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沈嘉柯:林黛玉死得还不如晴雯

2020-09-05 14:06阅读:

沈嘉柯

作家,著有《沈嘉柯精选集》等作品

关注
沈嘉柯:林黛玉死得还不如晴雯

林黛玉死得还不如晴雯
文/沈嘉柯
《红楼梦》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晴雯人之将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
第七十八回“痴公子杜撰芙蓉诔”,宝玉问了两个去看望晴雯的小丫头,晴雯死前可有什么遗言。
小丫头道:“回来说晴雯姐姐直着脖子叫了一夜,今日早起就闭了眼,住了口,世事不知,也出不得一声儿,只有倒气的分儿了。”宝玉忙道:“一夜叫的是谁?”
小丫头子说:“一夜叫的是娘。”
宝玉拭泪道:“还叫谁?”
小丫头子道:“没有听见叫别人了。”
宝玉道:“你糊涂,想必没有听真。”旁边那一个小丫头最伶俐,听宝玉如此说,便上来说“真个他糊涂。”又向宝玉道:“不但我听得真切,我还亲自偷着看去的。”
玲珑心肝的小丫头编了一大段晴雯化为花神的故事,让贾宝玉得到了慰藉。
但我们都知道,第二个小丫头是为了讨好贾宝玉,真实的情况,当然是第一个丫头说的。晴雯一夜叫娘,才是符合人之常情的。
每每看到这一节,我只觉得晴雯可怜可叹,深深地体会到小说作者的大慈悲心。
晴雯可怜在,贾宝玉并不是真的不懂人之常情。
证据有两个,比如第六十七回“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且说宝钗到了自己房中,将那些玩意儿一件一件的过了目,除了自己留用之外,一分一分配合妥当,也有送笔墨纸砚的,也有送香袋扇子香坠的,也有送脂粉头油的,有单送顽意儿的。只有黛玉的比别人不同,且又加厚一倍。”
“这边姊妹诸人都收了东西,赏赐来使,说见面再谢。惟有林黛玉看见他家乡之物,反自触物伤情,想起父母双亡,又无兄弟,寄居亲
戚家中,那里有人也给我带些土物?想到这里,不觉的又伤起心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宝玉进房来了。旁边的紫鹃将嘴向床后桌上一努,宝玉会意,往那里一瞧,见堆着许多东西,就知道是宝钗送来的,便取笑说道:“那里这些东西,不是妹妹要开杂货铺啊?”黛玉也不答言。紫鹃笑着道:“二爷还提东西呢。因宝姑娘送了些东西来,姑娘一看就伤起心来了。我正在这里劝解,恰好二爷来的很巧,替我们劝劝。”
宝玉明知黛玉是这个缘故,却也不敢提头儿,只得笑说道:“你们姑娘的缘故想来不为别的,必是宝姑娘送来的东西少,所以生气伤心。妹妹,你放心,等我明年叫人往江南去,与你多多的带两船来,省得你淌眼抹泪的。”
瞧,宝玉何止很明白,而且还是提前注意的这事,预料到林黛玉回睹物思乡,再联想到父母已丧,必定悲伤,所以他是专程来安慰林黛玉的。
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湘云又打发了翠缕来说:“请二爷快出去瞧好诗。”
到底是什么好诗呢?原来是首《桃花行》,只摘引末尾几句,供参考感受:“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诗有多好,且不评价,只说贾宝玉的反应。
宝玉看了并不称赞。相反还滚下泪来。他知道出自黛玉,因此落下泪来,又怕众人看见,又忙自己擦了。
贾宝玉问:“你们怎么得来?”
宝琴开起玩笑道:“你猜是谁做的?”
宝玉笑道:“自然是潇湘子稿。”
宝琴笑道:“现是我作的呢。”
宝玉笑道:“我不信。这声调口气,迥乎不像蘅芜之体,所以不信。”
薛宝钗也在一边上搅浑水故意插话,笑道:“所以你不通。难道杜工部首首只作丛菊两开他日泪之句不成!一般的也有红绽雨肥梅、水荇牵风翠带长之媚语。”
宝玉笑道:“固然如此说。但我知道姐姐断不许妹妹有此伤悼语句,妹妹虽有此才,是断不肯作的。比不得林妹妹曾经离丧,作此哀音。”
众人听说,都笑了。
看看,贾宝玉,是真的不懂人情世故吗?
他其实很懂。林妹妹的种种心思,他都体贴揣摩。连“曾经离丧,作此哀音”都懂,怎么到了后面,反而不懂骨肉亲情,人之天性?
何以不懂晴雯的心?答案很残酷,晴雯始终和贾宝玉不是对等的爱情。他们的不平等,是赤裸裸的。都说“晴为黛影,袭为钗副”,这影子始终只是影子,不是主人。林黛玉享受的是千金小姐待遇,晴雯则只配下贱丫鬟待遇。那晴雯的判词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晴雯当然是深爱贾宝玉的,但在贾宝玉心里,晴雯临终的血脉亲情的需求,动物濒死本能的呼唤喊娘,是不重要的。晴雯的眼泪只为他而流,才是最重要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真,晴雯是被赶出怡红院,病痛折磨死的,这一刻,理当哭爹喊娘,曹雪芹尊重了笔下的这个一线配角,给与了她真实的人格描写。
但贾宝玉不接受这个真相,情愿选择相信小丫头的花言巧语。贾宝玉要的是全套爱情戏码,风流灵巧招人怨的俏丫鬟至死不渝惦记着他,叫着他的名字道别人世,还浪漫转世为芙蓉花神。然后他这个痴情公子有了灵感素材,写诗怀念。
所谓贤妻美妾,晴雯如果不死,运气好一点的话,自然就是贾宝玉最宠爱的漂亮小老婆。
他那篇磨磨唧唧罗里吧嗦的《芙蓉女儿诔》,就是最典型的俗套悼亡诗
曹雪芹写的是真正的文学,时时讽刺,揭发真相,先借小丫头之口,冰冷戳破,晴雯死前喊的是娘,不是你宝二爷;再借林黛玉之口评价《芙蓉女儿诔》——“长篇大论,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贾宝玉要的这一套红颜薄命的爱情戏码,终于被续书者在后四十回里满足了,林黛玉最终可不就是喊着宝玉的名字,“宝玉,你好……”,泪尽而逝。这个情节设计,真可谓是俗套无比,且残酷到底。成全了几百年来那些虚情假意的读者们的恶俗胃口。
这就是原作者和续书者的天壤之别,两者境界判若云泥。
晴雯之死,还有小丫头为她道破真相,还原本来面目,要感谢原作者泣血真挚的手笔。
林黛玉魂归离恨天,就只剩滥俗的煽情剧本走流程,死得还不如晴雯,这是真正的人间悲剧。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