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柯:从这首词,读懂温庭筠

2019-10-22 22:25阅读:

沈嘉柯品读古诗词


【从这首词,读懂温庭筠】
作者:沈嘉柯
菩萨蛮唐:温庭筠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在中国古代的文学史上,有一个很出名的花间派。产生于唐朝晚期的五代时期。花间派的代表作,就是一套文集《花间集》。
《花间集》收录了温庭筠、韦庄等十八人的五百多首词。其中选了温庭筠的六十六首词。这个流派最重要的人物,正是温庭筠。
为什么叫花间派呢?顾名思义,那就是以风花雪月、男女私情、悲欢离合为主题。
《红楼梦》里薛宝钗和香菱谈诗,提到文学史的说法:“杜工部之沉郁,韦苏州之淡雅,温八叉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
这个温八叉,也就是温庭筠的外号。这也是个才子,天赋高,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温八叉”。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
至于“绮靡”这个评价,意思就是说他写的诗词浮华艳丽。“绮靡”是个很有来头的常用术语。西晋年代的文艺评论家陆机在他的《文赋》里说:“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
我们只是欣赏这首词的遣词造句,就能感受到浓浓的香艳绮靡气息。
欣赏温庭筠的词,还是得了解一下他这个人。五代孙光宪《北梦琐言》卷四载:宣宗爱唱《菩萨蛮》词。令狐相国(綯)假其(温庭筠)新撰密进之,戒令勿泄,而遽言于人,由是疏之。温亦有言曰:“中书堂内坐将军。”讥相国无学也。
唐宣宗这个皇帝很喜欢风花雪月的文艺诗词,尤其喜欢唱《菩萨蛮》也词牌的歌。于是,当时的宰相令狐綯,拿温庭筠撰写的二十阕《菩萨蛮》献给皇帝。令狐宰相这么做,当然是为了讨皇帝欢心。他还要求温庭筠保守秘密,不得泄露。
原本温庭筠跟令狐相国往来,就是希望得到提携重用。没想到,这位大领导拿他当枪手,让他捉刀代笔。
温庭筠自然是心中愤愤不平,我的绝世才华,却被你拿去利用,你这不就是仗势欺人,欺世盗名么!就把这事泄露出去。那令狐相国自然也被激怒,从此疏远他
。温庭筠就更加口无遮拦,得罪到底,讥讽令狐綯是没文化的将军,还硬是当上了文官职位的大官。
可想而知,得罪了大人物,温庭筠更加不受待见。唐朝的科举制度,考试是一方面,贵人提携是另外一方面渠道,而且更加重要。温庭筠屡试不第,加倍愤世嫉俗。
总之,这么一个锋芒毕露的才子,十分不讨权贵喜欢。自然平时也没有太多正经公务去忙。加上他自己也是个浪荡子,特别喜欢流连风月场所,放肆冶游,与妓女往来,纵情酒色。所以,他特别熟悉女子的日常生活。
了解了温庭筠的脾气之后,我们再来看看这首词,自然就非常明白了。他写了一个女子,从早上起床梳洗化妆到绣花做女红的生活。细节写得真真切切。这就是他最熟悉的生活场景。文人写起他熟悉的生活,非常顺手。
所谓小山,就是当时的唐朝女子中流行的小山妆,一种画眉的妆法。 金明灭,其实也是指的当时女子流行的妆容“额黄”,用黄色的颜料,将自己的前额涂黄。这种鲜明的金黄色,特别亮眼。有些爱美又充满巧思的女子,还专门涂抹出星星月亮飞鸟花草的纹路。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细致地描画黛眉,一笔又一笔重叠加重颜色,于是一颦一笑,风流婉转。额头装饰着金黄色的颜料,低头抬头转身回首之间,一会儿明亮,一会儿暗下去。鬓发乌黑,美人皮肤白,那香腮色泽如雪,青丝秀发像云朵一样,往前挪移,掩盖着脸颊,黑白分明,更加显得面容娇美。
