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投资:马曼然访谈20170111

2017-01-11 22:22阅读:
主持人:
江涛,乐趣投资创始人,对牛人比牛股更感兴趣的研究者,致力于找寻到更多的独立思考的独立投资人,让投资理财更有乐趣。
本期嘉宾:
马曼然,北京马曼然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致力于中国式价值投资,长期在可转债、并购回购重组等品种上获取低风险超额套利回报。
江涛:乐趣投资下午茶,5点一起来喝茶,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江涛,乐趣投资创始人,致力于寻找国内更多的投资人,让投资理财更有乐趣。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见面,今天请来的嘉宾是老朋友马曼然先生。马曼然先生您在北京给大家打个招呼吧。
马曼然:乐趣的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来看一下对后市的一个分析。
江涛:马曼然呢,他有公司就叫曼然资产管理公司,是公司的董事长,长期在可转债、并购回购重组等品种上做一些低风险超额套利回报,价值投资也非常擅长。那么我们看到今天的大盘是下跌的,行情有退潮现象,您能谈一下今天的这个行情、市场走势吗?
马曼然:我觉得今天的市场也是一个弱势的走势,很明显是一个弱势的,尤其是我们看到深圳这边的指数还是很弱的,已经持续了一周五个交易日的调整,而且前期强势股像中国联通的股跌也对市场有一定的打击。
江涛:那您是这么看这种变化的呢?因为我觉得其实2017年新年刚一开年,然后连着三根红色的阳线,其实市场当时大家的信心还是提振很高的,认为今年可能会有一个新的一个变化、新的一个格局。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个市场开年的时候是不是一个诱多的一个行情?
马曼然:诱多谈不上,我觉得,它这个东西还是市场处在一个长期的价值回归的周期里,就是说现在股市还没有进入牛市周期,它还是处在15年当时创业板、新兴产业股票的泡沫破灭以后,它有一个长期的调整周期。就像2000年当时网络股泡沫破灭以后,2002年指数跌到这个位置以后,在低位需要一个两到三年的磨合时期,那么现在我们就处在这个磨合时期。
江涛:这个磨合期会有多长时间?您认为。
马曼然:我觉得这个磨合期的结束就是下一轮牛市的起点,如果下一轮要引发一波比较大牛市的话,我认为首先有几个条件。首先第一是我们现在的新股发行节奏这么快,我们怎么去消化现在这样的一个新股发行压力,在整个的新股发行节奏没有发生变化,或者是我们在这个新股问题上没有解决,炒作新股、新股估值过高的问题之前,我们股市很难出现所谓的新一轮牛市

马曼然:那么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的题材股、创业板中小板很多这种高估值的品种,虽然说已经比15年高位的时候,相对的泡沫已经洗掉了很多,但是我们看到最新的就是说15年的时候创业板的个股的估值PE,中位数是150倍的市盈率,现在呢中位的PE也只有60多的市盈率。但是我们知道12年的时候,最低的时候当时创业板的中位数只有20度的市盈率。那么就是说我们创业板这个中小板这个小盘股票估值的消化问题,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整个市场的百分之八十的个股需要有一个估值消化。那么在这个估值消化没有到一个明显的合理的位置之前,市场依然,即便是行情,它也是一个一九或者二八的反弹,它很难出现一个所谓的反转。那么所谓的反转就是看创业板指数,它可能会有反弹,但是反转我觉得还为时尚早。
江涛:恩,您刚刚说到新股的发行节奏,其实在去年的时候新股发行的数量已经是创新高了,然后今年的话也有人估算了一下,现在一次如果发14只,然后一年52周,可能就会发728只,这算的可能有的太简单粗暴了。
马曼然:对。
江涛:也有一些研究认为今年可能会上300多家新股,那这个数量还是在创新高。比如像今天上市的银河证券是一只大盘股,虽然前面上的都是小盘。所以新股给市场带来的压力,可能短期还没有什么,但是日积月累的话它还是会成为投资者的心上的一大隐忧。您认为新股这么加速发行,它会对市场带来什么新的变化呢?
