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末年京城暴发大疫

2020-05-19 10:45阅读:
明朝末年,北京城暴发过一场重大瘟疫。据《明史·庄烈帝纪》记载:崇祯十四年(1641)秋七月,“京师大疫”。崇祯十六年(1643)疫情再次暴发:“京师自二月至是(七)月,大疫”。
针对疫情,朝廷的应对措施是:“释轻犯”——释放关押的罪过轻的犯人;“发帑疗治”——动用国家资金为百姓治病;“瘗五城暴骸”——组织人力掩埋全城暴露的尸体。由此可见,这次疫情死亡人数不少。
另据《明史·五行·疾疫》中记载:“崇祯十六年(1643),京师大疫,自二月至九月止”,历时八个月之久,比《明史·庄烈帝纪》记载的时间长两个月。
北京城在明朝万历十年(1582)四月就发生过一次瘟疫,五年后的万历十五年(1587)五月“又疫”。崇祯年间的这两次疫情,相隔时间缩短为七个月。
疫情的详细情况是怎么样的?
据文秉《烈皇小识》记载:“北兵退后,京城瘟疫盛行。”北兵指清兵。从其他史料记载中得知,这次清兵是崇祯十五年十一月进的关,十六年四月退回关外。而北京城的疫情从二月就开始了。
疫情的严重程度如何?文秉说:“朝病夕逝,有全家数十口一夕并命”——发病急、死亡率高、传染性强。早晨发病,当晚死亡;有全家数十口人一天之间全部毙命的。“人咸惴惴,虑其不免”——老百姓人人恐慌,害怕自己被传染上。
崇祯皇帝所能采取的办法就是请老道建醮做法事,当然一点用也没有。
疫情之下谣言四起。说大白天的竟有鬼魂上
街买东西,有的店铺收到了纸钱。于是所有商家都在门口放一盆水,有人来买东西,先让他把前扔进水里,看是不是纸钱!到了夜晚,家家敲铜击铁用来驱赶“厉鬼”,整个京城叮叮当当的声音彻夜不停,“声达九重”,朝廷也无法制止。昔日繁华的京城变得“景色萧条”,“早知有黍离之叹矣。”
所谓“黍离之叹”即亡国之叹。《诗·王风》有《黍离》篇,序中说,周大夫过故宗庙宫室,见已尽为禾黍,彷徨不忍离去,乃作《黍离》诗。后用“黍离”为感慨亡国触景生情之词。
半年以后的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攻进了北京,崇祯皇帝自经于煤山。明朝灭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