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姐为啥惨遭拐卖

2016-12-08 07:59阅读:
《跟我读红楼》52
风之子原创
要还原八十回以后的轮廓,避不开巧姐差点被狠舅奸兄拐卖这件事情。这件事情的关联和牵扯是如此复杂,不能不让我思之再三,方敢迟迟动笔。
这件事情的蹊跷点在于,巧姐是荣国府的正派小姐,如何会遭此大难?还有,为什么拐卖巧姐的竟然是她的亲人,舅舅和兄长?
其实,细细揣摩前八十回,巧姐遭难的线索还是可以找到的。
第一,巧姐会惨遭拐卖,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的父母贾琏和王熙凤同时下狱,而且都再难出来。
第二,贾琏和王熙凤,尤其是王熙凤应该遭到了查抄之后残留的荣国府人员,主要是邢王二夫人的唾弃。
第三,王仁和贾芹必然有对贾琏和王熙凤的深深的怨恨,加之人品恶劣,才会有此报复之举。
当然,这只是一种大势判断,要提供这些关于大势的论据支撑,还得从前八十回慢慢道来。
首先,贾琏下狱,在审理过程中如梦初醒,知道了王熙凤瞒着他做的一切事情。
1.就是尤二姐堕胎自杀的事情,这件事情王熙凤本就脱不开嫌疑,加之秋桐就一口咬定是王熙凤指使所为,张华父子也一口咬定是王熙凤虐待尤二姐致死,还有贾蓉之前的暗示,使得王熙凤百口莫辩,使得贾琏坚定的认为就是王熙凤为逼死尤二姐使得自己绝后的。其实这事还牵扯到致使尤二姐堕胎之后庸医胡君荣居然溜之大吉投军去了,隐隐又牵扯到了王子腾和王家。
2.接受馒头庵老尼贿赂,干预张金哥与云守备之子的婚姻,致使二人殉情之事。这件事情其实也涉及到了王子腾和王家,是王熙凤动用王子腾旧部的力量迫使云守备同意退婚的,这一点,云守备会说得清清楚楚。
3.就是王熙凤指使旺儿买通张华父子状告贾珍贾琏案件,那是妻子告丈夫告兄长之事,完事之后又欲图杀张华父子灭口,杀人未遂,这件事情,旺儿张华父子都是铁证。
4.逼死鲍二家的,这件事情,虽然和王熙凤有关,但未必就是王熙凤主使的,毕竟一个底层的媳妇,但是鲍二家的家人一口咬定是王熙凤逼死的鲍二家的。
这些事情,可以说,一桩桩一件件,除了二姐之死,贾琏都还是第一次听见,内心的恐惧绝望和愤怒可想而知。于是,他一怒之下,虽然身在狱中,依然做出了休弃王熙凤的决定。可惜他是
戴罪之身,此时说要休妻,官府认定他是想开脱罪责,非但不准,还大大的羞辱和嘲弄了贾琏。
其次,王熙凤的事情牵扯到了王子腾和王家,越过了王夫人力保王熙凤的底线。当时如果还牵扯到王家,四大家族势必倒得更快,不惟王夫人,就是王子腾和王家都惶惶不可终日,避王熙凤唯恐不及。至于邢夫人,早就已经恨王熙凤牙痒痒的了,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再踏上一只脚,落井下石。这个时候,最痛心的,就是王熙凤照顾最多,号称和王熙凤最好的李纨,居然也不敢提出照顾收留巧姐,或者其间冷漠的贾兰也暗示母亲不要惹祸上身,不能收留巧姐。这真真让人心寒,这就暴露出了李纨对王熙凤真实态度,那就是“如冰水好空相妒”,李纨内心是嫉妒王熙凤的,所以李纨判词和红楼曲对其进行了“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的批判。
其实贾府的事情牵扯到王家的还很多,只是尚未暴露。贾雨村反水,王子腾看得清清楚楚,而贾府和王家和贾雨村的交集,就更为复杂了,不仅涉及到冯渊命案,还涉及到贾赦的石呆子案,以及王子腾累本保奏贾雨村的事情,这一切,王子腾看得明白,却无可奈何,一切取决于贾雨村反水的程度、忠顺亲王知道多少以及皇上的决意图,此时已然危及王家,王子腾也感觉到了大厦将倾,那里还顾得上这么个胆大包天没有王法的侄女,而且王熙凤动用王子腾势力,都是瞒着王子腾的,王子腾焉能不怒上加怒,所以非但不会对贾琏要休弃王熙凤有意见,而且王家也在尽量的和贾府和王熙凤划清界限,深恐受到牵连。
