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三姐的“淫”

2020-01-13 11:48阅读:


《风语红楼》(精读本)310
风之子原创

人人都说二姐三姐淫荡,小说却只正写过三姐的淫荡,那么,我们就来看看三姐的淫荡,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淫荡?
第六十五回,尤二姐嫁了贾琏,又想着给三姐找个依靠。以尤二姐的眼光格局,当时想到的只能是贾珍。
于是贾琏过来,当着贾珍的面和三姐说:
“你过来,陪小叔子一杯。”
贾琏自称是尤三姐的小叔子,其实就是要三姐嫁贾珍的意思。
贾珍的反应是:
贾珍笑着说:“老二,到底是你,哥哥必要吃干这钟。”说着,一扬脖。
很显然,贾珍是十分乐意的。于是,这两个龌龊的男人,就想着决定三姐的命运。
大家注意,三姐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她
的淫荡的。
对了,我再补充一点。
之前趁贾琏不在,贾珍偷来尤二姐处厮混,依然想着占二姐的便宜。二姐真心想跟贾琏过日子,借口喊着尤老娘走了,只留下三姐。这时候三姐和贾珍的厮混,所谓:
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小丫头子们看不过,也都躲了出去,凭他两个自在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
这时候的三姐,其实是牺牲色相去保护她的姐姐。
好了。回归正题。
当贾琏想着撮合三姐和贾珍的时候,三姐开始展露她的淫荡。所谓:
尤三姐站在炕上,指贾琏笑道:“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你别油蒙了心,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难缠,如今把我姐姐拐了来做二房,偷的锣儿敲不得。我也要会会那凤奶奶去,看他是几个脑袋几只手。若大家好取和便罢;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了出来,再和那泼妇拼了这命,也不算是尤三姑奶奶!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说着,自己绰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杯,搂过贾琏的脖子来就灌,说:“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唬的贾琏酒都醒了。贾珍也不承望尤三姐这等无耻老辣。弟兄两个本是风月场中耍惯的,不想今日反被这闺女一席话说住。尤三姐一叠声又叫:“将姐姐请来,要乐咱们四个一处同乐。俗语说‘便宜不过当家’,他们是弟兄,咱们是姊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尤二姐反不好意思起来。贾珍得便就要一溜,尤三姐那里肯放。贾珍此时方后悔,不承望他是这种为人,与贾琏反不好轻薄起来。
不知道大家看到的是什么?我看到的是,三姐以这种大胆直率的放荡震住了贾珍和贾琏,一个吓得酒都醒了,一个吓得想溜,从而达到保护自己保护姐姐的目的。这种行为,说白了,就是你烂,我比你更烂。
我从不相信,此时放荡的三姐是快乐的,不是,她是痛苦的,是怒火冲天的,当她听到贾琏居然无耻到要她做贾珍的小老婆时,她的愤怒便再也安耐不住,于是:
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却似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酒,又添了饧涩淫浪,不独将他二姊压倒,据珍琏评去,所见过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二人已酥麻如醉,不禁去招他一招,他那淫态风情,反将二人禁住。那尤三姐放出手眼来略试了一试,他弟兄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别识别见,连口中一句响亮话都没了,不过是酒色二字而已。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洒落一阵,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竟真是他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一时他的酒足兴尽,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
这就是三姐的报复,所谓:
竟真是他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
这就是三姐的目的:
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
她的内心是愤怒的,言行是淫荡的,结果却是干净的。
这就是三姐的淫荡,以淫制淫,以暴制暴。

风之子的书:

风语红楼3梦流年

尤三姐的“淫”
风语红楼2香尘逝


风语红楼1风之子解读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