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筱:人,性,或者其他(随笔)

2019-11-06 16:07阅读:
张筱:人,性,或者其他(随笔)
【人,性,或者其他】





人,具备动物性,才是社会性,以及科学性。《礼记·中庸》中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性,从心从生,本质是心生为性。可见人心,是多么重要。
孔子的一生无疑是“惶惶如丧家之犬”者的一生。据说2560年前的公历9月28日孔子诞生,西方那个作为公历起点的神之子还远未出世。在孔子73岁泰山倾颓之后,他仍以各种面目游荡在这块土地上,时间长达两千多年。而在他一生那未免太过“短暂”的73年里,或许他“士”这个身份已注定了他内心有情怀,却手中无权杖;注定了他要在离乱的时代颠沛离,在平衡理想与现实的同时不断寻求自我完善。
孔子在《礼记》里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确是孔子对于人生的看法。凡是人的生命,不离两件大事:一个生活的问题,一个性的问题。
与孔子同时代的告子,也说过这样一段话:'食色性也。仁,内也,非外也。义,外也,非内也。'
这首句话应该读作'食色、性也',食,这里是动名字,有喜爱的意思;色,这里为态度、美好的意思,即喜爱美好的东西是本性使然。



性,是男女之事。
性,是人的本性。其兼具动物性与社会性,以及自然性。
古时候把没有原因就能存在的事物叫做自然。比如一年四季的现象在古人眼里就叫自然现象,直到近代还有大自然的说法。但总会有一时半会没有办法证明了的事物,人们还是会无奈的去把其称作自然。这种自然而然所代表的特性就叫自然性!人,是自然物中的一类,当然也有自然性。
而佛教眼里:一切是为心(自性)所造的!就代表一切事物不存在自然这个特性的--即非自然性!
性,存在于男于之间的性,既是本性使然,也是一种关系的发生方式。男女之性,派生出来许多话题,譬如:第二性。
波伏娃《第二性》中写道:“女人打扮得越漂亮,她就越受到尊重;她越是需要工作,绝佳的外貌对她就越是有利;姣好容貌是一种武器,一面旗帜,一种防御,一封推荐信。”她还说:女性是第二性,排除在男性以外的“他者”。权力归于男性,女性仅仅是附庸。附庸的庇护来自权力,歧视也来自于权力。事实就是如此,谁家生了女儿也还是叹惋一阵儿。连在性交中,女性都是处于被动和守势,像个容器,收纳男性的欲望。



《性史》这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公开的'性史'征集。出人意料的是,应征稿件纷至沓来,不到一个月,就超过了两百篇。张竞生挑出七篇,精心编纂,亲撰序言,并在每篇文章后都附上精彩点评,介绍自己研究所得,解答作者疑问,结成第一集。可能《性史》的确走得太快走得太远了。《性史》在当时很可能就像它的攻击者所说的那样,就是一本教人遐想、勾起人的生理反应的'淫书'。
张竞生(1888-1970),是法国里昂大学的哲学博士,在北大教授社会学的时候就提倡'计划生育',还讲授'性学'、西方爱情观等,宣扬他的'美的学说',以至于张作霖进入北京的时候声言要把这位伤风败俗的家伙拉出去枪毙。张竞生的名声成就于《性史》第一集的出版,可谓是骂声鼎沸,和声寥寥,成也《性史》,败也《性史》,既在生前身败名裂,也享有了性学先驱的死后殊荣。
这些叙述与评论,现在观来或许已经保守过时,但是书中保留了民初时期的民情背景与叙述口吻,却成了这本书最珍贵的特色与趣味。
人类性的自然性要求自由、开放,可是如果过度了就变成性放纵;人类性的社会要求管理和控制,可是管理、控制得不合理,又会形成禁锢,性放纵和性禁锢是人在性发展的两个极端,人类性文明的发展就是在这两极之间找一个最恰当的平衡点。
刘达临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亚洲性学联合会副主席。长期以来进行社会学、婚姻家庭和性科学研究。是我国性学开拓者之一。他在我国举办了第一个向社会公开的性学系列讲座,举办第一个性教育培训班,建立第一个性学学术团体,出版第一部《性社会学》,创办第一份性学刊物,组织第一次全国20000例性调查,承办我国第一届国际性学研讨会,建立我国第一个性文化的博物馆。他的特点是不断开拓、不畏艰险、坚持到底。
刘达临是幸运的,由他编著的《中国性史图鉴》、《世界性史图鉴》受到国内外广泛的好评与崇敬。



