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2019-08-20 16:38阅读: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最近几件关于中年女性困境的事情上了热搜,都与姚晨有关:
一是在面对女网友被初夜的男人嫌弃太胖,而致使其发挥不好时,姚晨直接微博回怼:不是我太胖,而是你太细。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一是《送我上青云》的热映,姚晨在电影里,对着刚刚认识的男人表白,她的表白不腼腆也不委婉,而是直接阐明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一句电影台词,还可以看作是姚晨为广大女性的欲望发声,更可以看作是,中国女人爱与欲的苏醒和崛起。
r> 《送我上青云》的电影情节其实并不复杂:女主角盛男独立上进有追求,渴望真爱却仍孑然一身。
一次意外发现自己患上了卵巢癌,需要进行手术。
但父亲出轨,母亲幼稚,家庭给不了她可能的支持,她不得不接受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给商人李平的父亲写回忆录)去筹手术费。
天生骄傲的盛男,在生死关头才发现成年人想生存的体面比想象中还艰难。在一次又一次的希望与绝望中,最终用自己的方式和世界和解。
电影说的是关于女性的故事,却处处充斥了男权社会的压力。电影里,关于性和欲望的描写,一共有四处。
我以为,正是这四处,撑起了整个电影的脉络,讲述了女主角盛男从顺应男权、到反抗、最后开始自我救赎之路。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好女人要洁身自好?
第一处,是关于对“性经历”的态度。
一次意外的事故,盛男得知自己患上了卵巢癌,她除了震惊,还有不解。
她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好几年没有性生活,从来不搞男女关系,却会得上这个病。但医生的回答是:处女也会得。
盛男?胜男!这是父亲给她取的名字,因为你不是儿子,所以我希望你胜过儿子,以证明我养你是值当的。
盛男的父亲,在看到盛男脸上的伤痕时,没有关心女儿疼不疼,也没有过问女儿最近过得怎么样,需不需要父母的帮助,他的疑问只是“打输还是打赢?打赢就好!”
他的诉求是:“你帮我把贷款还了,我生你养你这么多年,是你来回报我的时候了。”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盛男独立自主,但是她的性格养成,岂不也是男权社会的结果?
盛男在过去的三十几年的光阴里,一直接受着父亲的暗示,也接受了男权社会的规则。她努力学习,努力寻求父亲的认可,努力做个好女人,包括洁身自好,不乱搞男女关系。
但是,这一切并未得到盛男预期的回报,爸爸出轨,家不像家;妈妈寄希望于整容,希望通过找到第二春来救赎自己,而盛男则年纪轻轻得了卵巢癌。
你做得再好,如果只是想做别人希望的你,而没法做自己想做的自己,那么,你终归是不会幸福的。
男权社会对好女人的定义就是:没有性生活、很洁身自好。
这是编剧的一个十分巧妙的安排,癌症不是一种外来的病毒,它是你身体自发的;而卵巢癌是女性独有的病症,会与女性本身更接近,与我们的生理特征有更大的关联。
它的病变,暗喻着在男权社会下,女性如果失去自我意识,只是压抑或者放纵自己,都会病入膏肓。
在山上采访李平的父亲时,老人问盛男为什么不笑。
盛男说,因为我生病了,所以我笑不出来。
老人回答,不,其实你弄反了,正是因为你笑不出来,所以你才会生病。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说男人“不行”需要勇气
第二处:是关于对“器官”的态度。
在影片中,李平答应给盛男30万,让她为他父亲写一部回忆录。
盛男在去找李平谈合同问题时,恰逢李平与一群男人正在一起泡澡。李平他们出来后,裹着浴巾毫不在意衣着地站在盛男面前,而此时的画面完全是两性之间的直接冲突。不仅如此,李平还自认为是盛男的衣食父母,还出言羞辱她。
盛男愤怒地回怼:
“希特勒那么独裁的一个人,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但是他那个地方不行,他只有一个睾丸。你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毛病?”
