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柯:薛宝钗的慈悲

2019-11-10 12:35阅读:
沈嘉柯:薛宝钗的慈悲
本文选自沈嘉柯全新随笔集
《你会成为更好的女子》:
送给女性读者的最好礼物。
“有分寸地去爱,有力量地去活。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二零一九年十月


沈嘉柯:薛宝钗的慈悲




文:沈嘉柯

我其实是喜欢林黛玉那种类型女孩的人,但也很想聊聊薛宝钗的好。
林黛玉一开始觉得是宝钗是心里面藏奸的人。再加上,薛宝钗也喜欢贾宝玉,所以她们两个其实是情敌关系。从血缘上来讲,大家都是亲戚。但是爱情大于隔远了的亲情。
对于贾宝玉来说,一个是姑妈的女儿,一个是姨妈的女儿。那当然是姑妈的女儿更亲一点。再加上,价值观上林黛玉和他才是一路人,又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贾宝玉心里面对薛宝钗也有倾慕,但他最终识情定份,选择深深地爱林黛玉。
也因此,几百年来一直有人在争吵。争吵的主题是,林黛玉适合谈恋爱,将心比心,一片赤诚的热心,计较爱情心意,不适合结婚。薛宝钗吧,成熟稳重,大方得体,太适合结婚,不适合谈恋爱。
要我说,这都是庸人之争。世人根本就没有必要把自己带入到贾宝玉。贾宝玉这么矛盾又鲜明的角色,美貌又多情的男孩,现实中根本找不到。就像黛钗不可能合体。
所以我们才能分开探讨,分开欣赏。来感受不同女子身上最好的优点。
《红楼梦》里有一章节出现了一个日常生活中的物品,当票。其实这一家子的女孩们,已经比大多数千金小姐见过世面,虽然他们身在大院,有很多的仆人服侍,与社会隔绝,但毕竟生活在烟火人间。结果,当一个丫鬟拿出了当票之后,一群人都不认识。史湘云不认识,林黛玉也不认识。年轻的大家闺秀,没有这种生活经济常识。偏偏薛宝钗就有。
其实在那个时代,薛宝钗的家庭地位不如文人官宦。因为他们是皇商,士农工商,商人排在最后。但是大商人的家庭,专门服务于皇室,有钱的很,有钱的和有权的彼此结合联姻,四大家族,薛宝钗家攀上了高枝。薛姨妈的姐姐,也就是王夫人,嫁给了公侯之家贾府。
商人嘛,什么赚钱就会做什么。正所谓无利不赶早。薛宝钗家里当然也开当铺。
所以薛宝钗也认得当票。邢岫烟本来要嫁给她的表弟,但家里贫寒,去把自己唯一的好衣服给当掉了,恰好就当在薛宝钗家的铺子里。
薛宝钗完全没有把这个话题拿出来发挥,而是赶紧收起来,赶紧私下帮邢岫烟解决了这个问题。
薛宝钗的体贴周到,是有她家的职业属性影响,会做人。这也跟她从小跟钱打交道,跟生活的细节打交道,有着最密切的关系,所以才懂得柴米油盐,又懂得人参行的掺假手段,还懂得当铺子的工作。
这都是一些非常世俗的知识。一个人有同情心,不难。人与人之间的喜怒哀乐是相通的,察言观色就可以感觉到。
有同理心却很难,因为生活经验,生活角度不一样,很多事情你完全隔行如隔山,不知道别人是在享受快乐,还是承受痛苦。
薛宝钗的知识面非常丰富,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极为擅长。同时也对人间烟火了如指掌,所以她在很多的时候能够表现出人性的温暖。哪怕这种温暖,有时候会被误解为冷酷无情。
有个活生生的例子,一直作为宝钗是个坏人的罪证。
王夫人的重要丫鬟金钏儿,跟贾宝玉一直眉来眼去,打情骂俏,暧暧昧昧的。那一回,王夫人还在午睡,金钏儿给王夫人捶腿,贾宝玉就来跟自己的母亲请安,看见金钏儿一边犯困,一边捏腿,这跟金钏儿甜言蜜语地调情。
这两人简直胆子大到不行了。王夫人早就醒了,只不过是在假寐,现场抓到了这一幕,恶狠狠扇了金钏儿耳光,骂她是勾引自己宝贝儿子的狐狸精,好好的爷们都被她勾引坏了,要公开赶走金钏儿。贾宝玉一溜烟逃跑了,金钏儿羞愧无比,跳井自杀。
既然人已经死了,当然就要处理后事。这个时候,薛宝钗就去看望了王夫人,说了几句安慰王夫人的话。对于观众来说,那几句话,格外刺眼,格外扎心的话。
薛宝钗说:“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
可是,我们如果仔细看文字细节。就会发现薛宝钗那么说话,是因为要安慰王夫人。
以薛宝钗性格学识,她当然知道,金钏儿的死,是悲剧。书中写,“宝钗见此光景,察言观色,早知觉了八分,于是将衣服交割明白。”她看到王夫人教训贾宝玉,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她的行为前提是安抚正在垂泪的王夫人。
但是悲剧的源头,是贾宝玉。贾宝玉明目张胆勾引金钏儿,出了事情,却毫无勇气担当,只敢事后祭奠。如果贾宝玉在旁边放个话,就喜欢那个丫鬟,留着在他身边当个妾,王夫人也会犹豫,不再撕破颜面。毕竟金钏儿也跟了她很多年。