欣赏美丽的女子画眉弄妆,在古代,正是风流才子的雅趣。
温庭筠不是一次两次写这样的女子生活细节,而是频繁下笔,诗词里不断出现类似的场景。比如《偶游》“云髻几迷芳草蝶,额黄无限夕阳山。与君便是鸳鸯侣,休向人间觅往还。”
《菩萨蛮》“蕊黄无限当山额,宿妆隐笑纱窗隔。相见牡丹时,暂来还别离。
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 心事竟谁知?月明花满枝。”
再看“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这两句,写得细致入微。女子对着梳妆台的镜子,头上插花,手里另外拿着一把小镜子,检视看看那花有没有戴好位置。人面与鲜花,在前后镜中无限映照,跟开头描写的小山重叠,完全对应上了。
所谓新帖,也就是刺绣的图案花纹。化完妆以后,又拿出时下新鲜的花样子,把它绣到罗裙上。那新帖是什么花样呢?原来是一双双金线绣成的鹧鸪。成双成对,顿时道破女子的心思,她在思慕佳偶伴侣。
我们完全可以反推出,这么一个玲珑心肝的男子,时常在旁边看着人面鲜花相映照的女子,在慵懒舒缓地梳洗化妆。他是抱着怜香惜玉的心,在欣赏这份美。
我认识一个挺有魅力的女艺人,嫁人以后,给自己放假,暂停事业忙碌,回归家庭生活。平时有一些宴席聚会,这对夫妇相约一起赴约。
有一次偶遇,她私下抱怨,先生每每嫌弃她化妆慢,动作迟,等得不耐烦。她的先生,只顾着收拾打扮好自己,赶着去出门。
这是何等遗憾。
所以我常常觉得, “美”这个东西,属于有心人的专利。无心人只看结果,有心人能欣赏这梳洗打扮过程当中的生活情态。所以温庭筠能写出这么精妙绝伦,美而迷人的词。
温庭筠,乃是个贾宝玉一类的人物。虽然他长得相貌丑陋,不像贾宝玉那么的漂亮,但是他们的心意是相同的。他们能够细致入微观察女子,体贴女子,领会女子的心意。这方是有情人。否则,只不过是贪婪享用皮囊色相的蠢物罢了。
人生其实有两面,积极进取是一面,消遣闲适是另外一面。婉约花间是需要的,慷慨悲歌也是需要的。理想的状态,当然是玩乐时候好好玩乐,奋斗时候好好奋斗。可惜,世事难尽如人意。踌躇满志的有才之人,很多并不能走向岗位,实现抱负。越是心比天高,越是经历挫败打击之后,就变得消沉避世,逃到温柔乡。
说回温庭筠这个花间派的头号人物,他何尝不是仕途断绝,没戏了,才彻底走向红红翠翠莺莺燕燕呢!这当然也和他个人的造诣有关,酒色之徒很多,没几个写出艺术水平很高的佳作。这说明,他和无数杰出的古代文人一样,以风流狼藉来平衡他的被排挤,平衡他的愤懑。
等到他终于时来运转,当上了国子助教,他的本色显露出来,他要公正严明以文章本身论优劣——“乃榜三十篇以振公道”,还公开声明“右,前件进士所纳诗篇等,识略精进,堪神教化,声调激切,曲备风谣,标题命篇,时所难著,灯烛之下,雄词卓然。诚宜榜示众人,不敢独断华藻。并仰榜出,以明无私。”
结果,这回又得罪了一大批权贵。因为那些他喜欢的文章,很多批评权贵的话语。被他这么一公开,火上浇油。没多久,温庭筠又被贬官了。到了第二年,温庭筠就去世了。
当我们把他的诗词放回他的一生去看,才看懂了他。脂浓粉香、艳色芳情,这些花间婉约的精美小词,掩不住他内心的正直与峥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