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豪门后,那个宠妻狂魔有了第三者”

2020-02-13 16:29阅读:
   “嫁入豪门后,那个宠妻狂魔有了第三者”
  文/幸知在线特约作者 糯糯
  窗外,是一面白墙和死一般的宁静。
  馨儿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整个身体瘫软在床上,从知道程超出轨的那一刻起,她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具体地说,心已经死了。
  痛彻心扉的感觉冷得让人窒息,好多个夜晚,她都会在梦里惊醒,在梦里,耳边响起着程超的甜言蜜语,感受着他的温存和抚触,馨儿觉得很真实,毕竟这一切都真实的发生过。可是她看不见程超,她的梦里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这个口口声声说一生爱她的男人。
  恍惚间,馨儿醒了,是女儿牙牙学语的呼唤,女儿今年才3岁。
  你无法想象这个世界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最不可能出轨的那个人出轨了。
  而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馨儿觉得自己活得好不真实,她不愿去想,甚至不敢面对。
   “嫁入豪门后,那个宠妻狂魔有了第三者”
   “嫁入豪门后,那个宠妻狂魔有了第三者”
  大学毕业,张馨儿嫁入豪门
  馨儿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输的一天,而且输得那么悄无声息,毫无痕迹,而当东窗事发,程超满是疲惫地出现在她面前,馨儿的骄傲被现实彻彻底底的打垮了。
  馨儿出生在一个公务员的家庭,从小到大,馨儿一直不明白,每次父母亲吵架,母亲总是默默流泪,馨儿觉得父亲咄咄逼人、强词夺理,母亲总是对父亲无原则的迁就。
  吐息如兰、清绝面容,从小到大,馨儿的容貌出众是有目共睹的,在她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应该对她好,在她看来,她的美丽足以支撑她的骄傲。
  大学一年级,她千挑万选,再三对比才在一大堆跃跃欲试的追求者中选中了程超,程超是典型的富二代,教养良好,风度翩翩,话语不多显得特别稳重。按照馨儿的话说:经济基础和颜值担当同样重要!
  恋爱时,她最着迷的就是程超的专一,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后,仍有许多学姐学妹去招惹程超,都被程超一一拒绝了,同学圈里都流传着:程超是个绝对不会出轨的男人。
  大学毕业,馨儿和程超顺理成章的领了结婚证,顺利嫁入豪门,成为了众人眼中羡慕不已的如花美眷。
   “嫁入豪门后,那个宠妻狂魔有了第三者”
  那个绝对不会出轨的男人,出轨了
  馨儿相信好的人生是规划出来的,可是程超的出轨让她的规划措手不及。
  婚后的日子,从最初的如胶似漆到默默无言,她的骄傲在程家放到了最低点,婆婆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天生的锥子脸在婆婆眼里成了狐媚像。而程超从来都不会在婆婆面前维护她,她的失望降到冰点。
  于是,小两口开始经常吵架,在婆婆那讨不到的公道变成了她对程超的一点就爆,一次馨儿脚扭伤了,就连不相干的朋友都打了个电话问情况,而程超只是问了一句“没事吧?”就再也没说什么。于是,她在心里暗暗发誓:郎心似铁,从此不会再乞求这个男人的怜爱。
  后来,程超似乎觉察到什么,开始对她体贴关爱,馨儿一度以为程超被自己冷落,想道歉才这么热情,偶然一次,她才知道程超出轨了。他是因为出轨,内疚,才开始对她好。
  知道他出轨的时候,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被别人扒光了衣服在舞台上跳舞,灯光闪烁,众人欢呼,自己还以为穿着最美的裙装沉醉其中。
  程超喜欢赛马,他出轨的第三者就是一个和他一起骑马的搭档,程超曾经对第三者说:“我知道所有人都觉得我娶了那么漂亮的太太应该很幸福,但我那个时候真的很不开心,我想离婚又说不出口。”
  程超与馨儿之间的利益牵扯太深,所以在她发现出轨后,程超果断选择回归家庭。
  在程超看来,我既然回来了,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还是爱你和女儿的。可是她却不这么认为。在两人亲密时,她不止一次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又一次被别人替代。有时候,经历背叛是没有办法再次相信的。
  一直处于胆战心惊的质疑之中,一点风吹草动就大吵大闹,她一天比一天憔悴,原本就纤细结果越发疲惫,直到有一天她见到阿健。
  阿健是知道程超的事情的,作为两人的死党,阿健内心会更倾向于馨儿多一些,那段日子,阿健陪她看电影、健身,在阿健的陪伴下,她的脸上渐渐焕发出了光彩,她很享受这样的陪伴,但是随着两人交往的深入,从最初的哥们似的友谊到一种数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蔓延生长。
  她在阿健这里感受到被爱的幸福,可是同时也害怕,自己会不会像程超一样把控不住,陷入爱河。
  鱼和熊掌从来都不能兼得,爱情也是如此,馨儿不知何去何从,徘徊犹豫。
   “嫁入豪门后,那个宠妻狂魔有了第三者”
   “嫁入豪门后,那个宠妻狂魔有了第三者”
  遭遇出轨后该不该原谅?