这不是盛男第一次反抗,她其实一直是个独立自主的人。
影片的开头,就呈现了她打败精神病人,吐槽李平,又和小偷杠上的情形。但是我相信,这是她怼得最狠的一次。
她如此需要李平的这笔钱用来做自己的手术费用,但却仍不愿意低头说一声:李平是我的衣食父母。
在性的文化和隐喻里,性能力就代表男性力量、权力和尊严。
所以对一个男人的反驳与践踏,莫过于看低和嘲笑他的性能力。而女人对男人的尊重,最重要的,就是需要尊重和承认他的男性特征和性魅力。
盛男敢这样直面回怼李平,当然有恼羞成怒,有性格使然,也有病情带来的烦躁和心灰意冷,才使得她破罐子破摔,比平时更加无所畏惧。
但是,我更愿意看作,因为知道自己开始走向生命的尽头,所以盛男决定不再向男权社会低头,她一语道破男权的本质:
你之所以这么嚣张,不过是为了掩盖你的缺陷罢了。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我想和你爱一次”
第三处:是关于对“性欲望”的态度。
在去采访李父的路上,盛男遇到了文艺青年刘光明。他看上去跟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他的气质是温润的、善良的、超脱的,还带有那么一点点淡淡的忧伤。
刘光明跟盛男聊云,聊时间,聊生命,聊有限和无限,掉书袋都显得那么清新脱俗。
面对无限好感的刘光明,盛男想到自己去日无多的时光,想到手术后自己可能永远失去快感。
她不再等待,而是直接了当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想在手术前,跟自己喜欢的人爱一次。
盛男打破了自己的禁锢,从男权的桎梏下挣开。她从“被动等”变成了“主动要”。
作为一个好几年没有性生活的人,我相信,说出这句话,她需要很大的勇气。
一个成年女性,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异性时,想要坦然地表达出自己的爱与欲望,却需要背对死亡,怀着巨大的勇气才可以做到。
这现象本身就是一件不公平,又令人感到悲哀的事情。
而更讽刺的是,这个男人面对如此真挚炽热的爱,第一个反应竟然是逃开。即使盛男在身后追得气喘吁吁,更因肚子疼痛而难受的蹲在地上时,也没见这个男人回头来看一眼。
不想做,你可以说。但是逃,代表了什么?
当女性勇敢穿越禁忌线,向前探索的时候,你会发现,所谓的男性力量,不过是纸老虎而已。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遵从欲望,勇敢“自我满足”
第四处:是关于对“性愉悦”的态度。
最终,盛男接受了好朋友四毛的“邀约”,两个人度过了一段愉快的床上时光。
激情之后,四毛梦见自己来到了山上,躺到了草丛间,还看到了彩虹。他很满足,于是把梦说给盛男听,盛男没有任何回应,四毛翻过身去,却看到盛男在自我满足。
其实在盛男刚刚被刘光明拒绝时,是想过要和四毛来完成的,但是四毛拒绝了。
他的托辞是:你没有经历过完美的性,所以即使以后没有,你也不会难受,但是如果和我有了,你就会非常痛苦,因为“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可是结果看起来却是,盛男满足了他,他却没有满足盛男。他梦见山,梦见彩虹,梦见放松地躺在草地上,都可以看作是男人满足后出现的幻象。
这是对四毛之前对自己性能力极端自大、甚至试图强暴盛男的重要反击。
在这里,盛男勇敢地做了自己,她没有隐藏自己的需求;也没有为了满足四毛的虚荣而假装满足;她甚至没有在四毛分享梦境时给予回应。
在那一刻,她遵从了自己,她的欲望、她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而快乐,是女性自己赋予自己的。
作为一名女性,我很高兴看到这样一部片电影的出现,它打破中国女性电影题材的常规。
不再是青春偶像粉红泡泡,也不是柴米油盐间的困顿呻吟,也没有编造一个光鲜亮丽的白骨精形象。
姚晨饰演的女主角,她就这样站在那里,她有自己的工作,但是存款区区只有三万;她有自己的脾气,但是为了钱还得回去道歉。
她有曾经富裕的原生家庭,但是仅仅只剩一个光鲜的外壳;她有偶遇爱情的幻象,但是最终发现对方只是一个怯懦的胆小鬼而已。
她不够强,可是又不够惨,像极了芸芸众生的我们。
姚晨微博“开车”:请给中国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
李银河也对电影呈现女性自我满足的勇气表示赞赏:“电影提出了一个对女性来说特别重要的问题,就是女性满足的权力,这部电影很少见地直面了这个问题。”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里写道: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对于中国女性来说,这个枷锁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在这个把无知当纯洁,把压抑欲望当懂事乖巧的大环境中,太多女性在亲密关系里都是无比被动的,她们不敢享受真正的性的乐趣,只能一再的被动迎合着伴侣的诉求。
她们被压抑的太久太久了,也是时候站出来勇敢的说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欲望了。
毕竟,性从来都不是放荡与羞耻,而是生命最原始的体验,是圣洁的快乐,是坦荡的体面,说它肮脏污浊,从来都是人自己过于看不清而已。
《送我上青云》这部电影是姚晨自己的影视公司的第一部电影,同时也是她自己监制的。她让我们看到了她的诚意。
她在勇敢的为女性发声的同时也给我们展示了女演员处理职场危机的办法:与其等待一个好的剧本和角色,不如自己创造一个。
毕竟,感情是不可靠的,金钱是不可靠的,温文尔雅的外表是不可靠的,自诩的技术一流也是不可靠的。
最终能依靠的,能将你送上青云的,还是我们女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