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与科学

2019-10-23 10:48阅读:
【注:史蒂芬平克,在进步、理性的关键性论述之后,把科学提出来,就是要确定关于研究方法的争论问题。书写到这,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认知科学家准备削人文学者的脑袋了。说穿了,说服力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难道,一个所谓的大师,凭借自己三寸不烂之舌,以大量诡辩,就能征服人类社会发展进步这么宏大的命题么?古往今来,多少智者,都在玩这个游戏。当下的人类,应该玩的是数据、统计、因果逻辑计算,玩的是纯正的科学,因为,人类已经有能力进行庞大的计算,不再需要坐而论道的争论。 分析与科学


  我认为,认知科学家,是最有可能掀翻传统人文社科领域阵地的群体。我本人对人文社科的理解,就充满了认知科学的分析方式,因此,就会有些所谓独到的看法。   在我还没读过《当下的启蒙》时,我就对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一书中用大量论述抨击理性的事实,展开过分析。很显然,他在玩一个自圆其说的循环论证。当我在史蒂芬平克的书中,看到针对理性的重大意义分析时,能够感受到认知科学家对人文学者的蔑视。那些所谓的人文学者,从不深刻的研究数据,不去认真分析历史和现实,凭借自我想象写出来的没有图表,没有数字的书,等同于垃圾。我这么说,相当的直接,就这么简单粗暴。我可不管是不是大师在写,因为,大师也存在历史局限性。   为了分析人类进步的核心驱动力,绕不开理性,自然就要把理性升华后的皇冠:科学,举到关键位置。站在科学的角度去看待人类发展进步问题,自然就会运用大量科学的研究方法和成果。此时,史蒂芬平克,就开始在各个社科类领域列数据、画图表,用科学的分析来论述各类社会发展问题。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来佐证,关于人类社会
发展进步趋势性判断。熟悉他的写作风格的人应该很清楚,自从他涉足社科类问题研究之后,就把认知科学家那种严谨深刻拿出来,表现出迥异的研究方式
  人文类书籍,没有这么写的,基本都是哲学范,纯属自我想象。科学家是完全不同的,会用大量的数据和实证来有针对性的论证。当然,这些数据,未必见得有足够的说服力,或者说,数据采样不够完整,大多是在西方发达国家范围内。但是,研究方法非常说明问题。他的方法,是相当科学派的,因此,更加广受质疑。对于人文学者来说,很不适应这钟科学范,也不擅长搞数据统计分析,更不善于运用现代计算机技术,就会陷入盲目的抨击。
  人们很多想当然的判断,在史蒂芬平克的书中,都被轻易的推翻了。摆事实、讲道理,从历史数据分析中,看到发展趋势。大量的事实和数据分析,去佐证对因果的理解,而不是机械的去论述因果。因果,是个非常复杂的概率分析过程,这在因果的逻辑论证科学中是铁一般的事实。我们说,关于人类进步这种宏大的因果分析问题,本就不该存在预先设定的观点。科学,需要的是假设,需要的是庞大的数据统计分析来佐证,需要的是论证,而不是肤浅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