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柯:谈谈鲁迅对梅兰芳的批判

2019-10-23 08:54阅读:
沈嘉柯:谈谈鲁迅对梅兰芳的批判
文/沈嘉柯


网络上老有人批评艺人娘炮,说现在流行文化阴柔,甚至还严重到娘炮误国的地步,来来去去都是些陈词滥调。

本来写文章很不喜欢掉书袋,但这个话题,实在是个陈芝麻烂谷子的话题,早就被前人说透了。我之前也写了一篇大致说了下,没想到这话题还没消停。

这次,我就直接来掉掉书袋吧,摘点历史往事的资料,更加省事,更有说服力。我们大家一起来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要说中国历史上批娘炮最狠并且最出名的人物,绝不是如今网上的那些人。而是大名鼎鼎的鲁迅。

他批的对象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梅兰芳。
刚好都是艺人演员(旧社会俗称戏子),刚好都涂脂抹粉,刚好都讲究反串女人。
鲁迅先生的观念之先进,思想之平等,自然不用我啰嗦了,我也从他的文字里获益良多。不过,一提起梅兰芳,他就表现出格外的厌恶憎恨,在他骂过的对象里,那是加倍又加倍的讽刺刻薄。
在《集外集·文艺与政治的歧途》还比较客气:
书上的人大概比实物好一点,《红楼梦》里面的人物,像贾宝玉林黛玉这些人物,都使我有异样的同情;后来,考究一些当时的事实,到北京后,看看梅兰芳姜妙香扮的贾宝玉林黛玉,觉得并不怎样高明。
到了《坟·论照相之类》,批判就很厉害了:我在先只读过《红楼梦》,没有看见“黛玉葬花”的照片的时候,是万料不到黛玉的眼睛如此之凸,嘴唇如此之厚的。我以为她该是一副瘦削的痨病脸,现在才知道她有些福相,也像一个麻姑。然而只要一看那些继起的模仿者们的拟天女照相,都像小孩子穿了新衣服,拘束得怪可怜的苦相,也就会立刻悟出梅兰芳君之所以永久之故了,其眼睛和嘴唇,盖出于不得已,即此也就足以证明中国人实有审美的眼睛。
异性大抵相爱。太监只能使别人放心,决没有人爱他,因为他是无性了,——假使我用了这“无”字还不算什么语病。然而也就可见虽然最难放心,但是最可贵的是男人扮女人了,因为从两性看来,都近于异性,男人看见“扮女人”,女人看见“男人扮”,所以这就永远挂在照相馆的玻璃窗里,挂在国民的心中。外国没有这样的完全的艺术家,所以只好任凭那些捏锤凿,调采色,弄墨水的人们跋扈。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也就是男人扮女人。
《二心集·宣传与做戏》:但普遍的做戏,却比真的做戏还要坏。真的做戏,是只有一时;戏子做完戏,也就恢复为平常状态的。杨小楼做“单刀赴会”,梅兰芳做“黛玉葬花”,只有在戏台上的时候是关云长,是林黛玉,下台就成了普通人,所以并没有大弊。倘使他们扮演一回之后;就永远提着青龙偃月刀或锄头,以关老爷,林妹妹自命,怪声怪气,唱来唱去,那就实在只好算是发热昏了。
沈嘉柯:谈谈鲁迅对梅兰芳的批判
《花边文学·看书琐记(一)》里认为:文学虽然有普遍性,但因读者的体验的不同而有变化,读者倘没有类似的体验,它也就失去了效力。譬如我们看《红楼梦》,从文字上推见了林黛玉这一个人,但须排除了梅博士的“黛玉葬花”照相的先入之见,另外想一个,那么,恐怕会想到剪头发,穿印度绸衫,清瘦,寂寞的摩登女郎;或者别的什么模样,我不能断定。
《花边文学·略论梅兰芳及其他》中说:因为他是旦角,年纪一大,势必至于冷落的吗?不是的,老十三旦七十岁了,一登台,满座还是喝采。为什么呢?就因为他没有被士大夫据为己有,罩进玻璃罩。
他未经士大夫帮忙时候所做的戏,自然是俗的,甚至于猥下,肮脏,但是泼剌,有生气。待到化为“天女”,高贵了,然而从此死板板,矜持得可怜。看一位不死不活的天女或林妹妹,我想,大多数人是倒不如看一个漂亮活动的村女的,她和我们相近。
在《华盖集续集·厦门通信》里,鲁迅更加讽刺:前几天的夜里,忽然听到梅兰芳“艺员”的歌声,自然是留在留声机里的,像粗糙而钝的针尖一般,刺得我耳膜很不舒服。于是我就想到我的杂感,大约也刺得佩服梅“艺员”的正人君子们不大舒服罢,所以要我不再做。
民国时候思想平等如鲁迅,就是看不惯梅兰芳反串女人,一再讽刺假女人及其国粹呢。当时批梅兰芳,希望梅兰芳倒掉的,也不止鲁迅一个。还有不少文艺界人士社会人士写文章骂梅兰芳。
郑振铎在《打倒旦角的代表人物梅兰芳》一文里骂梅兰芳:可怪的是,以扮演这戏非人的不合理的旦角著名的“变态人”梅兰芳竟居然的成了中国的一个代表人物,在国际上的声誉竟可与李鸿章、孙中山相比肩,这种奇耻大辱,我们将怎样洗刷才好呢?然而竟还有人以此为荣的,以为我们也产生了一位“艺术家”了!呜呼,像这样的一个妖孽的有类于“变态人”,被旧社会所牺牲的一个可怜虫,举国却欲狂的去表彰他,去赞颂他,是否大家都饮了狂药,都有了变态性欲病?……他以后,不再但愿他有这一类的人物,以贻羞于中国,以贻羞于艺术界!(转引自杨早《“梅兰芳出洋”背后的话题争议与启蒙冲突》)