第三,王熙凤在狱中东窗事发,受尽凌辱,血崩之症复发,又面临贾琏休弃,邢王夫人绝情,王子腾回避,她担心巧姐的安危,才想把女儿送到金陵她的亲生父亲那里,这就是判词中所谓的“哭向金陵”。王熙凤已经无人可托付女儿,只能托付给远在南京的年迈的父亲了。王熙凤想,自己的父亲未必会如此绝情吧。而邢王夫人无暇自顾,自然乐得意顺水推舟。
第四,王熙凤要把巧姐送到金陵,只能求自己的哥哥王仁了。可是,王仁嘴里不说,心里也窝着一肚子的火呢,他觉得妹妹这个时候要把巧姐送到金陵父亲那里,这是在添乱,这是在把王家进一步拖下水。
1.妹妹王熙凤的所作所为,使得他这一房也就是王家长房在王家蒙羞,丢尽了脸面,王仁为此怨恨妹妹。
2.贾琏在狱中扬言要休弃王熙凤,王仁更是觉得打了他和父亲的脸,王仁为此深恨贾琏,在他看来,巧姐终归是贾府的女儿,是贾琏的女儿,所以对巧姐也不待见。
3.最关键的,王仁知道,他一旦把巧姐送到金陵父亲那儿,恐怕叔叔王子腾会大大的不高兴,而且巧姐现在是罪臣之家的女儿,送到金陵王家,不是在向朝廷和世人宣告王家依然和贾府有着扯不清的关系吗?这是王子腾多不能容忍的。即便王熙凤的父亲有心收留巧姐,恐怕王子腾也未必乐意,不然何必舍近求远,直接把巧姐托付给京城的王子腾家就行了。
所以这一切集合起来,由不得王仁对整日哭哭啼啼跟他要妈妈的巧姐渐渐产生怨恨了。在王仁看来,和她妈一样,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王家的小灾星呐。
第五,而就在王仁是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的时候,奸兄贾芹出现了。
贾芹和贾琏夫妇的恩怨,来自于他买通贾琏王熙凤获得了掌管贾府寺庙道观管理权,但是他小人得志贪心不足,按照贾珍的说法就是日日招匪聚赌,喝花酒养娼妇,调戏尼姑,为非作歹,他的这些事情为贾珍察觉,告诉了贾琏,遭到了贾琏的革职。为此,贾芹深恨贾珍贾琏和王熙凤。
贾府倒台,贾府旁系子孙,诸如贾芹之类的不肖子孙,不是为家族悲哀,而是想着怎么样墙倒去推,发一笔横财。贾芹此人,坏事做绝,他在贾府倒台后做的事情,一件就是因了妙玉的巨富,联络他以前熟络的盗匪,趁夜抢劫栊翠庵,劫走了妙玉。还有一件,就是看准时机,说动了王仁,拐卖巧姐。
王仁要送巧姐,正为此烦恼,臭味相投,找贾芹喝酒,席间大骂贾府无情无义,贾琏不是东西,妹妹不争气,给王家抹黑,让自己蒙羞。贾芹见时机成熟,说动王仁,这样的动乱时机,谁会顾及一个小女孩的生死,莫若途中乘机买了巧姐,谎称说路上病死了,也就完事了。这样既不会祸害王家,也不会得罪王子腾,也给了贾府一个交代,贾琏和王熙凤是万难出来了,根本不会再有人过问此事。
王仁仗着酒气,权衡利弊,一咬牙一跺脚一横心,同意了。这就是王仁和贾芹,一个狠舅,一个奸兄的由来,一个是枉为人,一个假情假意,他们决计要卖了巧姐,报仇雪恨,顺便发笔横财。王熙凤到血崩之症流血而死之时恐怕也没有想到,她的亲人会如此绝情,会如此来算计她的女儿。人性的复杂和丑恶,由此可见。这就是所谓的“哭向金陵事更哀”,所幸,还有个刘姥姥。
(风语红楼讲座在喜马拉雅开讲啦。直接在喜马拉雅搜“风语红楼讲座”即可收听。《风语红楼》1、2辑当当京东天猫亚马逊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