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一语点破赵姨娘

2017-03-20 08:03阅读:
《风语红楼》(精编版)95
风之子原创
很多人指责贾探春,不待见亲生母亲和弟弟。理由其实第二十回王熙凤就给出来了。
贾环在宝钗房里和香菱莺儿掷大小赌输赢,耍赖。宝钗已然给足面子,百般维护,宝玉也并没加以指责。如此这般,还是换来了赵姨娘刻毒的抱怨。所谓:
赵姨娘见他这般,因问:“又是那里垫了踹窝来了?”一问不答,再问时,贾环便说:“同宝姐姐顽的,莺儿欺负我,赖我的钱,宝玉哥哥撵我来了。”赵姨娘啐道:“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顽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没意思!”
赵姨娘的问题出在偏听偏信。
贾环这般辩解,其实漏洞百出。和宝姐姐玩,如何莺儿敢欺负他?又赖他的钱?这把宝钗说成什么人了?
宝玉如何又撵他?宝玉不过是劝他这里不开心去别处玩,其实是劝架而已。
如此矛盾的话,赵姨娘居然也信。她信,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贾环是她儿子,她儿子她不信她信谁去?她儿子不对谁对?
作为母亲,赵姨娘连一丁点的教育儿子的意识都没有。她不去想想儿子的话说得通说不通?需不需要进一步问清楚?儿子是不是有什么欠妥之处?而是一听就火冒三丈,说出更加恶毒的话来。往小了说是没有见识,往大了说就是挑拨离间,煽动仇恨,是大家族最忌讳的分崩离析之兆。
一件兄弟姐妹的小事儿,变成了招致家族仇恨的大事。这便是赵姨娘的本事。
恰好王熙凤听见了。她弹压赵姨娘,教训贾环,说了这么一句话:
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还只管怨人家偏心。
这便是赵姨娘问题的根源所在。
首先自己不尊重。自己就看轻看贱自己,自己就不学好,自甘堕落,一肚子坏水。
其次呢?不管什么事情,不检讨自己有什么问题,就说别人对自己不公正。
这话,可谓是赵姨娘最绝妙写照。她教出来的贾环,也就是这个怂样了。
这样的赵姨娘才会屡次三番的给贾探春难堪,羞辱自己的女儿。无论是赵国基的丧葬费还是蔷薇硝事件和芳官打架,或者魇压宝玉凤姐,赵姨娘一律是不讲规矩,贼喊捉贼的货
色。这样的母亲,不仅不知廉耻,不知进退,而且油盐不浸,不知悔改,让贾探春如何爱得起来?如何敬得起来?
贾探春能远离了这样是非的母亲兄弟,靠自己的修为尽可能的保护他们,已经是仁义了。不是有贾探春,赵姨娘唆使彩云屡屡偷盗王夫人东西的事情早就东窗事发了,赵姨娘贾环早就颜面扫地了。
这样的女儿,还有什么抱怨?
我担心那些指责贾探春的人,多多少少也有些和赵姨娘贾环一样的逻辑。
不是你给了她生命,就可以胡作非为。那绝非一个母亲所为。
(风语红楼讲座在喜马拉雅开讲啦。直接在喜马拉雅搜“风语红楼讲座”即可收听。《风语红楼》1、2辑当当京东天猫亚马逊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