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夫人王夫人围绕绣春囊的暗斗

2020-02-12 08:29阅读:

《风语红楼》(精读本)318
风之子原创


围绕傻大姐捡到的绣春囊,贾母的两个儿媳妇都没闲着,而是绞尽脑汁,做足文章,预备搞点什么事情。
邢夫人想借绣春囊第一个搞倒的是王熙凤。
邢夫人对王熙凤的不满人所共知,连兴儿都知道。
我们从邢夫人将绣春囊交给王夫人后,王夫人的第一反应可以看出,邢夫人第一个想搞倒的就是王熙凤。
王夫人气急败坏、眼含热泪地屏退众人甚至平儿,当面训斥王熙凤,甚至连性命脸面要也不要的话都说出来,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第一,王夫人不会想搞王熙凤;
第二,一旦觉得是王熙凤就气急败坏;
第三,那么是谁在王夫人面前暗示是王熙凤的?
有且只有邢夫人。
邢夫人的做法是那么的特别,让陪房王善保家的送来,绣春囊还是封了送过来的,然后说了些什么,没写。可是,王夫人收到绣春囊后第一反应就是王熙凤。这
中间肯定是邢夫人授意王善保家的说了什么话,矛头直指王熙凤。
幸亏王熙凤急智,化解了这盆泼向她的脏水。
不然,熙凤失德矣。确实是危及脸面名声和身家性命的事情。
我们看到,王善保家的和背后的邢夫人,搞不倒王熙凤,紧接着转移目标,去搞晴雯。
等到查抄大观园时,晴雯基本已经被掉了。
然后,王善保家的居然还想搞黛玉。所谓:
因从紫鹃房中抄出两副宝玉常换下来的寄名符儿,一副束带上的披带,两个荷包并扇套,套内有扇子。打开看时皆是宝玉往年往日手内曾拿过的。王善保家的自为得了意,遂忙请凤姐过来验视,又说:“这些东西从那里来的?”凤姐笑道:“宝玉和他们从小儿在一处混了几年,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这也不算什么罕事,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紫鹃笑道:“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东西也算不清。要问这一个,连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王善保家的听凤姐如此说,也只得罢了。
这下邢夫人的狼子野心暴露无遗了。她想借绣春囊或者搞臭王熙凤,或者搞臭贾宝玉(搞臭晴雯就是搞臭宝玉),或者搞臭林黛玉。
这三人,皆是贾母心爱之人。
说邢夫人简单的,该领教了吧?
那么,王夫人又是什么居心呢?
第一,不是王熙凤,松了一口气。
第二,不查薛宝钗,那是她最信任的人。
只要不危及这两个人,王夫人就没有什么损失。
然后,还可以借王善保家的之手(背后是邢夫人)去剪除异己。
宝玉房里的晴雯?可以。刚好我也不喜欢,而且是你们(王善保家的和邢夫人)搞的,不赖我。至于宝玉,你们搞不倒,刚好可以搞掉宝玉房里我不喜欢的人。
至于黛玉房里,无所谓,能搞倒就搞倒,搞不倒反正也不是我搞的。搞倒谁都无所谓。
这是王夫人借力打力的心机和底线。
结果,王夫人借王善保家的起头搞掉了晴雯芳官和四儿。而且意外之喜就是,王善保家的自己打脸,还搞倒了自己的外孙女司琪,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这场围绕绣春囊的争斗,邢夫人站在幕后,遥控指挥,居心叵测,她想打掉贾母心爱之人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可谓狼子野心。回想当初黛玉进府,苦留吃饭,谁说邢夫人没有目的?毕竟是六七岁的小孩子,而且刚刚远道而来,万一摸不着头脑,一时糊涂呢?岂不打贾母老脸?
没想到七十一回后,邢夫人借绣春囊事件再一次暴露了她的狼子野心,那就是毁掉贾母所爱,谁都行。
而王夫人呢?
只要不危及王熙凤、薛宝钗和宝玉,怎么样都行,刚好给儿子贾宝玉房里“清君侧”,借邢夫人之手,除掉异己。意外之喜是还借司琪事件反击了邢夫人。
所以,王夫人是借力打力,浑水摸鱼。
结果是王夫人借邢夫人之手得逞了。而邢夫人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搞出了个司琪,王善保家的还挨了探春一个巴掌。所以,王善保家的回去,又挨了邢夫人几巴掌。


风之子的书:



风语红楼3梦流年购书链接

邢夫人王夫人围绕绣春囊的暗斗

风语红楼2香尘逝购书链接



风语红楼1风之子解读红楼梦购书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