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与告别

2019-10-07 15:26阅读:
大头妈的心情

拜访与告别
——新西兰一个酒庄主人的变迁


我们对喜欢的地方总是愿意一去再去,酒庄也是如此。一个酒庄喜欢了,过段时间想了,就会再去。


有一个有一只黑色拉布拉多狗狗的山里酒庄,我们去过了四次,因为喜欢他们的酒,喜欢他们的美食——那是我吃过的最好的西餐——更喜欢他们的黑色拉布拉多狗狗,所以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驱车近百公里去探访他们,见过他们的狗狗,喝过他们的美酒,吃过他们的美食,然后挥手告别,期待下次再见。而下次的再见,那种心里的期待,就跟要跟老友相见一样。本来以为我们这样的相见会一直这样,但是当我们最后一次去的时候,首先发现那黑色拉布拉多没有来迎接我们,然后我们就发现酒庄的设施都变了,主人也变了,一问,原来原来的主人已经退休了,把这个酒庄卖了。狗狗也带走了。


他们不在,美酒也不在,美食更不在。离开酒庄的时候,我们说,我们永远不会再来了。就好像我们永远也不会再见到那只黑色的拉布拉多狗狗一样。


从此,那酒庄就成了我们记忆里的片段。


而我现在要说的这个酒庄,也是我们十多年前就去拜访过的,位于奥克兰东区附近Clevedon的Rannach酒庄。


那一年的一个周日,我们也没有预约,直接就开车过去了。车过林荫道,驶入酒庄,但是酒庄没有人,我们在正在东张西望的时候,主人回来了,说刚从附近的农贸市场回来,我们说我们也刚从那里过来的。酒庄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妻,先生叫托尼,太太叫克里斯汀。当时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克里斯汀说这是她的孙女,过来度假的。然后让她孙女带我们去看他们的花园和小溪对面的山坡。那时候托尼真是非常
健谈,他告诉他们原先他和太太都住在City里,在退休之前就买了这块土地,退休之后就开始盖房子做葡萄酒庄了。经营了十多年,酒庄算是经营得非常成功的,他们的美乐被很多人誉为新西兰最好的美乐。


那时候的托尼浑身都是劲儿,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而他的太太克里斯汀一直在边上温文尔雅的微笑着。


那是我们第一次去这个酒庄,第一次跟他们夫妻见面。


几年之后,我们带着朋友再去酒庄,却没有见到他们,跟他们电话联系,说是孙女病了,去照顾了。


而我们再去的时候,是2015年的12月,这次见到托尼夫妻俩,克里斯汀还记得我们,但是托尼显然已经不记得了。他动作迟缓,话也不多,跟之前我们见到那个健谈的托尼判若两人。克里斯汀说,他已经有老年痴呆的症状了。那次我们买了他们最好年份的葡萄酒,当时托尼不记得我们,但是记得他的最好年份的葡萄酒,克里斯汀让他去拿给我们,他还磨磨蹭蹭不肯拿出来。克里斯汀当时说了一句话,让我们感慨万千:不要喝它们,保存起来吧,以后不会再有了。


其实她心里要表达的是,老托尼的辉煌已经过去了。她说,这个酒庄将交给他们的女儿女婿去管理了,下次来,或许他们都不在了。


如今四年又过去了。那天我忽然想起这个酒庄,就跟黄老爸说,什么时候去看看这个酒庄。黄老爸说,是要去看看,但是有点不敢去,因为怕老托尼不在了。


但是无论如何还是要去看看的,好让心里的惦记有一个交代。


驱车前往。路依然是那条路。四年前去的时候,两边的树枝繁叶茂,而这次去,树上的叶子才刚刚露出嫩芽。车到尽头,依然是熟悉的房子,但是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显然不是老托尼和克里斯汀了。不过女主人跟克里斯汀长得蛮像的,应该是他们的女儿,而那位先生应该就是他们的女婿了。可是黄老爸还是不敢断定,直到那位跟老托尼一样健谈的女婿史蒂夫说老托尼的事,我们才确认,老托尼和克里斯汀的确已经把这里都交给他们来打理了。


