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缪可馨之死:对淫威与奴性说不

2020-06-20 00:06阅读:

戎国强微博

钱江晚报记者、评论员

关注
最近几天,袁老师以前的学生出来说话了:一位现在已改名为冯泓玮的学生在网上实名指证,袁老师在十五年前,对他(及家长)就有打骂、茶叶水泼脸、索要好处等行为;一位十一年前的学生说,袁老师喜欢用书本、练习册、三角板等物抽打学生的脸,会在全班学生面前连打一个同学十几个耳光,还会撕学生的书或作业本,把书或作业本扔在地上让学生去捡。这些行为,有明显的羞辱人的用意。直到去年,缪可馨还挨过袁老师的耳光。袁老师也收过缪可馨家长给的“好处”。
缪可馨和其他同学就一直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
由当地政府办、教育局、公安局组成的调查组通报,事发当天,袁老师没有对缪可馨没有打、骂等行为;批改作业也是正常进行的。但是,羞辱人的意图,并非只有通过打骂来实现。
在《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读后感写作、批改过程中,缪可馨是否受到袁老师的羞辱?缪可馨按照袁老师的要求,认真修改作文,最后得到一个“传递正能量”的批语,给人的感受是:你就是修改了作文,也不是“正能量”!这是不是羞辱?调查组有没有考虑这种可能性?
一届届的学生,都在袁老师的淫威下渡过几年小学阶段。习惯袁老师淫威的,还有家长。
自己孩子的同班同学跳楼死了,家长们还能因为“老师没错”而齐刷刷地给老师献上一排大拇指,而视一个同龄孩子的死为无物。
在缪可馨面前,这些家长太没有人性;在袁老师面前,他们表现出足够的奴性。
自己的学生在上完自己的课后跳楼死了,老师第二天还能正常上课,还能与同事说说笑笑。在学生面前,这个袁老师太没有人性。她有的是狼性。
这一排大拇指,不是一个孤立的、偶然的行为。这是集体堕落的一个鲜明的标志性事件。
这一排大拇指,好像一张张涂满献媚、讨好的脸,向袁老师表示忠诚与臣服。因为他们的孩子还在袁老师的淫威之下。他们集体选择了跪服,他们集体献上跪服,来换取袁老师对自己孩子的恩典,避免成为下一个缪可馨。
在权势面前,除了跪服,他们想不出别的办法,或者他们不相信别的办法。只有跪服,才能多一份活下去的保障。
但是,缪可馨用她的死,对袁老师的淫威,对众多奴性满满的家长,说出了一个字:不。
袁老师被停止教学,缪可馨生前的同学们,现在可以从袁老师的淫威下摆脱出来了。为什么,让一个恶魔离开讲台,要缪可馨用命去换?
如果他们将来想不起自己的同学中有一个
缪可馨,那么,他们当中,也会有人变成袁老师那样的人。这种可能性极大。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