性诗,最早称为“淫诗”。其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先秦。先秦最高的文学成就便是诗经。诗经作为古代文学的发源,不乏各种与性相关的描写,如诗经中《褰裳》:
子惠思我,褰裴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李敖在《中国性研究》一书中写道,其中“狂童之狂也且”的意思,应该是女子对男子说的一句粗话:“你不想我,我也不愁没人想,你这小子狂个屌!”。
汉朝时流行赋,在流传下来的《全汉赋》中能看到许多或直白或隐晦的对性爱的描写,其中最为出众的当属东汉蔡邕所作的《协和婚赋》。魏晋南北朝及隋在四分五裂的情况下,自然无法统一推行封建礼法,且受到相对落后的各少数民族的生活习俗影响,使得这时候的人们对于性更加是持以开放的态度。朝野放纵奢靡,其中最风流的当属南朝梁元帝萧绎的王妃徐昭佩,“徐娘虽老,犹尚多情”就是她的情人对她的描写(但其实最后下场凄凉)。这样的社会风气使得当时出现了许多艳丽诗词,比如晋朝时孙绰所作乐府诗歌《情人碧玉歌》
在唐朝及五代,出现大量描写男欢女爱且脍炙人口的佳作,其中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所作的《天地阴阳大乐赋》因为描写细致、涉猎广泛成为了分析当时性文化的重要资料。唐朝后期,部分爱情诗逐渐发展为香艳轻浮的艳情诗,因以韩偓的《香奁集》为代表作,故称为“香奁体”。
及至明清时期,在民间也有很多描写性爱内容的诗词作品,许多被明朝的冯梦龙收集编录至民间小曲集《桂枝儿》、《山歌》、《夹竹桃》等中。
到了二十一世纪,有人喊出了“优美性诗诗写元年”并打出“上半身诗歌元年”旗帜,将人人热爱却羞于言说的性(含器官、欲望)优美地、诗性地展示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期间以诗人写出的《做爱记》、《阴茎记》为标志。
当然还有由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编选、澳大利亚原乡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性爱诗选》。



李银河文集性社会学》,是作者在美国匹兹堡大学读书期间社会学专业本科生的教科书,全面涉及了性方面的诸多问题,包括性问题的起源、性目的、性评价、性认同与性角色、青春期、性刺激与性反应、手淫、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卖淫、性犯罪、性少数群体、性环境等等。
李银河,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性学家,自由主义女性主义者。师从于中国社会学奠基人费孝通。 李银河是当代中国最富社会影响力的学者之一,主要研究领域是妇女社会学、家庭社会学、性别研究、性社会学。
网上这样评价她:这位被冠以“先锋女权主义女知识分子”头衔的学者,在当代毁誉参半,似乎另一个身份已被人淡淡忘却——“王小波遗孀”,李银河是孤独的战士,然而每每她的语出惊人,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当下中国女性的生活,同性恋、一夜情、虐恋、群交甚至兽交……这些词语紧紧捆绑着李银河,总会有已然受教的女人出现,即便她骂李银河骂的比谁都厉害。一次又一次,李银河成为话语漩涡中心,急赤白脸地越来越说不清楚,同性恋们爱她,一夜情的人也爱她,其实她并不是这类人群的代言人。
李银河:性是很重要的,但这个答案是不能量化的。它有90%的重要性和10%的重要性完全是因人而异的。
主要著(译)作有:《生育与中国村落文化》、《中国人的性爱与婚姻》、《中国婚姻家庭及其变迁》等。



自从人类诞生,性就与人类紧密相联。无论是东方上古神话,还是西方史诗,其中都有与性相关的描写、事件、争端。这是无可厚非的,也是无可非议的。
随着社会的开放、进步,人们对于性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性,从心从生,本质是心生为性。故而,性早就是一项严肃的社会话题了,而随着性研究工作的延展,相信人们对隆的认识,会更加宽泛、理性、自由。
纽约大学医药中心的专家莫斯可维茨说,不管你有何症状,完美的性生活对你会产生一种有益健康的效果。
性,是生活本身。
性,也是生命之本性。
性,与人类的繁衍生息息息相关。

2019·11·06 西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