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柯:唐伯虎的寂寞

2018-12-29 03:59阅读:
沈嘉柯:唐伯虎的寂寞
文:沈嘉柯
小时候看《唐伯虎点秋香》就觉得是搞笑喜剧。后来再看了个几十遍,其实人家电影特别深刻啊,处处寓意。
一开始祝枝山又欠赌债,找唐伯虎解决麻烦。祝枝山嚷嚷着“你也想想这几年我帮你卖画搂了不少钱那!”
嘿,言外之意,这不就是艺术圈里最擅长的做局嘛。艺术品交易背后的故事,几百个深度调查专题都写不完。不过,这圈子里头的人赚了不少钱,那是板上钉钉的。
按照电影里的行情,唐伯虎一幅画一万两银子,基本上相当于现在的嘉德春拍佳士得秋拍的上亿天价了。那真的是富裕。
后面他帮华府,又画《春树秋霜图》,秋香问他为什么动作这么快。他坦白交代:画了几百次了熟得很。这说明啥?说明创作这个事情吧,到了艺术巅峰,也就这样了。要么流水线生产变现捞钱,要么联合艺术商人炒作价格。看来,唐伯虎老师生财有道,祝枝山里应外合,辅助有功。
电影旁白道: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拥有八位国色天香的娇妻,恍如神仙美眷,羡煞旁人啊!
镜头里一群打牌打得兴高采烈披头散发的女人,喝得醉醺醺呕吐的妻妾。打麻将丢了一张雀儿牌,她们就挖了他画里的鸟雀,直接当幺鸡用。闷闷不乐的唐伯虎,一个劲唉声叹气。
朱茜说:“伯虎啊,你现在是年少有为,事业有成,家财万贯,这妻妾成群啊,你应该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了,不是吗?”
世人只关心你的画值多少钱,只有你的亲妈担心你快不快乐。这就是唐伯虎的命运。
别人看他是神仙一般快活,唐伯虎却只想找个灵魂伴侣,面对老婆和老妈,他只能'哈哈哈哈哈'。
于是他找到了他的读者秋香。秋香是他的老读者和忠实粉丝,热爱阅读他的诗。当秋香握着他的诗集背诵着“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唐伯虎心里已经认定了秋香是他的知己:“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结果他千辛万苦抱得美人归,秋香忽然伸手,来,麻将牌九骰子你总会一样吧?
电影里的江南四大才子,除了唐伯虎斯文点,其他三个根本就是肉麻当有趣,下流当风流嘛。那堪为友

至于“对不起,我俩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的师爷,又跟他站对立面。是王爷那头的人。惺惺相惜也不过几秒钟,就怼得师爷狂喷血。这么玩,唐伯虎连个知己都没有。
人怕出名猪怕壮,唐伯虎开头被王爷征召他还能编借口病重快死了逃避。那么厉害挫败了夺命书生,怕是没什么理由再拒绝了吧。娶了秋香,就是站到华太师这边。
名利、才华、爱情,都不会让他圆满。历史上的唐寅穷困潦倒,画春宫谋生。文艺创作一般当然是尽量满足世人的想象啦。但这电影偏不,就是要让唐伯虎看清楚事实,他的确是个尘世间迷途的小书童,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看起来是个喜剧吧,却无处不是悲剧。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还不如烤一排红烧鸡翅膀,刷上酱油,至少吃得爽。人生无非是先追求拥有,再克服虚无。
好了,兜了一大圈,问题又回到了原点。秋香点到了,伯虎啊伯虎,你是不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答案在历史上飘摇。
沈嘉柯:唐伯虎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