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届作家榜主榜发布,杨红樱、大冰、郑渊洁位居三甲

2018-04-14 09:42阅读:
第12届作家榜主榜发布,杨红樱、大冰、郑渊洁位居三甲

第12届作家榜主榜发布,杨红樱、大冰、郑渊洁位居三甲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携手大星文化、作家榜阅读APP
全国独家发布第12届作家榜主榜
儿童文学作家占据半壁江山
  2018年4月14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大星文化、作家榜阅读APP全国独家重磅发布了最后一个、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榜单——作家榜主榜。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以4100万元人民币的版税收入,时隔8年重回中国作家榜榜首。畅销书作家大冰以2400万元的版税排名第二,著名作家郑渊洁以2100万元的版税名列第三。
  从今年的榜单看,畅销书作家刘同以1700万元的版税排名第五,科幻作家刘慈欣以1250万排名第九,玄幻作家玄色以1200万元名列第十。排名前十的作家中,除了4名畅销书作家,其他都为儿童文学作家。
第12届作家榜主榜发布
时隔8年 杨红樱重回作家榜榜首
  2018年4月14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大星文化、作家榜阅读APP全国独家重磅发布了最后一个、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榜单——作家榜主榜。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以4100万元人民币的版税收入,时隔8年重回中国作家榜榜首。
  作为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是家喻户晓的童话人物,不仅出版了故事版,还改编成漫画作品。而截至2018年4月,单是她的“笑猫日记”系列销售就突破了6000万册。
  畅销书作家
大冰以2400万元的版税排名第二,反复强调自己只是“野生作家”的大冰在2018年携最新作品《我不》登上了作家榜。他说,“《我不》依旧讲述真实的江湖故事,关注的是天涯海角最普通、最平凡人的故事和思想情感,我喜欢讲别人不讲的故事。”
  作家榜母公司大星文化创始人吴怀尧介绍,《我不》销量数百万册,成为2018年下半年最有竞争力的畅销书。
  著名作家郑渊洁从事童话写作已经40年了,在第十二届作家榜上,他以2100万元的版税名列第三。如今,郑渊洁一边创作新作,一边录制音频书籍,讲述自己家庭教育的理念以及如何将女儿培养成超级学霸,他也同时登上了音频作家榜和主榜两个榜单。
  从今年的榜单看,畅销书作家刘同以1700万元的版税排名第五,科幻作家刘慈欣以1250万元排名第九,玄幻作家玄色以1200万元名列第十。排名前十的作家中,除了4名畅销书作家,其他全部为儿童文学作家。北猫、雷欧幻像、沈石溪等,都以深受少年儿童喜爱的作品登上作家榜。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闫雯雯
第12届作家榜主榜发布,杨红樱、大冰、郑渊洁位居三甲
第12届作家榜主榜发布,杨红樱、大冰、郑渊洁位居三甲
杨红樱初心未变:
让中国孩子从小爱上阅读
第12届作家榜主榜发布,杨红樱、大冰、郑渊洁位居三甲 杨红樱
  19岁发表第一篇童话,2000年以《女生日记》《男生日记》轰动全国,著书50余种,其中“淘气包马小跳”、“笑猫日记”系列深受小朋友喜爱,获奖无数,并被翻译成英、法、德、韩等多种语言……杨红樱,这位从成都走出去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在2018中国作家榜加冕冠军,这也是她在2010年之后再次登顶中国作家榜。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杨红樱坦言,相比畅销书作家这个称号,她更喜欢被叫做“常销书作家”。“从事儿童文学这么多年,我把专业和敬业这两点看得非常重要。”
儿童文学作家
要有教育家的素质
  如果没有当年在小学教书的经历,杨红樱或许不会有今天的成功。18岁那年,杨红樱从师范学校毕业,成为一名小学语文老师。在教学中,她发现阅读课是一个难题。孩子们最喜欢的课文是哪篇?调查的结果是,最受孩子欢迎的是《小蝌蚪找妈妈》、《小公鸡和小鸭子》这类科学童话。有了这项调查,杨红樱知道怎么捉摸到孩子的内心世界,怎么满足孩子的阅读需要。于是,她决定自己写科学童话,目的很简单:让学生爱上阅读。《穿救生衣的种子》在上海《少年报》发表,这让杨红樱对写作产生了自信心和浓厚的兴趣,也为日后写作之路播下了种子。