马曼然:其实刚才也说了,我们现在新股的发行节奏从去年开始,我们看到,虽然我们没有推出注册制,但是实际上我们效果已经达到注册制的效果,就是现在这个新股发行的压力,已经达到注册制度效果,每天三四家,每天三四家。那么这样的话呢,就是说,新股“堰塞湖”可以解决。但是现在新股的整个的政策的节奏,很明显,现在的政策就是要不断的发新股。而且这个节奏我们认为呢,政策给出的信号也很明显,就是不断的发。那么一直发到什么时候为止呢?就是一直发到发不动为止,一定是这样的。如果发得动,它每天还是三四家,除非政策有变化,目前我们看不到政策有变化。那么这样不断得发,直接的结果就是新股不值钱啦。
马曼然:那么我们知道香港股市、美国股市就是因为股票家数多,钱少,然后导致大量股票长期没有人关注,长期处在一个低迷的状态,只有那么一小部分绩优的、稀缺的公司得到长期资金持续追捧。那么这样的话,我们的A股市场,我们不敢说短期一两年立马像香港、美国股市那么成熟,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的政策信号已经很明确,就是中国股市要从现在开始进入股票不再稀缺,逐步变得不那么稀缺。可能年初的时候我们看到3000家上市公司,可能年底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上市公司达到4000家,明年的时候可能达到5000家,除非股市跌到发不出去为止。那么这样的话,对整个创业板、中小板这种高估值的题材股的泡沫直接就是一个区域性的打击,区域性的打击就是不断下跌。
马曼然:那么这样的话,其实在股市里面我们必然,我们的老股民,会有相当一批老股民会为此付出一个被淘汰的代价。那么未来几年的股市呢,我们要认清这样的一个大的格局,什么格局呢,就是我们不要再去赌这些题材的、概念的,我们要价值投资,真正的回归价值投资,买低估值的业绩好的,这样才能在市场中,不管政策怎么走,不管新股怎么发,你才能活下来。
江涛:那其实您说到新股的不断发行可能会对一些估值高的题材股带来一个往下的作用。其实在2016年,大家还是看到市场比较热门的题材,或者表现比较好的一些股票主要是在股权投资、股权转让、借壳或者并购重组、或者这个有大资金然后比如去当第一大股东,然后可能因为这些股权的争夺,让市场股市的表现比较活跃。您认为这个趋势在2017年还会继续吗?
马曼然:我觉得这个市场的热点其实在逐步的降低,包括我们看到,现在的市场环境,要不然就是股票持续的阴跌,要不然就是有一些炒起来的股票,比如说今天中国联通突然跌停,为什么呢,因为它前期可能因为混改出现了一波上涨,但是你发现整个市场环境是什么呢?股票一旦出现累积,蓝筹股现在也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比如说创业板泡沫破灭对蓝筹股肯定是利好,但是蓝筹股在整个这样一个没有完成结构调整的情况下,蓝筹股的估值也不会推得特别高。像中国联通估值前连天都推到30多倍,这样的话作为一个大盘蓝筹股推到30多倍的市盈率,指不定哪一天就会遭到一个获利回归。因为我们现在不是大牛市的情况下,我估值可以没有天花板,现在的估值天花板很低,那么这样的话即便是蓝筹股,它也只能靠业绩来推升的,很难完全靠估值来往上提升。
马曼然: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做投资,其实因为现在股市盘子大了,3000多家上市公司,那每天涨停几十家很正常。那么即便每天涨停三五十家,也是百里挑一。这样的话其实就是说,热点什么的肯定还会层出不穷,但是这些层出不穷的热点是不是你能抓得住,是不是真正能给你带来利润,那是另外一回事了。你别天天看他涨幅榜上有很多涨停,但是你要知道现在是3000家上市公司,几十个涨停的都是百里挑一,所以基本上跟你没啥关系。
江涛:那怎么样能够在这个市场里不被淘汰呢?