黄老爸说,过去来过几次,认识托尼和克里斯汀。托尼的女儿安娜说,父亲托尼已经住在老人院的老人痴呆病房了,母亲克里斯汀每隔一段时间还会过来这里看看。然后她问黄老爸的名字,黄老爸就告诉了她,她马上说,我妈妈说过你和你太太!她记得你们,但是我父亲肯定是记不住你们了。


临走我们挑选了几瓶他们推荐给我们品尝的葡萄酒,抱着酒箱子出来,跟他们夫妻俩告别。那时候我就想,多年以前,托尼跟克里斯汀也是一样,站在这里跟我们告别,而现在,他们都不在这里了,托尼更是记不住曾经发生的一切事情,包括他多年前的梦想,甚至他钟爱的那些值得珍藏的葡萄酒。他的记忆已经一片空白。


这就是人生。我们只是旁观者,只在短短的这十多年里,见证了他的变化:梦想,辉煌和遗忘。


真是感慨万千。人生如此,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前行,梦想着,辉煌着,遗忘着。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留在世上的只有名字了。


再见,托尼和克里斯汀。


对了,黄老爸临走的时候跟安娜说我是写博客的,过去曾经写过酒庄的故事,还被新浪推荐过,她特别感谢,所以我这里特别向大家推荐这个酒庄:


酒庄位于Clevedon Valley Rd 308号。Rannach于25年前由托尼(Tony)和克里斯汀·摩根(Christine Morgan)种植,自那时以来一直生产美乐葡萄酒。 安娜(托尼和克里斯汀的女儿)和史蒂夫·马斯特罗维奇(Steve Mastrovich)在2016年接管了葡萄园,保留了备受尊敬的兰纳赫(Rannach)葡萄园名称,并以Mastrovich Wines Ltd.经营。


酒庄每周六、日中午12点到下午6点开放。可以去品酒,购买葡萄酒。


附录我在2015年写的文章:






一对快要老的人,一对已经老的人,一对非常老的人和一只六个月的狗狗
这个题目很长。但这是我们今天的主题。


今天天气不错,明天开始下雨,所以黄老爸说,今天我们去Clevedon小镇,号称奥克兰后花园的英式小镇,也是我们最爱的地方去看看。有时候我们为了一杯咖啡都会开车到这里来,明里是咖啡,其实就是为了来这里坐一坐,看看我们将来要过的生活的那种环境。而这里的那个小葡萄酒酒庄,生产了新西兰最好的,我们认为最好的葡萄酒。上次跟国内的朋友来这里久候葡萄酒的主人,但云深不知处,言师采药去。我们在雨后的酒庄坐等了很久,也没有等来庄主。不过,那细雨蒙蒙的秋色和云雾缭绕的群山,却在我们的记忆里长驻久安了。


今天我们带着糖糖,再次去拜访这个小酒庄,几年没有见了,那对热情的洋人老夫妇也是我们惦记的。


路过Clevedon的旅馆,我们去换钱,因为酒庄只收现金。在这个旅馆的门口,我们遇到了肥肥,比肥肥瘦一点的肥肥。这肥肥对我一见钟情,舍不得放我走。我想,一定是肥肥在这里投胎了,它今天就在这里等我,让我看看它,知道它在这里很好。很多不期而遇的事情,总有它不期而遇的道理。