回顾历史,其实他们就是在讽刺这种艺术很变态,讽刺梅兰芳娘炮涂脂抹粉嘛!然而,实事求是说,男扮女装这种表演形式并不是中国戏曲的专利。英国的伊丽莎白时代,戏剧里就由男童扮演女性。日本的能乐和现在的歌舞伎,也是男人扮女人。(《论说抗战前左翼文坛对梅兰芳的评价》,孙玫,《艺术百家》杂志,2015年
被捧上天,又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梅兰芳,抗日战争时期“蓄须明志”的事,证明人家很有骨气呀!到了建国后,毛主席周恩来都积极跟梅兰芳打交道,后来在周恩来关怀下,梅兰芳也入党了呢!
周恩来总理邀请梅兰芳到西花厅吃饭, 陈毅副总理也在座。席间,总理对梅兰芳说 :“这些年你各方面都走在前面,在文艺界起到了表率作用。党需要人民艺术家,我和陈老总愿意做你的入党介绍人,希望你能参加中国共产党。”
后来,梅兰芳对马少波说:“总理关心我,我很感动。总理做程砚秋的入党 介绍人,我也感到光荣。但是我想文艺界像我们这样的人很多,如果大家入党都由中央领导同志做介绍人,那就负担太重了。我是一个普通演员,最好找最了解我的同志做我的入党介绍人。当然,最了解我的是您和张庚同志, 您二位是院内党的负责人,可以经常帮助我,作我的入党介绍人,最合适不过了。”周恩来得知后,赞许“梅兰芳同志思想境界很高”。

”1959 年 3 月 16 日,经党支部大会讨论并投票, 一致通过梅兰芳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 7 月 1 日,由张庚主持的梅兰芳入党宣誓大会在中国戏曲研究院会议室举行。当天,人民日报头版报道了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入党的消息。”(《鲁迅与梅兰芳入党》,石湾,《世纪》杂志,2016年
梅兰芳先生不也是为中国社会做贡献嘛!昔日三教九流里的戏子,到了社会主义中国,也能洗心革面,成为艺术大师。网络上天天批娘炮的博主们,做人做事,难道不该学学伟人们这份胸怀嘛?
归根结底,鲁迅认为:“京戏走上‘内廷供奉’的道路之后,脱离民众。”“他未经士大夫帮忙时候所做的戏,自然是俗的,甚至于猥下,肮脏,但是泼剌,有生气。”所以他就更加不喜欢高级人包装打造的反串的梅兰芳了。
掉书袋就掉到这里吧,简单总结一句:人品、能力、思想境界,才是衡量一个人的黄金标准,其它都是私人审美,个人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