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进校园”,是个馊主意

2020-05-26 07:09阅读:
关于中医的争论,包括关于中西医的争论,一直没有消停过,最近又出现一波高潮。这些争论参与者所持的观点、意识,本身就很有问题,值得说道说道。现在,人大代表、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又提出“中医进校园”的主张。那就一并说说。
据《经济日报》报道,关于“中医进校园”,张伯礼是这样说的:“中医药文化知识纳入中小学课程。组织编写简单易懂的中小学生中医药读本,以中医药人物故事、中药知识、养生保健、科学实验等多种形式,构建学生能听懂、有特色、重体验的中医药文化课程体系。成立中医药顾问讲师团。由教育主管部门和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中医药领域的专家,组建中医药文化进校园顾问讲师团,为中医药文化进校园提供强有力的专业支持和技术指导,推进该工作深入有效地开展。”
这哪里是“中医进校园”?这是要把中小学都办成中医培训班,把中小学生都培养成中医中药专用人员——这明明是让中医占领校园啊。
若干年来,啥都想“进校园”。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口号下,京剧进校园,书法进校园、武术进校园,一些地方还有“安塞腰鼓进校园”;传统文化太丰富,不能厚此薄彼,不能一个进,一个不进。浑元太极掌门人马保国发明的“接化发”,是不是也该进校园?
现在家长孩子都喊中小学课业负担太重,已经到了睡眠不足、严重影响心身健康的地步,教育部门也设法给孩子减负一直,但苦于没有良策。有些“进校园”还比较客气,作为课外爱好,利用课余时间,学生还有选择的余地;中医进校园,居然要纳入课程——还没登鼻子就想上脸啊!纳入课程,就是要像语文数学等课程那样列入考试,那么最终是不是中医还要进高考?
张伯礼是大学校长。大学校长应该是一个教育家了吧?教育家应该知道:中小学是基础教育,基础教育的任务不是培养有某项专业技能人员,那是蓝翔技校的业务范围。类似于“中医进校园”,对基础教育来说,是违背常识的馊主意。
这个提议,让人们看到,有些大学校长,有些院士,太缺乏人文素养。
张伯礼是医务工作者,应该懂得这个最起码
的道理:医学是为人的健康服务的,怎么可以为了普及中医不顾学生健康?
不论是教育家还是医生,最重要的素质,或者说最重要的价值观,是应该懂得:在任何时候,在面临任何问题的时候,都应该把“人”放在第一位;应该懂得,跟任何事物、任何事业相比,“人”都是目的,“人”不是达到其他目的的手段。同样,与“人”相比,中医不是目的,中医是人的健康的手段;不能把中小学生当做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工具。“中医进校园”是本末倒置。
本人并不是中医黑,本人有中医朋友,甚至认为自己还是一个中医受惠者。但是,我仍然反对“中医进校园”。我并不反对发展中医药事业,不反对普及中医药知识;但是,请别打中小学生的主意。“女生学哲学,既害了哲学,又害了女生”,是一句戏言;但是,中医进校园,既害了中医药事业,更害了中小学生,害了教育——两败俱伤,得不偿失。这不是戏言。
如果要靠牺牲中小学生为代价来发展中医,普及中医,这恰恰是暴露了中医药界人士的无能与愚蠢。中医一直遭受诟病,中医药界人士也一直想“翻身”,想为中医药“正名”,但效果并不好。对某些质疑,拿不出有说服力的回答。
中医西医之争,本来是专业观点之争,争论应该在知识范围、业务范围内进行,但是,我看到一些文章,把中西医之争政治化,用政治污名化的手法攻击西医,几乎就差直说了:拥护中医就是爱国,说西医好就是卖国,就是崇洋媚外。如果真想用这种办法替中医发展争取空间,那真得上一个成语,黔驴技穷。
写这种文章的人,真的相信用这种拙劣的办法可以让人认同中医吗?我都怀疑这不是拥护中医的人写的文章——用这种办法来引起人们对中医的反感,效果倒是不错。但是我没有看到中医界人士写文章驳斥这种把中西医之争政治化的文章。难道中医界人士真的认为这是对中医的支持?
如果拿得出有效的办法来发展中医、普及中医,何至于此!
据说批评、批判之后,批评者要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否则就是没有建设性,甚至是破坏性的批评,是不怀好意的批评。我就不明白;国家养这么多业内人士干什么?业内人士不会“建设”,要业外人士来“建设”?合格的批评、批判当中已经包含了“建设”,如果这都看不明白,人家哪怕提供给你专业的、具体的“建设性”方案,我都怀疑你能落实好,贯彻好。
中医要发展,不能靠“中医进校园”;靠什么?能不能让科学精神、实事求是进大脑?如果这个要求过高,哪怕有一点就事论事的精神,也是好的;至少,别动不动往政治上靠。专业过硬、业务过硬,何须政治加持?这话有没有“建设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