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冒名顶替:总是弱者被厄运选中

2020-06-17 08:43阅读:
若干年来,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一再上演。2009年,毕业于天津师大的湖南邵东籍学生罗彩霞因不能考教师资格证,后追查发现,她的姓名被高中时的同班同学王佳俊冒用进贵州师大就读,毕业后用“罗彩霞”这个姓名获得了教师资格证。王佳俊的父亲,是当地公安局副局长。
“为什么偏偏选中我?难道就因我家在偏僻的小村子,家里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罗彩霞这样自问,也是诘问这个社会。罗彩霞认为,“自己是被精挑细选选中的。”
这次被顶替的陈春秀,其家庭背景是:精准扶贫对象,一年的生活费8000元。陈春秀家的旧平房,在邻居们的二层楼房住宅包围中,像个洼地。邻居对新京报记者说,她家是村里最穷的。但是他父亲说,砸锅卖铁也要供她读书!陈春秀有个哥哥,只读到初中就出去打工了。他说,父亲说过,兄妹两个,谁能读上去就供谁!
这样的家庭,不靠自己的努力,就没有别的什么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了,也不一定有用,别人选中了你,你就当了人家的垫脚石都不知道。
我甚至觉得陈春秀还是不知道自己被顶替的好,还是以为自己考得不好才落榜的,这样她就能比较心甘情愿地接受生活现状:一个底层的打工者。2004年参加完高考后,陈春秀先后在食品厂、电子厂、拉面馆打工。今年参加曲阜师范大学成人高考后查学信网,才发现自己已经从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贸专业“毕业”了!这正是2004年高考时她填写的第三志愿!
每次读到类似的新闻,想写评论时,感到最困难的是,不知道被顶替的当事人是什么感受,无法体会到知道自己被人顶替后是什么心情。
我只能假设:如果我是罗彩霞或陈春秀,可能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想他们会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自己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不知从哪里伸过来,掐住自己,无法挣脱。你在明处,它了解你清清楚楚,它在暗处,你对它一无所知;不知道它会将你抛掷到何处——最可怕的,是没有保障的人生,是被他人控制着走上一条本不是你所选择的人生道路。虽然,有些受害者,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挽回一些损失,但是这种精神伤害将伴随很长时间。无法挽回损失的,精神伤害就更深、更漫长。
但是,因被冒名顶替而产生的精神伤害,在司法实践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评估。罗彩霞提出的10万元精神赔偿未得到法庭认可,最终罗彩霞只获得的全部赔偿是4.5万元。
没有所谓“背景”的普通人,什么时候可以免于
被挑选的命运?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