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与中庸

2019-10-19 07:14阅读:
  《对错与利弊》一文,用数学思维解释了人脑对复杂系统问题的思维模式问题。由于,自然语言的表达方式是缺乏系统性和准确性的,因此,人与人在沟通交流的过程中,是很难准确的传递思维体系和意识形态的。除非,你非常了解对方,否则,你很容易误读一个人的思维模式   极端,是指那些思维方式处于高度对错状态的非中庸模式。所谓的中庸,之所以较为科学性,是因为复杂系统的运行状态是不确定的,因此,需要思维不断的变化,不会受到极端意识影响。
  群体性思维,也是存在周期性变化的。一个社会的群体性思维方式,会随着社会发展趋势演变。
  在美国,存在两种非常有趣的群体意识形态发展趋势。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在大学校园和政治圈,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发展趋势。当下的美国,在大学校园里,左派占据绝对优势,同右派之间的量化对比关系达到5:1。政治正确,在美国学术界、好莱坞,已经占据绝对优势。但是,在政治生态圈,保守主义代表人物川总拿下了总统位置。看起来,美国的群体性意识形态,从文艺、学术圈高度掌控的左派思维模式,正在因政治层面失利,导致向右漂移,影响了美国的长期国策。这其实是所谓的精英阶层同底层民众之间意识形态的断裂
  极端的意识形态,是极左、极右。在美国大学校园的意识形态较量中,右派根本没法生存。保守主义思想,在大学校园里人人喊打。其实,在美国,大学教育从意识形态层面,已经相当程度的香港化,趋向于极端
  极端思维,绝对的群体趋同性,会带来整个群体的行为极端。对美国来说,川总的出现,并不完全是坏事
。理解美国,就像是理解一个人一样,要从其内部的群体思维形态去分析。
  美国的对外政策巨大转变,其实是底层民众群体性思维同精英阶层之间产生巨大分歧后强行逆转的拐点。保守主义,逐步夺权,扭转自由主义的失控状态。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双方没有发生激烈的内部冲突,没有诱发社会动荡,那么,美国会因此恢复更加平和的中庸状态,反而会促进整个系统稳定、升级。检验美国社会系统自愈能力的时刻到了,是时候考验美国开国元勋们设计的体系能否经受住历史考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