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对集中与分散、择时问题以及持续投资法的全面看法

2017-03-09 21:21阅读:
2017年致股东信刚刚发布不久,'股神'巴菲特周一接受CNBC专访,力挺美股,透露今年以来苹果持仓已翻倍,同时道出了持仓苹果的真正原因。他对美国经济也表示乐观,预言'道指最终将升至10万点'。但对于特朗普政策,巴菲特机智地表示:不予置评,以观后效。
CNBC:上周六公布的《致股东的信》中,您开篇依旧在说'美国活力',能给我们讲讲原因吗?为什么对美国的信心这么高?
巴菲特:对美国前景的乐观判断,是我一生投资的最大主题。从我11岁买入第一只股票开始,这个主题就压倒一切。
我们在经济上有过波折,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在1942年春天,我们也经历过战争。但是无论情况多么糟糕,我们总是会重新站起来。大家想想看,在过去240年里都发生了什么?这个国家起步时一无所有,但在不到我岁数三倍的时间里,就成长为世界强国。
CNBC:什么样的消息你觉得有用?比如,很多人会说'我入场太晚了,道指已到2万点,我错过了机会,现在只能等回调。'你对这类人有什么建议?
巴菲特:他们不知道入场时机,我也不知道。如果这是一场伴随余生的游戏,你最好早些入场。那些为了等待自以为是的正确时点而徘徊不前的人,是非常错误的。我从未见过任何人能连续把握入场时机。
实际上,投资股票最好的方法是随着时间推移持续买进。你可以建立多元化投资,将风险分散到你所拥有的众多公司。然后再逐月、逐年买进,风险就会随时间推移更加分散。如果你迟迟不进场,就犯了一个非常可怕的错误,错失了从时间跨度上分散风险的机会。就算你这次等到了好时点,下次也不一定如此好运了。
CNBC:常常听到权威人士或者其他人说,'现在美国正面临巨大风险,无论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还是现在的制度体系,都在受到威胁',你怎么看?
巴菲特:在我的一生中,这类话就没停止过。我无法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我可以用一般的思考方式,预测20年后会发生什么。
现在人们谈论道指20000点是不是太高,要知道在1929年前后,道指200点也被认为太高。我的意思是,道指在你有生之年可能会接近10万点,这不需要任何奇迹,只要美国系统继续发挥活力。
CNBC:只是看到有自己想买的个股,就下手了吗?
巴菲特:我坚决只专注个股,这和美联储决议无关,和大选结果也无关。如果这两件事有不同寻常的影响,也应该体
现在利率上。结果利率并未改变多少,说明事件影响不大。而且我这200亿美元投资的也不是股票,而是商业,是一门生意。
CNBC:什么是生意?就是买入苹果和航空公司?
巴菲特:这是个很好的猜测。我们现在已经不买苹果了——现在的价格不适合我再买。之所以买苹果股是因为,我意识到苹果有非常高的客户粘性,本身产品也具有极高使用价值(虽然我自己不用)。再看未来苹果的盈利能力,我认为库克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工作,他的资本配置非常聪明。我不清楚苹果研究实验室里面有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们的客户心里想什么。
CNBC:让我们来谈谈另一件事。就是您在去年也买了很多航空公司股票。我们发现,至少在去年年底,您在一些公司的持股已经占到7%-8.5%,对此有什么说法吗?
巴菲特:这些此前已经澄清过了。我旗下公司的对冲基金经理Ted Weschler此前在一群航空公司身上下注,只是因为他“想要把钱用来投资”,最后只留下了美国航空。我自己投了另外三家航空公司:达美、西南、联合大陆航空。
你提到的有些公司的仓位我们已经接近10%。一般说来,我不想任何股票持仓超过10%,这会使我们交易更加复杂。只有偶尔作出非常大的决定时,才会超过10%。
CNBC:为什么持仓超过10%会变得复杂?
巴菲特:因为一旦超过10%,就会触发短期证券交易限制规定(short swing rule)。如果你在六个月内交易这些股票,利润就要交给公司。无论你先买后卖,还是先卖后买,他们能获得最低的购买价格和最高的卖出价格,这些规则已经写得明白。加上你作为大股东必须提前公告自己的行动,都会使事情复杂化。
观众提问:你说过'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你觉得现在有很多人在裸泳的吗?'
巴菲特:现在不像互联网浪潮期间,现在已经走过了各种峰值,我写过几次,而现在并不是。现在如果利率大幅上升,那么估值很快下降。但是我现在没有看到那些上世纪60年代或者互联网繁荣时代的情况。我没有看到很多错误的事情,或者建立在会计技巧上的事情。
CNBC:你认为美联储3月份会加息吗?
巴菲特: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知道,要考虑日本和欧洲,特别是欧洲,要考虑利差问题。如果美国利率是8%,而欧洲是1%,你想想看……所以欧洲是一个关键因素。利差要扩大,美元变得更强,有损害出口。利率提升影响广泛,在经济学中做一件事情,要想到很多的后果。如果我是美联储,我就会问,加息会怎样?利差扩大会怎样?
观众提问:'你对国债怎么看?尤其是50年、100年债券?'
巴菲特:如果像过去5、6年一样的利率水平,我认为买长期债券是非常愚蠢的。我不会买50年的债券,利率水平不会一成不变。在伯克希尔,我们有800多亿美元短期债券,我买债券也只会买短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