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什么是语文的道德

2020-07-10 06:11阅读:

戎国强微博

钱江晚报记者、评论员

关注
在语文教学中,结合课文进行德育,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在语文教学实践中,德育与语文教学的关系一直未能处理好,原因说起来有点复杂。我们先看一个例子。
《教学月刊》(语文小学版)2020年第7、8期合刊在卷首语位置,刊登了《写好“撇”“捺”育好人》一文。从署名看,作者是一位语文教师。他以统编教材四年级上册中的宋诗《雪梅》的一次课堂教学为例,讲他是怎样利用课文实施德育的。
卢钺的《雪梅》诗有两首,选入课文的是其中一首: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作者说,他提问学生:从诗的最后一句,读懂了什么?小柴同学回答:“我知道了雪比梅白,梅比雪香。我懂得了事物各有所长的道理。”作者说,他发现小柴的回答与诗作的表述方式有所不同,诗里是用“比不上”表示事物之间的区别,小柴则是相反,用“甲胜过乙”的表述方式。作者由此断定,小柴的表达方式,表现了他的个性:自我意识较强,“他眼中的自己都是优点,容易忽视或无视自身的不足”。
将表述方式与学生个性相联系,从中发现德育的机会,这也许并不错,但问题是,使用“甲胜过乙”的表述方式,就一定是骄傲自满的表现?换个角度看,是否可以说“甲胜过乙”这样的表达方式表现了小柴的好胜心——一个小孩子有好胜心不是坏事吧?如果自己的孩子没有一点好胜心,作为家长都会着急的吧?
小柴在说“梅比雪香”时,不是表明他同时知道梅不如雪白,即事物的不足吗?这不是表现了小柴的谦逊吗?为什么要割裂学生的发言,通过人为取舍来贬低学生,将语言表达方式道德化?非要一个学生当道德上的“反面教员”或者说“负面例子”,才能实施德育?这样的德育道德吗?
课堂教学在继续。作者说,他又把原诗的后两行改写为“雪须超梅三分白,梅却赢雪一段香”,然后让学生来评价改得好不好。
作者这样描述课堂效果:
一石激起千层浪。“老师,你改写得不好!卢钺用的是’逊’和’输’,写出了梅和雪的谦逊,你用的却是’超’和’赢’,写的却是梅和雪的骄傲……”
作者只描述了学生的一种倾向,即认为这样改写不好,有没有学生持另一种看法,即认为改得好?作者没有说。如果有的话,估计作者也不会提及,因为这不符合作者的需要,说明作者的导向没有被全部学生接受。事先设置好一个讨论框架和走向,以教师对课堂的主导权强行将学生纳入事先确定的轨
道——很多教师这样做,是对学生自主学习、独立思考的畏惧,也表现了对“教师”职责及形象的理解:教师总是正确的,学生必须事事服从教师;课堂意见最终必须是统一的,不能存疑,一堂课乃至一个问题,必须有一个“标准答案”,而不能留有问号;总之,课堂任务是最终接受一个结论,而不是学习如何独立思考,如何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更不是学习如何辩驳……
对一首古诗的改写,首先是一项语言活动,首先应该从语言角度来讨论,这才是语文课的任务。但是作者课堂上有关“改写”的讨论,完全撇开语言的得失,仅仅把语言看作是表达“思想内容”的工具,仅仅从道德角度评价改写行为,这就有把教师的道德结论强行塞给学生的嫌疑。
所以,对古诗改写既没有语文角度的考察,也没有不同看法的展开与交锋,作者就匆匆总结道:
“是的,作诗如做人,有诗才,还要有诗德……作文语文教育工作者,我们在抓好语文教学、体现课程的工具性的同时,千万不能忽视教育的人文性、思想性。要让两者水乳交融,和谐共生,这样才能培养出一个个德才兼备的大写的人!”
这段话说得对——“抓好语文教学……的同时”,这是语文课上实施德育的前提。但是,这堂课的缺陷,恰恰就是没有“抓好语文教学”。至少,从作者改写原诗起,就偏离了语文教学——因为他偏离了文本,丢弃了文本,直奔他所认定的德育目标而去。作者所说的“诗德”,就是诗要有道德教化功能。
《雪梅》一诗,是借“梅雪争春”,表达“事物各有所长”这一认知。后两行,就是诗人对比梅和雪,写出各自的长处。但是,按照作者的解释,则是梅和雪的自白,他们都在称赞对方的长处,说自己不如对方——上一句还在自夸的“梅”和“雪”,下一句成了谦谦君子,一个说论白我不如你,一个说我没有你香。按照这个解释,转变也太突然了,没有原因,没有征兆,没有过程,就从“相争”变为“相让”。不顾诗作的原意,抛开诗作的表达方式,杜撰一个突如其来的“思想转变”,就是为了进行“德育”?如果是这样,这是好诗吗?值得选到课本里来吗?
问题出在哪里呢?没有充分尊重文本。
语文教师为什么会不尊重文本?这跟一个传统有关,跟“文以载道”传统有关。多少年来,只讲“载道”,不讲或者很少讲文还可以“载美”;而文章所载的诸多“美”中,容易被忽略的往往就是语言之美。文学作品(包括古诗词)中的意境、情态等美感,是语言所创造的美,语文课上研读读文学作品,首先应该引导学生学会感受语言之美。这是语文课特有的“道德”。对诗而言,有审美价值,能给读者以美得感受,才是诗的道德。现实社会中作为人与人相处的行为规范的道德准则,在语文课中,不应该僭越至语言之上,教好语言才是语文课的最高道德,如同学好数学、物理……是数学课、物理课的最高道德那样。语文课,“语言”是第一位的,或者说是其本位,其他目的,包括德育,是第二位的。课文本身不包含德育内容,或者无法与德育相联系,就不要强行联系,更不能把文章本身没有的东西说成有,这对语文是一种不道德,这对学生是一种不道德,因为害他学不好语文,把他的语文学习导向反语文。
总之,专业的人,在专业的空间做好专业的事,是普遍的、最高的道德;这也是通常所说的道德应该恪守的边界;一旦越界,德将不德。谨慎地对待道德,才是对道德的敬畏。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