位后渐行渐远
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蒋介石几乎成为国民党高层政治角力的唯一赢家。然而,因疑虑“中山舰事件”是对他个人的陷害,蒋的精神似乎受到打击,处境十分艰难。正当此时,张静江迅速赶到蒋的身边,辅助蒋度过困境,逐步上位。据张国焘回忆,“一切重要政治问题,都由蒋介石、张静江和鲍罗廷三巨头秘密商谈进行。”后来,蒋介石誓师北伐,张静江居于幕后为蒋保驾护航。
蒋、张二人在1928年后逐步疏远。1928年8月,张静江曾感慨:“从前介石未和宋美龄结婚时,我凡向他所建议,他莫不静心倾听,且表示考虑采纳。今则态度完全两样了……”
实际上,在蒋介石看来,张静江已显出“不通现代政治”的“老态”。他在日记中写下:“静江对于政治实太无根底也,”“静兄老态,变成幼稚。令人难堪。”
好在张静江深谙党内处世之道,主动选择离开政治中心,回到浙江安心从事实业建设。在担任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委员长、浙江省政府主席等职后,张静江不仅扶持民营企业发展,也在有限的资金技术条件下,对电力、煤矿、交通、通信等行业进行了合理规划、建设。
1950年9月,张静江于美国纽约病故,蒋介石亲领国民党高层在台湾举行隆重仪式遥祭张静江,并手写挽词“痛失导师”以表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