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兕相逢乃是除夕之夜

2020-03-30 15:51阅读: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这是《红楼梦》中第五回里元春的断词。怎么理解这四句话呢?我认为是这样的——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是说元春在宫里度过了二十个春秋之后,懂得了不少道理。所以在她青春年少的时候,才能像火红的石榴花开那样,光彩照人,被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是非”即“对错”也即道理。小说中写道,元妃“自入宫后,时时带出信来与父母”,对宝玉要“千万好生扶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忧”。回家省亲,见到大观园内外那么豪华,她不禁“默默叹息奢华过费”;省亲结束,拉着贾母、王夫人手告别时,再四叮咛:“……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这不就是元妃明白是非道理的证明么!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正当她的三个妹妹都非常羡慕元春、希望有能像她一样的命运时,“虎兕相逢”,她的生命结束了。
对于“虎兕相逢”的解释可谓众说纷纭。有的说,虎和牛指宫中两种势力,隐喻元春死于两派恶斗之中;有的说,“虎兕相逢”其实是“虎兔相逢”,皇帝属虎,元春属兔,属相不合两命相剋,导致元春夭折。这么理解倒也有趣,遇见联想丰富的作家,又能演绎出一部宫斗剧来。然而问题是,能在小说中找到相关的证据么?
有的解释称,虎兔相逢指的是时间,即康熙六十一年(壬寅)与雍正元年(癸卯),影射康熙之死雍正上台,曹家由盛转衰。这种解释的前提是:贾家就是曹家,曹家的衰败由于雍正迫害。笔者认为这种解释同样是牵强的:先把“虎兕相逢”改为“虎兔相逢”,然后再附会为某一特定的时间。且不说小说里没有为这种解释提供依
据,更重要的是转移了对象:要知道,这是给元春的判词,不是给贾家(或曹家)的判词。再说,曹家被抄,是在雍正五年,并非是雍正元年。
笔者以为,“虎兕相逢”是原文;而“虎兔相逢”则是抄者笔误,也不排除抄者或是改编者为了附会为某个特定时间而改写。所谓“虎兕相逢”就是一个时间,在这个时间元妃“大梦归”,这个时间就是除夕之夜。
说元妃卒于除夕之夜,有元春制作的灯谜为证:
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
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这个谜语出在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写元宵节,贾母、贾政和子女们一起制作谜语。标题中已然点破,这些谜语其实是“谶语”,暗藏制作者各人的命运。作者通过写贾政心内沉思,点明了这个意思:“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
谜底是爆竹,而只有除夕夜迎神时放的爆竹才能使妖魔胆尽摧。在元春的谜语处,庚辰本脂砚斋双行夹批道:“此元春之谜。才得侥幸,奈寿不长,可悲哉!”所以,按曹雪芹本意,是要元春卒于爆竹燃放之时的。
兕,是犀牛,也可以理解为牛。如果说,牛虎相逢,指的是牛年和虎年的两年之间,那么在曹雪芹生活的时间段里,至少有四个“虎兕相逢”之年,究竟是那一个呢?这也好选:就是元妃在宫里生活了满二十年的那个虎兕相逢之年呗!那么,元妃又是那一年进宫的呢?如果曹雪芹真是这么设置的,那他就是给有考证癖的读者们出 了道解不开的谜题。
虎兕相逢,就是寅丑相逢,不是指寅丑两年之间,而是指寅丑两月之间。
寅丑两月相逢恰恰就是除夕之夜么?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把十二地支分配给十二个月,每个月的地支是固定的,称为十二月建:正月建寅,二月建卯,三月建辰,四月建巳,五月建午,六月建未,七月建申,八月建酉,九月建戌,十月建亥,十一月建子,十二月建丑。因此,虎兕相逢、寅丑两月相交之际,就是除夕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