  馨儿的经历在许多出轨中较为典型——她的原生家庭母亲的婚姻观里女人就必须学会忍让,母亲常说:“一个竹竿打到头”,按时髦点的话说就是: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馨儿显然接受了母亲的这个观点,因此她并不想离婚,但却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
  馨儿最自信的理由就是自己的美貌,当她发现自己的美貌也没有办法留住程超的心时,她开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怀疑身边的任何事,进而自我否定,甚至希望另外找寻一段感情来实现平衡。
  在婚姻中,没有真正的受害者,除非你愿意接受伤害——绵绵不尽,不可断绝,伤害的印痕就会一直延续下去。
  出轨已成为事实,但出轨是对婚姻的警醒与考验,经历出轨好比女人分娩的阵痛,在巨大的撕裂与分离中,反思自身在婚姻中的责任与担当。
  勇敢面对出轨,那样的过程,那样的痛必须自己去经历,去蜕变,去成长。女儿只有三岁,如果一个哀怨的母亲反反复复诉说父亲如何对不起这个家,而父亲因为出轨始终在这个家抬不起头来,可以想见未来女儿对婚姻的认知如何。
  馨儿最终选择原谅程超,当她在咨询师引导下对程超说出:我选择原谅你,我也放过我自己,那一刻馨儿放声大哭,和程超紧紧相拥。经历出轨,程超感受到馨儿的委屈,馨儿也笃定了程超是自己一生相守的人。
  出轨之后真的可以云淡风轻吗?
  出轨的记忆,好比一个精美的瓷器,因为有了裂痕,即使找到全世界再优秀的匠人,也没有办法完全掩饰。
  可是瓷器的珍贵,却依然有存在的理由。那么之后是该接受裂痕的修补,一洗如新?还是重重摔碎,一弃了之?
  可能关键在于,及时换新的瓷器就保证完洁如新吗?再一次遇到出轨,又该如何是好?
   “嫁入豪门后,那个宠妻狂魔有了第三者”
  心理学上有印痕一说,个体经历疼痛或痛苦的一段“无意识”的时间,即包括出轨期间所有的感知,当时所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当时的情绪、身体的感觉等,这些感知都会在以后有可能透过刺激而引发非理性的模式复演。
  出轨是婚姻中最不愿意经历的噩梦,无论是出轨已经结束还是在过程中,双方最初的信任早已荡然无存,而外界的诱惑或是不当评论都有可能让当事人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导致婚姻的破裂。
  而对于事件中另一方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而且即使经过时间愈合,一点微小的刺激或言语很可能再次导致伤口鲜血淋淋,进而遍体鳞伤。
  但是反之,因为包容了裂痕,修补过的瓷器反而会小心翼翼摆放,可能会避免再次破损。
  在爱的世界里没有对错,选择原谅并不是对出轨者的放纵,而是被出轨者的自我救赎。
  自我成长和救赎是去除印痕最好的方式。
  “过去不去,未来不来”即使结束这段婚姻,也要好好告别,走出受害者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