跟肥肥挥手道别。我们驱车来到酒庄。真好,今天开放。


驱车进去,浓荫密布,跟上次一地金黄又是别样的风景。我喜欢这里。


酒庄的男主人托尼已经不记得我们了。才几年时间,他老了很多。我记得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健谈,把他祖宗十八代的事情都交代了一番。而如今,他已经不记得我们了。甚至对我们的问话都快要答非所问了。不过,他记得他酿的最心爱的葡萄酒。倒是女主人还记得我们,但也见老了。她说,他们做不动了,葡萄酒庄将交给他们的女儿和女婿来做了。而新的葡萄酒出来,还需要两年的时间。他们销售的是他们过去存下的葡萄酒,只有4百瓶了。而其中最好的,也是我们最欣赏的,就屈指可数了,2005年的Rannach Reserve。其实就是绝版。他们已经不卖这个葡萄酒了,说是留着自己喝了。他们只卖其他的两种葡萄酒。我们说,你们上次卖了三瓶给我们呢。女主人沉吟了一下说,好的,我说服先生卖给你们三瓶。


在他们取葡萄酒的时候,来了一对很老的夫妻,老先生的腿还有一条是义肢,老太太的一条腿也不好使,他们都是来这里旅游的,住在酒庄里,也是冲着这葡萄酒来的。老先生的包包外面还挂着一个写着地址和名字的牌子,很明显,他似乎会忘记回家的路。他跟女主人说,我已经不认识路了。女主人说,我们也走在这条路上了。


此时,我们,他们和他们,三代人,对了,还有一只狗狗。我们是正在老去,而酒庄的主人已经老了,那对前来住宿的老人更是老了,这里年轻的,就是我们的糖糖,六个月大的糖糖。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时间是怎么流逝的。也看到了我们未来的样子。


老托尼退休的时候是65岁,他买了这块地,盖了房子,开始他梦想的葡萄酒制作工作。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他已经做不动了,他的葡萄酒梦想就放在了女儿和女婿的身上,但是,属于他的Rannach Reserve,就只有这几瓶了,而他们所有的葡萄酒就剩下385瓶了,我们带走了15瓶。


为了这三瓶 Reserve,我们等了很久,才看到老托尼推着小车把它们带出来。我知道,他一定在酒窖里依依不舍。


女主人告诉我们,不要喝它们,把它们保存起来吧。我们知道,我们不会喝,再美好也不会喝。这是保存他们的梦想,保存他们永不再来的过往呢。


挥手跟他们告别。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


他们都很喜欢糖糖,他们养过狗狗,但是,他们现在养不动了。原来,老年之后也有那么多的无奈和哀伤。


开车回来,在一个路边的小酒馆的户外喝了咖啡。边上四个年轻的中国人都在抽烟,其中两个女扮男装的年轻人,谈论着怎么把葡萄酒出口到中国去赚钱的宏伟计划。我们好像一下子从古老安静的过去回到光猛闹腾的现在,两个世界在前后不过一个小时的地方交际。我在想,几十年后,这几个意气飞扬的年轻人是否还记得他们在这个地方大口喝着葡萄酒,大声谈论着她们的宏伟计划的故事呢?而几十年前,年轻的托尼和他的太太也在City的办公室里意气飞扬地谈论着他们的葡萄酒梦想呢。


而如今,他们安静地听风听雨听鸟鸣,品着喝一瓶少一瓶的 Reserve,忘记了从前的许多事情,甚至忘记了他们来时的路,但他们一定不会忘记,眼前的这杯美酒里,有多少他们的盼望和喜悦。


我们正走在他们的路上,多少年后,我们就是他们。在垂垂暮年中携手听风看雨。而身边,一定还有一只很老很老的狗,还有一群很老很老的猫猫。


或许,那时候,我们还依然保存着这三瓶Rannach Reserve吧。然后会想起今天遇到的和想到的一切。


人生,不过如此。




拜访与告别
拜访与告别
这瓶就是四年前托尼舍不得给我们的2005年美乐,新西兰最好的美乐


拜访与告别
拜访与告别
拜访与告别



拜访与告别
后排的是老托尼和他的太太克里斯汀,前面是他们的女儿安娜



拜访与告别
现在由女儿女婿接管了酒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