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已俘获宝玉之心

2017-03-21 07:50阅读:
《风语红楼》(精编版)96
风之子原创
很多人见不得黛玉对宝玉颐指气使,但是那是人家小情侣打情骂俏,不写出来看不到,写出来又受不了,真真如何是好?呵呵呵呵。
第二十回,我们就又看到黛玉对宝玉霸气了一回。
黛玉得知宝玉从宝钗房里来,反应是:
黛玉冷笑道:“我说呢,亏在那里绊住,不然早就飞了来了。”
黛玉这话可是两指的。一指宝玉为宝钗绊住了,二指宝玉此来是为湘云。
宝玉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
宝玉笑道:“只许同你顽,替你解闷儿。不过偶然去他那里一趟,就说这话。”
宝玉的话并不算夸张,他的心思确实大都耗在了黛玉身上,再这么着,宝玉也是怜爱女儿之人,宝钗也是他的表姐,偶尔有所交往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可是黛玉的回答端的是霸气侧漏,所谓:
林黛玉道:“好没意思的话!去不去管我什么事,我又没叫你替我解闷儿。可许你从此不理我呢!”说着,便赌气回房去了。
这话里的话,大致如此:
1.我并没有让你替我解闷,是你自己要替我解闷儿;
2.允许你从此不要理我。
“可许你从此不理我”,这句话厉害了,说得文质彬彬,却又异常霸道。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断不会如是说。黛玉的绝对把握,来自哪里?
于是:
宝玉忙跟了来,问道:“好好的又生气了?就是我说错了,你到底也还坐在那里,和别人说笑一会子。又来自己纳闷。”
宝玉服软,可是黛玉不依不饶:
林黛玉道:“你管我呢!”
既然前面已许你不理我,自然我生不生气的不用你管。别看黛玉盛怒之下,头脑纹丝儿不乱。
宝玉陪笑道:
“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
依然是满满的疼惜。
可是黛玉偏不领情:
林黛玉道:“我作践坏了身子,我死,与你何干!”
此时的
黛玉,是要断绝了和宝玉的干系。于是关于你死还是我死,二人展开了一场口角:
宝玉道:“何苦来,大正月里,死了活了的。”林黛玉道:“偏说死!我这会子就死!你怕死,你长命百岁的,如何?”宝玉笑道:“要象只管这样闹,我还怕死呢?倒不如死了干净。”黛玉忙道:“正是了,要是这样闹,不如死了干净。”宝玉道:“我说我自己死了干净,别听错了话赖人。”
说到死,两人都是离了对方就要作践身子去死的,可是又只愿自己死,愿对方活。
恰巧这时,宝钗过来,说湘云在等他,拉走了宝玉。这场争执貌似就要这样结束?所谓:
这里黛玉越发气闷,只向窗前流泪。
但是,俗语云:哀莫大于心死。我知道宝黛之吵架,说到死,便快要表明心迹了。果然:
没两盏茶的工夫,宝玉仍来了。
宝玉的羁绊,还是在这里:
林黛玉见了,越发抽抽噎噎的哭个不住。宝玉见了这样,知难挽回,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不料自己未张口,只见黛玉先说道:“你又来作什么?横竖如今有人和你顽,比我又会念,又会作,又会写,又会说笑,又怕你生气拉了你去,你又作什么来?死活凭我去罢了!”
黛玉见宝玉回来,更加伤心,黛玉的话,依然指向宝钗和湘云,没有一丝退让。于是,宝玉说出了心里话:
宝玉听了忙上来悄悄的说道:“你这么个明白人,难道连‘亲不间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我虽糊涂,却明白这两句话。头一件,咱们是姑舅姊妹,宝姐姐是两姨姊妹,论亲戚,他比你疏。第二件,你先来,咱们两个一桌吃,一床睡,长的这么大了,他是才来的,岂有个为他疏你的?”
宝玉这话,说到了和黛玉的亲缘关系,黛玉的血缘是贾府流出去的,王家的血缘是外流入贾府的,而宝钗更隔了一层。也说到了和黛玉的感情,一桌吃饭一床睡觉长这么大了,“他是才来的”,刚好呼应了我之谓第三回黛玉进贾府和第四回宝钗进京至少相隔四年的论断。宝黛之青梅竹马,见矣。
既然宝玉说了心里话,于是:
林黛玉啐道:“我难道为叫你疏他?我成了个什么人了呢!我为的是我的心。”宝玉道:“我也为的是我的心。难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
果然,一切争吵,源于心,也止于心。只要两颗心是真的,一切便迎刃而解。所谓的宝钗和湘云,不过是宝黛爱情的道具和牺牲品而已。
于是,黛玉霸气的根源,已然不言自明。她对于宝玉绝对的掌控能力,只在于,宝玉在乎的是她的心,她已然俘获了宝玉之心。
(风语红楼讲座在喜马拉雅开讲啦。直接在喜马拉雅搜“风语红楼讲座”即可收听。《风语红楼》1、2辑当当京东天猫亚马逊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