马曼然:那么我觉得其实不被淘汰,不光是现在,就是说自古以来,自从股市开始以来,包括美国股市、香港股市,我们看到,想在股市里面不被淘汰,首先从两个方面,一方面就是人性上面来说,我们要避免追涨下跌,避免恐惧和贪婪。那么跌到底部的时候你恐惧了,涨到顶部的时候你贪婪了,那么即便是一个大牛股,那么你也赚不到钱,你也是卖在最低位,买在最高位,这样的话你也赚不到钱。你只有耐心,这是心理层面,另外一个是技术层面。
马曼然:技术层面的话,你买股票之前,说实在的还是要价值投资,就像贵州茅台,我们也看到,中国A股有个贵州茅台,香港有个腾讯。但是不仅仅是贵州茅台和腾讯,其实过去十几年我们很多上市公司,靠业绩靠成长也是累计了一个十倍的成长,那么其实你就是选什么呢?买股票还是买这个公司,你买一些能成长的,靠公司基本面成长的。它公司所处的这个行业如果能持续的高增长,那么你这个股票市场,高点低点对它的影响就是估值高点低点,但是最终决定这个公司股价走势的还是公司本身的基本面。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你要看股价背后的公司,要学会价值投资,这是最重要的。你去短炒、去玩题材概念股,可能会赚钱,但是大多数是赔钱的。
马曼然:那么你怎么一定就是那么极少数呢?所以我们建议大家还是要重视价值投资这一块。但是价值投资呢,我觉得这几年被股市给玩烂了。怎么玩烂了呢?就是很多人说自己是价值投资,但是都不是价值投资的做法,或者说很多人对价值投资的理解出现误区。这样的话,其实也有很大的问题,所以这就是一个股市的魅力。美国股市两百年,到现在它也说不清楚,巴菲特都已经做了一个典范,但即便巴菲特在前面做的那么好的一个典范,依然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不走巴菲特那条路的,这就是人性没办法。股市也是这样的,所以没有所谓的我告诉你一定怎么着,我只能说我会怎么着,至于你能不能坚持住,很多事情你能不能做到,是不是属于你的那是另外一回事。
江涛:那我们其实现在可以把市场理的更清楚一点。我这边有个数据就是说,在2016年的全球的投资表现中,A股指数表现是倒数第一。但是,2016年的A股它实际上是有227家企业完成IPO,投资资金1496亿元,IPO的数量是创了5年来的新高,这个在开始也说过。而且现在呢,它是一天三个的申购发行节奏来推算的话,预计2017年它会有380到420家企业来IPO,那么全年的融资总额预计会到2500至2800亿。这个数字看起来还是非常恐惧的。那在这种环境下,那么还有一个统计,就是在中国3000家的上市公司里面,剔除400家亏损的,市盈率由高到底排序,第500名是164倍,然后第1000名是88倍,第1500名是55倍,2000名是36倍,然后到了第2400名的时候是22倍,2600名的时候是13倍,那么农行是排在2689名,是一个5倍的市盈率的一个水平。其实从这个PE来看的话,在这样一个大的融资环境下,然后在目前的估值结构下面,你觉得市场现在到了一个可以去价值投资的环境吗?
马曼然:其实这个就是很明确,中国股市不是现在,历史上一直都是这样。如果你要是看个股的估值没法看,那么可能市盈率只有20倍,但是呢你会发现百分之九十的股票都在50倍以上,是吧?那这样的话,你这个数据其实也就说明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说我们在这个股市里面,现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股票,如果看PE的话,那是没法投的。当然呢PE不是说能代表股票的一切,但是我们要知道,如果百分之九十五的股票,PE都是这样的,那你说这个股市它有什么价值,它没价值。
马曼然:但是你在股市里面生存,你买的不是那百分之九十五,你就要买在百分之五,你不能买在百分之九十五,因为那百分之九十五就是亏损的主,就是套股民用的,只有那百分之五的股票才能给你带来回报,你的精力应该用在百分之五上面,所以我们股市其实这么十几年来一直是这样的状况,就没有好过。哪怕当时跌到2000点的时候,其实如果你要看大多数股票,它还是不值得投资的。为什么这些股票没有像香港、美国一样变成毛股,变成仙股,中国股市为什么新股一直能发出去,而不像国外直接新股开盘跌破发行价,就是因为我们股市里面还是一个是流动性溢价太高,就是刚才说的这种新股持续的发行其实效果上逐步在接近注册制,你一旦完全的注册制以后,那么新股一旦不再稀缺的时候,那么我们就要注意了,虽然说我们不可能短期立马能到香港、美国那个状态,但我们要为那种状态做好准备。
马曼然:作为我们投资者来说,我们要考虑是什么呢?考虑的是我即便在香港股市,那种状态下,我是不是能生存?那我买哪些股票能生存?就像您刚才说的一样,银行股,我觉得银行股就挺好,现在这个阶段银行股就适合大家价值投资。为什么呢?普遍百分之五的分红率,然后呢市盈率普遍不到十倍,普遍跌破净资产,那么这个估值放在香港股市它也跌不动,放在美国股市它也跌不动。所以放在中国股市,即便以后中国股市很多股票暴跌,它也跌不动。那么这样的话,跌不动,当大多数股票进行价值回归的时候,它本身就抗跌,它还说不定能给你带来回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呢,就应该投资那百分之五的股票,而不是投资那百分之九十五的,所以要区分好这两个区别。
江涛:那您刚刚说这百分之五的股票里面,银行股算是一类,还有什么样的股票能算在这百分之五里面?