儿子的事,难道王夫人不知道?当妈的什么都知道,她只是不挑明。金钏儿公然在她眼皮子底下跟贾宝玉调情,属于情欲熏心,胆大包天。越过了界限。即便是开脸了放在房里当姨娘,也要在她面前装装样子。何况王夫人本就是怨妇。贾政这个男人,在中国古代,偏向美妾,而冷落正室。
薛宝钗是懂得人情世故的人,也是主持大局的人。打个最简单的比方,读者朋友们就明白了。譬如:一个大家庭里面,如果有人去世了,有的人哭哭啼啼,有的人则需要维持冷静,处理安排许许多多繁琐麻烦的问题。是那些只知道哭哭啼啼的人,感情深?还是支撑局面,耗费心力妥善为逝者送行的人,更加热情有心?哭多简单啊?还能让大家看到她的悲伤,同情她。而做实际的事情,要多难有多难。
最终,金钏儿的丧事麻烦,靠薛宝钗才解决。金钏儿临时自杀,没有合体的干净衣服装裹送殡。那又是个大夏天,暑热可怕,尸体泡水不尽快安葬,相当难以收场。临时赶制合体衣服,又来不及。
是薛宝钗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忌讳晦气。也许有人理解为,薛宝钗在讨好王夫人。但她母亲,就是王夫人的亲妹妹。她完全不必讨好到这种程度。
这令她跟其他女子截然不同,她拥有一种见过世面的大气,对人生百态的包容。薛宝钗读书广泛,亲历父亲去世,母亲才智有限无法当家,哥哥是个富二代流氓败家子。
她对生活和生死,有一种坚强的慈悲。她的慈悲不是用哭哭啼啼和眼泪来表达的。她用行动表达。
紧接着,宝钗叹道:“姨娘也不必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
这话显得特别的高高在上,草菅人命不值钱。但深入到时代背景和生活中,这才是真正为金钏儿的家人,考虑生计,多要些补偿。
我在前面说了,薛宝钗是懂得柴米油盐民间疾苦的。富贵人家那几两银子,对于社会底层的贫困家庭,那简直是救命钱,足够渡过难关。
贫苦人家把自己家里的女孩子送到大户人家当丫鬟,就是为了谋生,补贴家用。在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章节里面,给出了答案。庄户人家一年的生活费是20多两银子。
过后,王夫人出于愧疚,让金钏儿的妹妹玉钏儿,拿了双薪。把姐姐那份的工资保留去,转移给妹妹。
金钏儿如果在黄泉之下,有所感知,她会深深铭记住薛宝钗的心意。她身上穿着薛宝钗的衣服,这么一个可怜的女孩儿,总算走得体面一点。
此时此刻的薛宝钗,不像一个小女孩,而是一个大人。注意,我在这里没有用大女人这个词。因为杰出优秀的品质,是不分男女的。
我们在生活中也好,欣赏文学作品也好,都不能只看文字表面,只听一个人说的话,那这么晚在做什么?实际行为怎么样?带来了什么样的效果。因为人心太复杂,生活太多的迷雾障眼法,想体会到真心,需要非常细心的去辨识。
在这个故事里,能够看出薛宝钗的底色。那是非常人道主义,又非常实用主义的结合。
这也是史湘云满心幻想,要是自己有一个薛宝钗这样的亲姐姐就好了。她能给你指引,给你争取利益,给你实实在在的帮助。
我甚至可以把话说得更加直白,如果没有薛宝钗找王夫人这一趟。金钏儿的遗体,在炎夏等着收拾装裹,那是多么惨烈的画面。人间,太多不幸与苦难。一个生命就到尽头,葬礼是其最后的尊严。如果你看过日本的那部电影《入殓师》,就会更有共鸣。
薛宝钗在情绪价值上,帮助了王夫人。在现实生活层面,帮到了金钏儿和她的家人。而这本来是贾宝玉造的孽,不关薛宝钗的事情。她这么做,也基于她想嫁给贾宝玉,对贾宝玉的好。
这也是《红楼梦》伟大的原因之一。小说的作者,真正宽广博大,他把薛宝钗和林黛玉相提并论,把她们各自的缺憾和美好都写出来了。
我们阅读《红楼梦》,读到薛宝钗这样的女子,她的闪光之处,仍然值得欣赏。



简介 沈嘉柯:作家、文化评论家、学者。获影响力作家文学贡献奖。已出版《愿你从容地生活》(清华大学出版社)《沈嘉柯精选集(三卷本)》(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最美古诗词:人生是一场雅集》(江苏文艺出版社)等60多部各类作品,畅销百万册。现为湖北作协委员、湖北青联委员、湖北法学会会员。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文化报》《社会科学报》《中国社会工作》《南方周末》《新京报》《杂文选刊》《万象》《环球邮报(加拿大)》《先驱报(新西兰)》《侨报(美国)》《青年文学》《南方文学》等各大报刊发表数百万字杂文散文、学术随笔、文艺评论等。部分作品翻译为英文、尼泊尔文字。央视新闻、学习强国、共产党员等众多新媒体转载文章。中国之声、《中国青年》杂志、《青年文学家》杂志等专访报道。公众号:ishenji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