  杨红樱说:“如果想成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首先应该是一位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因为你要懂得揣摩和理解孩子的心理,同时也应该把课堂之外的知识、做人的道理通过作品潜移默化地告诉孩子。”
  杨红樱的教师生涯并不算太长,但她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孩子的阅读需求,经常和孩子们打成一片,积累了不少创作素材,使得她写给孩子们的文字鲜活、生动、真实、有趣。“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红了整整20年,陪伴了至少两代人成长的“马小跳”原型,其实是她班上的一个“淘气包”。
片面的问题
让她不得不“亮家底”
  和“马小跳”一样,杨红樱也红了很多年。从2002年起,她的《淘气包马小跳》和《笑猫日记》系列长期占领开卷全国少儿作家畅销书榜前10名。2004年,杨红樱首次位居销量第一位。受小朋友尊敬和欢迎的“杨阿姨”平时甚为低调,即使有记者找到她也只聊创作,因为创作以外的事情谈得太多,那份安静就没有了。在她眼中,为孩子们写作,必须保持不为世俗所污的童心。
  去年,杨红樱和几位中国作家去北欧多个国家交流采风,其间有一位国外记者采访她,“为什么中国的小朋友都看外国作家写的童话书?”这个问题让杨红樱颇感无奈,“于是,我不得不把自己的几个系列图书销量告诉他,这个记者当时震惊了,没想到我的书这么受欢迎。其实,中国小朋友的阅读心态很开放,他们会看J.K.罗琳写的《哈利·波特》,也会看我和曹文轩这样中国作家的书。”
“常销书作家”
给年龄更小的孩子写书
  不过,在10多年前,当时在中国儿童文学市场统领的确实是像《哈利·波特》这样的舶来品,2001年、2002年,开卷全国少儿作家销量前五位清一色是外国作家,中国儿童文学难以汇入世界儿童文学的河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杨红樱写出了《女生日记》《男生日记》《淘气包马小跳》,她用一颗未泯童心向西方超级畅销书叫板,为推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持续发展笔耕不辍,这些作品也成为全国各大书店的“常销书”。
  不久前,杨红樱回四川眉山签名售书,让她惊讶和感动的是,排队的读者中,有不少两三岁的孩子,因为他们的启蒙读物就是杨阿姨的书。2017年,杨红樱将创作视角对准了3—6岁的学前儿童,把自己当年写给女儿的童话故事开发成一套多功能幼儿图画书《亲爱的笨笨猪》,这让许多读幼儿园的小朋友成了忠实粉丝。
  杨红樱笑着说:“写给小学生的书,我很难超越自己了,我一直都在努力寻求新的突破,最后选择了‘向下’创作,这就是给年龄更小的孩子们写书。”
筹划整整五年
今年准备推出低幼图书
  杨红樱透露,计划今年要完成一个惊人之举,推出一个专门给一岁宝宝看的低幼图书系列。“我筹划了整整五年,初衷就是要让中国的孩子尽早接触到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让他们在刚刚认知这个世界的时候,亲近中国优美的语言文字。”
  杨红樱说,自己在儿童文学领域耕耘这么多年初心始终未变,就是要让中国孩子都爱上阅读。“给岁数越小的孩子创作越难,儿童文学的最高境界就是深入浅出,如果写的书让小孩子看不懂,那就是犯罪。”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帆
童话大话郑渊洁:
皮皮鲁永远不会成为“油腻男”
第12届作家榜主榜发布,杨红樱、大冰、郑渊洁位居三甲
郑渊洁
  第12届作家榜,郑渊洁再次闯入三甲。开始童话创作的40年里,他从一个小作者成为名副其实的“童话大王”。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等人物成了家喻户晓的“小明星”,他的书籍也卖出了3亿册的惊人数量。
等待了14年
拿回了自己的“皮皮鲁”
  在郑渊洁开始童话故事创作的第三年,皮皮鲁诞生。
  1981年大年初六的下午,郑渊洁趴在太原市的一张写字台上开始第一次写皮皮鲁。只花了5天的时间,便完成了《皮皮鲁外传》,共计3万字。
  皮皮鲁是一个有点调皮,学习成绩不好,不是学校老师喜欢的那种乖孩子,但他心地善良、正义勇敢。如果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算起到现在,他已经37岁了。郑渊洁之后在《舒克和贝塔》中曾经提到过皮皮鲁长大以后成为了一个科学家。那么已经快跨入中年的皮皮鲁应该是一副什么模样呢?会不会是作家冯唐爆款文章里的“中年油腻男”?