马曼然:我觉得中国很多公司还是值得价值投资的,就是百分之五里面的。你百分之五也不少了啊,一千个里面也还有五十个呢。我觉得除掉这几个比如估值极低的高股息率的,这样的股票的话你做投资你别想收益太高,一年收益个百分之十差不多了,从长期来说。那么你要是想收益高,你还是要在小股票里面找,小股票里面我觉得现在有一些,就是这种新兴产业我们也不能一棒子打死,你即便当年那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泡沫破灭之后,后来也走出来网易几百倍的大牛股,但只能说它是很少数就说这种泡沫破灭之后,它大多数像什么全通教育啊、安硕信息啊、乐视网啊、东方财富啊,这种东西呢,它有可能真是炒高了以后你买入被套,就像中石油一样,你就成第二个中石油了。但是也有一些公司,它经过这个下跌以后呢,可能被错杀了,然后过几年它就出现了很多倍的成长。那么我们现在这眼光就要局限在这些小股票上面。
马曼然:另外比如说我们有一些消费类公司,大消费的,什么医药板块、大消费板块的,除了茅台之外,你比如说五粮液、双汇发展这样的大消费品牌,这些股票的市盈率、估值,它也低于国际同类的,同时它的市值也远远低于国际同类,我觉得他们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这样的话,这些股票也是我认为百分之五里面,你就应该这个时候去买这些股票。因为现在估值低的时候不买,难道想以后估值高的时候去追嘛?就像茅台一样,13年的时候不买,现在买茅台,差了好几倍的价钱。所以这个时候就应该买这种大消费板块的股票,买入以后就不用管,长期投资,做战略股权投资,三五年以后你会发现很大的回报。而且买这些股票能规避风险,现在百分之九十五的股票都随时面临着价值回归,只有这百分之五的股票能规避风险,所以呢,我们要避免不确定性,把握确定性,就在这个地方。
江涛:看来还是要多做功课,然后尽量地消除一些不确定的影响。那其实对于这个在新股IPO提速的这个状态下,您觉得次新股的炒作机会是面临着降低呢还是?因为这边也有一个统计,就是它统计了一下在2016年选择了开盘时流通值小于10亿元的次新股,当这个次新股开板日的时候呢,他坚决买入并持有十五个交易日,那么从2014年6月到2016年12月这两年半的时间,如果实行这个策略,累计收益能达到百分之一千二百零三,相当于十二倍的收益,这是非常可观的。那您觉得次新股的这种炒作,在IPO提速的这个情况下,您觉得2017年它还会继续2016年的趋势能为一个热点吗?
马曼然:我觉得次新股,反正现在确实看到很多股票,这个涨停的数量在下降,涨停的数量下降就是好事啊。因为那数量下降以后,也就意味着它留给了一定的市场炒作空间,但是这个能不能抄起来,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赌的成分。就是说能不能炒起来,那是谁说了算呢?就像刚才他们统计的时候看历史数据,但历史不代表未来,未来是不是一定这样的话,我觉得呢不好说,我只是觉得这一块,像次新股,包括过去的老的次新股这块,我觉得长期看,反正要是我操作的话,我如果中签了,签我就卖了,我就不会去考虑买入,而且我也不会买入。
马曼然:因为很多公司刚上市,它的估值总体还是偏贵的,它有可能还会被反复炒一下子,但是炒完了最终还是要回归的。其实刚刚中信只是统计了短期的,其实从中长期,我们可以看到,你像当时03年04年,包括07年08年,那么只要历史上凡是大规模上新股之后的三四年以后,新股都会有一个回归的过程。只有当新股彻底地回归消停了,股市才会进入一个底部。那么我们现在新股回归了吗?我觉得从目前,只是涨停的板数在下降,但是我觉得距离新股变理性了,回归了,跌破发行价了,我记得当时12年13年的时候我中的那个新股的签,开盘就涨了百分之十几二十,而且还是小盘股,就是安硕信息嘛,当时我中签以后那么小盘的一个高科技股,就涨一个板就不涨了,然后都快跌到发行价,但是从那以后,这个股票一下子从十几块涨到一两百。就是说这个新股和当年14年13年那会比,没到那状态。我觉得不到那状态,肯定不算底,是这样的。
江涛:它的泡沫还是比较大,就是很多新股上市以后,它一旦打开它那个涨停板之后,其实下滑的速度也是很快的。
