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家书

2019-09-20 09:35阅读:
穿越时空的家书

姑苏晚报发了我一篇《苏州梦圆》,点兴奋,晚上喝了一小酒。夫人说,一个玩了大半辈子文字游戏的人,报上登篇小文章,至于乐成这样么?小样!我告诉她,这是一封穿越时空的家书,在苏州媒体上发表,是有特殊意义的,真的值得高兴一下。
有传统思想
的人,比别人多一份传承意识。我“懂便一个问题:我的祖先是哪里人,我们这一代该做什么。当得知先祖是苏州人,是明朝初年因受张土诚牵连被遣苏北的,我就想,从风景如画的苏州迁徏到这里,那种心情一定是非常悲痛的,“打回老家去肯定是老祖宗对后代的殷切期盼,也必定是在我之前十几辈人追寻的梦中理想。
庆幸先人长达六卷的《淮南周氏家谱》,让我知道当年苏迁的背景,知道后来年先辈苏北繁衍生息的基本概况。至于父辈吾辈儿辈如何寻梦追梦圆梦的艰辛过程,则是我切身感受到的。所以我写《苏州梦圆》,有根有据有感而发一气呵成。初稿,是前几年写的,在媒体发过,并收录在我的《姑苏寻梦》一书,此书被文友索去荐给国家图书馆收藏了。
不敢说《苏州梦圆》有什么历史价值、文学价值、社会价值,但它相当于一份叙述六百年家族发展史的总结,图书馆保存至少对若干年后的我们周氏后裔寻根问祖,是有一定研究价值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苏州梦圆》也恰如一封可以穿越时空的家书。
穿越时空的互动,我想起年前桩往事。那年冬天,我们夫妇在苏州另购了一套房子,与孩子分开居住。刚装修好的时候,夫人怕油漆味呛人,不愿离开儿子家,我清静,就一个人先住进了新窝。没想到,我进去的那夜里,竟然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事情。
时,新房子里面还没有安装电脑,我得无聊,便早早上床睡觉了。半夜里,蓦然感觉有人在轻轻地帮我掖被角。我醒了,知道自已在新房子里。莫不是夫人后来也过来了?我呼唤她的名字,没人回应。我为自己是做梦了,又接着睡。可正当我迷迷糊糊要进入深睡眠状态的时候,又明显感觉有人在帮我掖被角,且掖被子的幅度比较大。我禁着没动,闭上眼睛假眠,观察究竟怎么回事。一下、两下、三下、四下,掖还在继续!确认不是做梦,我大惊失色,赶忙开灯,全方位查看家里到底有没有人,门窗有没有异样。什么也没发现。这一夜,我没敢再合眼。
第二天,老家有个叫旭才的朋友来苏州,他是去穹隆山凭吊一位已故大德居士的。晚上我请他吃饭,并留他在我的新宅过夜。他是信佛的,对四维空间也颇有研究,我便把前夜发生的奇说给他听。旭才听完,仔细查看了我家每个房间、门窗,连每个角落都检查了,在确没有外在因素可掀动我的被角后,他又倚窗看了一下外面的景物,然后发表了一番高论。他说,我看来,应该是你家苏州先祖知你来苏州安家了,他们高兴,过来看看你、惯惯你。惯我?他说是啊,在祖宗眼里,你就是个孩子嘛,掖被角,那是长者对晚辈的一种亲情抚慰,放心,没事。
我表示疑惑。就算信鬼神有灵异,我这房子不是老家祖宅,又不在荒山野岭,几十米高的楼层,连地气都沾不。旭才说,根据佛学理论,故去的人虽身子不在了,但他们的魂灵是一直存在的。从四维空间学说讲,他们无所不在。再高的,也建筑在泥土之上,怎么能说没有地气呢?钢筋水泥这些玩艺儿,住他们的法力。他接着说,你们家门前这条大运河,上千年了,它见证了古往今来,是个好地方啊,祖宗有知,你回来了,扎根了,开心呢。
我虽是无神论者,但我相信,如果老祖宗天堂有知,他们的后代重苏州定居,一定会很高兴的。此事实在奇怪,无法解释,似乎这样解释得通。我睡意全无,索性书房里笔写了一首七绝:远眺青山近瞰湖,卜居宝带建家墅。运河千载当知晓,传慰先贤裔返苏。
来苏州十年了,这里的朋友不了解我的家事。旧作《苏州梦圆》在苏州见报,公告,我是苏州人,而且是很正宗的苏州人。《苏州梦圆》从古说到今,好一份苏迁后六百多年的情况汇报,在祖宗故里发表,也许能让他们就近感知,当比中元节烧纸钱祷详尽
非常感谢苏州朋友兄长,把这篇《苏州梦圆》推荐给姑苏晚报发表的。此,我们家族的这段故事,便可以“人神共知”了,意义非凡。


穿越时空的家书

新浪博客首页 文化频道推荐阅读
穿越时空的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