  “不会的,其实在最新的作品里,皮皮鲁还是个孩子。”郑渊洁说:“其实很多长大有成就的人,小时候还都是挺调皮的。皮皮鲁后来成为了大物理学家,还给舒克贝塔造了飞碟。”
  就在第12届作家榜发榜前,郑渊洁迎来了一个等待了14年的好消息,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已宣告郑州皮皮鲁西餐厅的“皮皮鲁”商标无效。此前,郑渊洁花了14年时间打一场维权的仗,这是他的第一场胜利,之后还有191场关于商标商号侵权的“仗”需要打。“我创造的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等5个重要人物,被抢注的一共有191个,还有很多没有注册成功的。”
有声书很逗
不排除未来出“音频童话”
  郑渊洁最新上线的《郑渊洁的家庭教育课》在4个月时间里播放了200多万次,立刻成为了喜马拉雅FM的大V之一。
  对于有声书作者这一新身份,郑渊洁感到很兴奋:“头一次我的作品跟声音联系起来,感觉非常奇特,很新鲜。以前卖纸质书,你不知道到底读者是谁?但有声书的后台数据很逗,是一个中国地图,用鼠标一点,比如说点四川,就能告诉我四川今天有多少人听了这个课,他们的年龄、学历什么的。这是出版纸质书没有的感觉,而且收入也很让人震惊,大大高于纸质书。”
  郑渊洁这套家庭教育书短的十几分钟一课,长的一个多小时,40集总时长10多个小时,“从北京坐飞机到纽约,在北京是第一课,到纽约落地正好是最后一节课。录这样的东西很有意思,走到哪儿录到哪儿。在以色列、泰国、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我也把在这些地方的见闻与家庭教育结合在一起,融入了课程。以后不排除我的童话都采取这种方式,先以声音向读者讲述。”
  郑渊洁表示,这个家庭教育课就是讲如何把女儿培养成了学霸。“从她上学第一天开始,我就给她写教育日记,一直写到高三毕业典礼,差不多120万字,未来会结集出版。”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闫雯雯
“野生作家”大冰
旧牛仔服穿得熨帖的说书人
第12届作家榜主榜发布,杨红樱、大冰、郑渊洁位居三甲 大冰
  请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忽晴忽雨的江湖,祝你有梦为马,随处可栖。”2014年,一部《乖,摸摸头》横空出世,成为百万级的畅销书,让大冰以作家的身份开始走入大众视线。随后的《阿弥陀佛么么哒》、《好吗好的》、《我不》均创下单本上百万的销量,大冰也一跃成为了高知名度的畅销书作家。2018年,大冰以高达2400万的版税,登上第12届作家榜第二名。
不妄称作家
只是个讲故事的人
  大冰有着多重身份:畅销书作家、主持人、背包客、民谣歌手、油画画师。即使所出版的作品有着上百万的销量,大冰从来不自称作家,也从不将所出版的书籍称为文学作品。在他看来,自己最多是个“野生作家”。
  面对这些千奇百怪的定义与归类,大冰显得桀骜不驯。他知道,在这个不断发展变化的世界,人们总是用快速而简洁的方式,去定性一个他们所未知的事物。“人嘛,总是习惯用直觉印象来界定事物,用碎片信息来给他人贴标签,对那些误读,我表示可以理解,毕竟人人都拥有解读权。其实就算你认为我写的是菜谱,或者拖拉机维修指南,都可以理解。”
  若要让大冰自我解读,他只愿称自己为“说书人”。“我只想讲故事而已,也只是个讲故事的人。”无论是让他成名的《乖,摸摸头》,还是去年出版的《我不》,记录的是人心的温暖柔情、人性江湖闪烁的善意,有大义、小情、生死依偎、善男信女,“它们都是江湖故事集。”
对电影敬畏
珍惜卖文为生的时光
  近年来,影视界掀起一股IP改编的风潮,对于每部作品都有着超高销量的大冰而言,无疑手握多个“大IP”。作品中的故事,成为不少影视界人士想要收入囊中的拍摄素材。
  大冰曾想过将自己的作品影视化,也有过当导演的机会和上亿启动资金摆在面前。但经过深思熟虑,大冰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还是先算了吧,将来再说。”
  大冰说,对于电影,自己是始终心怀敬畏的。做电影,不能只一味用IP用资本去构架它。“我宁可浪费了手头所谓的IP也要等,等到IP泡沫真正破了的那天再入场,不然心下不安。当下卖文为生的时光弥足珍贵,身上这件旧牛仔服也穿得熨帖,就让我继续去当个胸无大志的说书人吧,这样舒坦。”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雨心陈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