马曼然:因为你要看现在逻辑是什么呢?现在监管逻辑就是,你只要新股还涨幅大,我就使劲发,一直发到你涨不动为止。我觉得现在整个A股市场面临发行新股问题就是这个问题,如果你要敢炒新股,那监管层可能就不断发,直到跌破发行价,没人愿意发为止。但是我觉得因为现在新股定价比较低,很难再跌破发行价了,但是呢我觉得呢,它这种不断的发不断的发,发到最后你想那早晚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早晚会出现,是不是?我觉得在这个情况下炒新股犹如刀口舔血,有可能会赚得短期利润,但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江涛:对,我们上次在节目里面就说到那个连续29个涨停板的事情,海天精工,当时我们也说多,您认为我们想进去的时候,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如果连自己的风险都不知道,进去了之后真的到刀口舔血。
马曼然:对啊,因为海天精工,如果你第一个板进去了,那是最高34块,就一个涨停,现在21,短短一个月时间从34跌到21,这个跌幅,百分之三四十了。是吧,这个亏损很大的。
江涛:是,那其实次新股的分析我们可能需要注意,还有一块就是壳资源,你觉得在这个大量的IPO情况下,壳资源包括一些亏损股,它的这些保壳、炒作的价值是不是也会降低?
马曼然:壳资源我觉得暂时价值还是不会降低的,虽然说现在新股发的多,你看尤其是去年很多中外股回归,几十家中外股回归,这些中外股比如说360上面的,包括万达回来后,它是想借壳的。但是A股市场适合这些公司的壳,因为现在关于借壳这一块的新规又发布了,但是新发布了以后反而可借的壳资源少了。那么真正的壳是有价值的,但问题是你知道哪个是真正的壳吗?这个是关键。是这样的。你就像这两天ST黑豹,就是连续的疯涨停,就是因为借壳嘛,一下子从八九块钱涨到二十二,但是问题是你能知道他要借壳吗?这个东西就是谁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呢,壳资源的价值的炒作,因为在A股市场,包括整个中国,上市就意味着发财,所以对很多公司来说,上市依然是一个发财致富的机会,所以壳资源还是有价值的。
江涛:那其实就是保壳的需要,壳资源需求还是有的。而且从去年的一些热门股来看的话,多半还是在于保壳啊。
马曼然:保壳我觉得壳还是可以关注。其实最近有一些小市值的符合壳资源的股票走势还是挺强的,我刚才选了几个我看了还是挺强的,但是这些股票最大的问题就是,它借不借壳,什么时候借都是谁也不知道的。那这样的话它只能说是炒,抄完了之后会不会忽然来一下回归,这个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我觉得小资金博弈吧,可以,但是大资金去赌这个东西我觉得就算了。
江涛:那IPO提速之后会不会给市场带来一些新的变化,比如次新股的炒作不会像以前那么热闹了,壳资源还是有继续存在的价值,那您觉得它还会给市场带来上面变化吗?
马曼然:刚刚我们提了很多负面的,其实我觉得IPO提速是好事。比如说假设,你注册制来了,从长远来看是好事,中国股市就是因为没有注册制,才会出现所谓的群魔乱舞现象,所有的妖魔鬼怪群魔乱舞,现在证监会主席总说上面妖魔鬼怪嘛。这东西就是因为中国股市存在很多的制度带来的红利,像壳啦,然后题材啦,还有股民的这个赌性,才导致很大游资、庄家然后在股市里面把大量的资金吸引到垃圾股里面。那么只有把这些垃圾股上面的打下去,让人家不敢再玩垃圾股,不敢再玩题材股,那么价值的投资的春天就来了。
马曼然:资金就像赶羊群一样,开始从这些垃圾股里面逐步开始追到价值投资,就像香港股市一样,那么都去追击像腾讯啦一些好的公司。这样的话对好的公司会形成一个溢价,所以你会发现在A股市场有一个奇怪的现象,真正的业绩好的、成长性好的股票估值比香港、比美国同类的公司估值要低,而垃圾股的估值比香港、比美国同类的公司估值要高十倍以上,那么就是因为中国的A股市场的大环境,这个大的问题。现在我觉得呢,就要短期的阵痛才能带来长期的投资理念的根本性的转变,所以未来三到五年将是价值投资的春天,那么资金逐步的囤积到价值投资的股票里面,最终会引发一轮以价值投资的一轮牛市。
江涛:您的观点还是很鲜明的,刚刚也说了,关于价值投资这个,现在其实很妖魔化,概念很混淆,每个人对价值投资的理解并不一样,而且真正可能在执行的时候和知道又是两回事情。那您是怎么来理解这个价值投资,怎么来做到的呢?
