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正阳门瓮城内有座关庙

2020-04-30 10:04阅读:

昔日正阳门瓮城内有座关庙 昔日北京城中的关庙有一二百座,位置最尊、香火最盛、受到的膜拜最多的,是正阳门关庙。孙承泽在《春明梦余录》中说:“庙建于明初。”1936年北平市政府社会局寺庙登记中记载:“关帝庙,坐落外一区正阳门前2号,建于明永乐年。”——永乐年,当是永乐十七年,是和正阳门——当初叫丽正门城楼一起诞生的。
(右图:左边是关庙,右边是观音庙,图片来自网络)
明朝人孙国敉著的《燕都游览志》中说:“关帝庙在正阳门月城之右,每年五月十三致祭。先十日,太常卿提遣本寺堂上官行礼。是日,民间赛会尤盛。凡国有大灾则祭告之。庙有董太史书、焦太史所撰碑记,时称二绝。”董太史,即董其昌,明代书画家,万历十七年进士,授翰
林院编修,官至南京礼部尚书。焦太史即焦竑,南京人,万历十七年状元,授翰林院修撰,著名思想家、藏书家、古音学家、文献考据学家。正阳门庙于1967年拆除。这块碑后来在丰台区南苑被发现,得到妥善保存。
当年北平社会局登记庙中的“法物”有:神像十四尊,画像一帧,铁鼎
炉一个,琉璃五供五件,铜铁瓷香炉十一个,铜锡蜡扦六件,铜钟一口,铁磬一口,《玉皇经》一部,《关帝全书》一部,神马一匹,青龙刀三柄,另有碑十一座,刻十块。这些法物中,有几件堪称宝贝:
那口铁磬,重百余斤,叩之声音如铜。
那匹神马,系用汉白玉雕刻。
那帧关公画像,画心长六尺五寸、宽三尺五寸,并无署款,传说是唐代大画家吴道子手笔,也有人说是由明代内廷流出的。据见的人说,“此画古旧,颇可珍贵”;画中所绘关帝,“
那三柄青龙偃月刀,最大的一柄长两丈,重四百斤;另外两柄,一重一百二十斤,一重一百八十斤。三柄大刀都是清朝嘉庆年间,陕西绥德城守营都司马国镒出资、由前门外打磨厂三元刀铺铸造的。每年五月初九,即致祭的前五天,关庙都要举行磨刀典礼:由三元刀铺的工匠将刀请出、磨亮,再放回原处。英气勃勃,眉髯如生”,“实为美术上有价值之物”;为防止盗卖,北平社会局曾在该画像背后上端左角加盖登记戳记,“望慎重保存”。
今日看来,那些“法物”弥足珍贵,后来大都不知去向。
《日下旧闻考》的大臣们说:“九门俱有关帝庙,而士民香火之胜,以正阳门为首。” 盛到什么程度?初一十五前来上香求签的的士民男女拥挤不动;冬天太阳升起得晚,早晨天未亮时,庙中的香火能映红了天!
为什么这里香火如此之盛?据说是关庙的签最准。清人有竹枝词《都门杂咏·关帝庙》单道其事:“来往人皆动拜瞻,香逢朔望倍多添。京中几多关夫子,难道前门许问签?”后两句纳闷道:北京城中供奉关老爷的庙不知有多少座,难道非得到前门关庙中来求签不可?如果让昔日的北京人来回答,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这的签最灵。
有这样两则见诸文字的故事:
一则是清朝初年人王士禛在《池北偶谈》中自叙的。王士禛是顺治十五(戊戌)年的进士,第二年(己亥),他进京到礼部报到,听候选用,听说前门关庙的签夙称奇验,便前往关庙祈祷求签。签上说:“今君庚甲未亨通,且向江头作钓翁。玉兔重生应发迹,万人头上逞英雄。”又说:“玉兔重生当得意,恰如枯木再逢春。”他当时不知签上说的这是什么意思。这年十月,他被派往扬州作推官,庚子年春天到任。推官,是地方上主管刑狱的小官。在扬州任上五年之后,甲辰年十月升迁为礼部侍郎。这时候他才明白:扬州五年,恰好是从庚子年到甲辰年;扬州在长江边上,符合“江头作钓翁”之意。后两句意味什么,一时还未解。康熙十九年是庚申年,这年八月,他被任命为国子监祭酒,相当于国立中央大学校长,应了“万人头上逞英雄”之语。他悟道:我是崇祯甲戌年闰八月生;庚申年又是闰八月,这不就是“玉兔重生”么!
还有一则故事是《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关于李文田的。李文田咸丰九年进京参加己未科会试,到京后在前门关庙求得一签,签上说他“名在孙山外”。他很失望,以为不能得中了。谁知一发榜,他金榜题名,中了进士。于是他逢人便说:关庙的签并不灵验。等到殿试之后,头名状元是孙家鼐,二名榜眼是孙念祖;他得了第三名探花——果然在“二孙”之后!李文田叹服不已。
昔日正阳门瓮城内有座关庙 这样的故事传开之后,前往求签的人就更多了。
所谓灵验,多为巧合。签上的话都是人写的,旨在劝人行善。焦竑在碑文中说:“都城自奠鼎以来,人物辐凑,绾四方之毂,凡有谋者必祷焉,曰吉,而后从事。中间销沮奸谋,振发忠义以助成圣化者非细。”——凡是打算做些事的,都要在关侯面前求签问凶吉:吉,才付诸实施;凶,则打消念头。这其中不知有多少不良的打算被悄然放弃、而为忠、为孝、为仁、为义的善行则得到了弘扬。关公在冥冥之中充当着老百姓的道德导师,起着消除矛盾、维护和谐的作用。关庙的功劳实在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