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年轻不懂爱

2017-02-15 16:00阅读:
那时年轻不懂爱

昨天,无论上网闲逛,还是超市溜达,都能感知到这一天是情人节的氛围。博客里许多朋友写了精彩的情感故事,也有人要我“老实交待”。我没有情人,今天就补写当年与一位女知青的情缘凑个数吧。
她叫阿秋,是我们村里一位南京下放干部的女儿。那年,她从北方某知青农场辗转到妈妈身边,成为我们生产队的新社员。认识她的时候,我是个青涩少年,才读初中二年级。虽然她家有个妹妹和我年龄相仿,但总是一副城里人瞧不起乡下人的神情,我们从不说话。阿秋则不然,文质彬彬,待人和蔼,见到我总是笑眯眯的,给人以善良亲切的感觉。她酷爱文学,喜欢看中外小说。那时经过“破四旧”,这样的书籍在社会上己很少了,持有者不肯也不敢轻意借给别人。我也喜欢看书,且有从姨父家借得的一部原版《石头记》在手,这让她对我刮目相看了,她说这种珍藏本非常难得一见。从此,我们经常换书看,当然,她的藏书比我多。
由于常读小说的缘故,我的语文成绩一直不差,但数学非常糟糕。尤其是代数,根本弄不清该怎么做,全靠抄同学作业混时光。转眼到了考高中的时候,我很绝望。将苦恼说予阿秋听,她说,没事的,你不笨,只是觉得枯燥无味不想学吧,我帮你补习,肯定能考上。她是文革前的“老三届”毕业生,功底扎实,对我讲题又诲之不倦,先后辅导了十多次,一些不算很难的代数题,我基本都会做了,从而顺利地考上了高中。
读高中期间,每逢星期假日,我都会去阿秋家坐半天,借书还书,聊点读书心得。她妈妈认为我是个求知青年,也很喜欢我这个“小弟弟”,常留我在她家吃饭。平时,阿秋头顶纱巾在农田里劳作,每当在我家附近的田块干活,我放学后都会唤她过来喝茶,彼此聊得很投缘。虽此时我也跨入青年行列,但心无杂念,双方大人都放心
。个中原因,连我那七十多岁的老奶奶都明白: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可惜比你大十岁。
高中毕业那年,同学间开始物质交往,为的是升温成朋友,日后走上社会彼此有个照应。我家人口多,不富裕,家长也没有这样的投入远见,故我没有经济能力交友。我为此很伤脑筋。阿秋善解人意,她说,生产队有桃园,你就用桃子去交朋友吧。桃子是集体的,摘下来挑到街上卖,本队社员去称则可不付现金,记在各户往来账上,年终“分红”时统一扣钱。阿秋那时当“三队长”,管副业,她说你有需要尽管来拿,不扣你家钱,不会让你回家挨骂。年底,果然我家账上没有欠桃子的记录,是她作弊,还是自己垫了钱,至今是个谜。
她家的成分是小业主,母亲是知识分子,等着回城的信念坚定不移,眼界颇高,家教甚严。尽管阿秋长相甜美,在我们那一方也算是少见的美女了,追求她的男青年为数不少,但她很守本份,直到三十岁都没和谁谈过恋爱。回城后的第二年,我曾去看望过她。那时没有手机联系,我守在他们单位传达室门口死等,阿秋下班时见我突然造访,很是高兴,但她没领我去逛街,而是直接去了她母亲的家。吃了一顿饭,问了些近况,我便起身告辞了。估计回城后“老姑娘”此时该谈对象了,不想让她为我的到来造成他人误会。
往事如烟。三十多年过去了,虽同在一个省份,却没再相遇,也不知阿秋现在过得怎么样。近来在打听联系方式,想去看望她。因为,年轻时这段虽不属爱情的情谊,还一直铭记在我心中。
那时年轻不懂爱
------------------------------------------------------------------------------------------------------------------
本文被选用在新浪博客首页“情感”栏目 2017.2.15 选稿编辑:梦莹
那时年轻不懂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