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堵的饭局

2017-02-20 16:45阅读:
添堵的饭局
这个饭局组合不寻常。四对夫妇,还有其中两家己成年的儿子。更难得的是,八个老人家是同乡,四十年前就相识相知,曾在苏北同一个公社工作过,如今都移居在江南做“新苏州人”。
故人相聚,老酒助兴,免不了忆往昔叙旧事。
老周敬酒言感恩。他说,杨兄当年任公社文化站长,写得一手好字,我后来能用排笔写黑体字大幅标语,就是他教会的,他是我的老师。耿兄是我引路人,五年前带我走进博客世界,丰富了我这几年的文化生活。吴兄是我榜样,家务活干得勤,我家那口子天天唠叨着要我向他学习。一席话,大家听得哈哈笑。
老杨讲了个善意的笑话。嘿嘿,我对老周印象最深的,是他当年费尽周折把周夫人追到手,不容易呢,全公社教师队伍中的大美女,堪称“教育之花”。老吴插话打趣说,不,全公社的美人,周夫人绝对是“社花”!此言一出,众人鼓掌,弄得周夫人很不好意思:“两位哥哥也太夸张了吧,拿我当下酒菜。”
老耿接过话题阴阳怪气:“呃,我对周老弟如何追弟媳妇印象不深,倒是他和前任女友小黎黏糊的故事,我一清二楚。”啊!当面挑唆,手段不凡,众人面面相觑。老周给他面子,淡谈一笑:“你记性挺好的嘛。”老耿并没过瘾,又对着周夫人补了一句:“这些事情,你该晓得的吧?”周夫人陪笑不语。
老杨见状忙岔话题讲父辈。他说那年月物资匮乏,供销社负责全公社的计划物资供应,连买个香烟老酒煤油盐巴,都得有领导的批条才能买到。老吴老周的父亲都当过供销社主任,权大呢,你们可是官二代啊。没想到,老耿又来泼冷水:“我在供销社工作过几年,大家晓得不?这两位主任都有一个共同的浑名——木主。”他怕两个年轻后生不理解,特意作了解释:“就是办事死板,人家求他批条子,他们像块木头!”
两个“木主”的孙子对望了一下,没好说什么。老吴老周这般年纪的人,都懂人称“木主”的象征寓义——死人的木质牌位。哎呦,怎么说话呢,分明是当众辱骂桌上两家人的祖宗啊,大家都为老耿出言不逊感到震惊。老吴老周虽心中窝火,但毕竟老耿年长几岁,又是从市郊请来的远客,没好意思对他拉脸。
老耿似乎意识到气氛不大对劲,便扯话题聊
孩子,把在场的两家小公子表扬了一番。老周友好地对老耿说,下次聚会,请你家少爷一起过来玩玩吧,我蛮喜欢他的,他应该对我这个叔叔印象也不错吧?老周说这话有他的底气,耿公子在省城读大学时他曾去看望过,也曾利用工作之便帮过一点小忙。
讵料,老耿回了一句令老周吃禁的臭话:“我儿子,对你没好感,而且意见很大!”咋回事?老耿当众讲述事情原委:老周在主管部门工作时,他下属单位有个浴室,设施全城一流。我儿子读初中那年,我们去洗澡,老周领我进“高档包厢”,却让我家儿子、连襟洗的是普浴,我儿子回家后发了很大的火。
“噢,这事啊,我有点印象呢。”老周忍不住回敬老耿了:“伙傢,浴室不是我家开的。我当时只有两张免费高档浴赠票,请你去享用,不犯错吧?至于你儿子和连襟,我没邀请他们去呀,是你自作主张带他们去的,浴室经理还看我面子,免费安排了个普浴让他们进去洗澡,嘿嘿,要说你家儿子为没高档浴票生气,怪罪的恐怕不该是我吧?”老杨一看这架式,忙把手伸到餐桌下面掐大腿,老周只好不再往下说。
老熟人,老朋友,磕磕碰碰几十年,彼此秉性都了解,不会轻意顶真翻脸。宴会结束,老周照旧安排车辆送老耿夫妇回家。望着他远去的身影,老周喃喃叹息:学历不低,年纪奔七,却至今连做人的基本道理和礼节都不懂啊。唉,多少年了,一有机会就吐酸水下臭话给人添堵,这是种啥毛病?
添堵的饭局
--------------------------------------------------------------------------------------------------
本文被选用在新浪博客首页 2017.2.20 编辑:没力号
添堵的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