马曼然:我觉得所谓的价值投资是这样的,大家都说自己是价值投资,但有可能干的是投机的事,但是我只能说,中国要是正常的理性的话,中国股市应该是像美国股市那样,或者像香港股市,哪怕像欧洲股市。美国股市、香港股市、欧洲股市他们的估值是怎么定位的?他们给他们的垃圾股是多大的估值,给他们的蓝筹股是多大的估值,银行股是多大的估值,消费股、医药股是多大的估值。我们现在的股票的估值和他们比较的话,哪些地方是高的,哪些地方是低的。那么这个地方,如果你买那些低的,那你是价值投资;你买那些明显比香港、美国、欧洲同类股票高十倍的,你就是投机。
马曼然:08年07年买中石油你也可以说是价值投资,但是你只能说你说的是价值投资,但实际上是不是价值投资不是取决于你说的。就是你要把你的投资逻辑放在一个国际标准下,所谓的国际是什么标准呢,就是这个股票最终反映的是这个公司内部的价值,而不是反映所谓的壳价值,反映所谓次新股的操作逻辑。这个所谓次新股的操作逻辑、壳价值只在中国股市有,全世界你找不到。那么这样的话,你要把你的逻辑放在国际上,因为你要知道,不管短期制度影响一年两年,最终影响决定股价的,你要考虑如果这个股票不上市,你愿意花多少钱去买,这是你要考虑的。
江涛:我觉得中国市场要价值投资比在国际市场上,可能忍受的各种压力会更大一些,因为它毕竟是有中国特色的这个市场。所以很多像你说的壳资源的炒作、然后次新股的一些炒作、包括一些亏损股的炒作,在其他市场可能显得不正常,但在中国,不但很正常,还很受追捧。所以真正的价值投资,我觉得还是一件比较孤独的事情。
马曼然:孤独不孤独,反正我们这么多年就是这么做的,习惯了,我觉得投资也没啥孤独不孤独的。说白了就是什么呢?习惯就好,真的好多事就是习惯就好。你在股市里面找到一个能长期致富的逻辑就好了,不要管别人,跟别人有啥关系啊?你知道自己投进的钱自己要知道有啥结果,你要是觉得玩不通就别玩了。你要是觉得你要是在赌就真的别玩了,因为在赌你玩什么呢。要是你是用小钱赌一赌,无所谓,可以当娱乐。但是如果你要是真想在里面发财致富的话,你确实要考虑你的方法到底能不能走得通。
马曼然:反正我们觉得呢,不管中国股市好不好进行价值投资,但是这么多年我们看看,我们买的云南白药、同仁堂、茅台,也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回报。而且我们认为呢,这些股票不光是过去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回报,而且未来十年依然会给我们带来巨大回报。这个回报不取决于短期发多少新股,或者是短期政策怎么走,而取决于这些公司的中国面能不能随着中国经济的成长而成长,这是最终决定我的财富的一个逻辑。
江涛:很好,你的逻辑非常清晰,那今天节目的半个小时也快过去了,就先到这里结束。和讯的网友、乐趣投资的朋友如果对买卖人的观点想继续关注的话,可以关注他的新浪微博就是叫马曼然,对吧。
马曼然:对,你就搜我的名字,马曼然就可以,就是那个加V的,粉丝最多的,现在山寨的特别多,大家注意一下就行。
江涛:行,也可以关注乐趣投资的公众号,里面有各位嘉宾的一些观点。那么今天的节目就到此结束了。还要给大家做一个预告,我从明天开始休假一周,然后19日正式恢复节目,所以今天的节目也是这周的最后一次,谢谢大家的观看。
马曼然:谢谢大家,谢谢乐趣投资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