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华人老人的窘境

2019-12-09 16:01阅读:
南半球上看东西
新西兰华人老人的窘境
周六去看房。因为想看看那些近几年开发的密集型住宅到底咋回事,土地那么小,价格还那么高,大家还趋之若鹜,不知道好在哪里,所以看到一个项目的样板房在展示,所以就过去好奇一下。


现在的房子盖得真是拥挤,以前500平方米的土地只能算半幅地,而现在300平方米土地都是算全幅地了,居然还可以盖上300平方米的房子,当然是两层楼的,花园小得可以忽略不计;那些连体别墅更是如集体宿舍,虽然独门独院,但是每个房间都很小,花园更是巴掌大,就这样的房子,动辄就是90万上百万纽币。我们这次看的就是这样的连体别墅。


到了这个样板房,里面出来的一个印度房地产经纪人。一点都不意外,我想还应该出现一个中国经纪人,因为这一地区的居民大多数都是这两国人民。印度人和中国人向来互相看不起,但是在住宅的审美上和实用上是相当一致的。


我们进去登记了,然后黄老爸在里面跟印度人聊天,我就四处看。不一会儿,我猜得没有错,一个中国经纪人就出现了,而跟在她后面的则是一对中国老人,很明显跟她很熟悉,而且对这个房子也非常熟悉,进来之后直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去了,那大妈还四仰八叉葛优瘫在沙发上,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随便。


那个华人经纪人对他们说,你们先歇着,我先接待他们。这他们就是指我们。然后低声跟我们说,没有关系,他们天天来的,我先跟你们谈。然后就开始一样一样介绍她们的建筑公司最近要推出的房地产项目。说得很详细,余下不表。


而那对老人一边一个沙发躺着,无所事事。那个印度经纪人出来问我们要不要喝咖啡。我们说不用了,谢谢。那个大妈却站起来说,我要红茶。然后跟到厨房去跟印度经纪人说要红茶,说的是中文,那个印度人完全不知道她说什么,于是这个华人经纪人就用英文跟对方说,她要的是black tea。
在印度经纪人准备茶的时候,我问这个大妈,你住哪里?她说就在附近。我觉得奇怪,附近的房子跟这里一样拥挤,你有必要再看这样的房子吗?但是我没有说,只是问,你要买房?她说,看看。


印度经纪人端了点心来问我们要不要吃,我们说不需要,于是就端到这两位老人面前,于是他们开始吃喝起来。


我们也准备走了。临走时回头看那华人经纪人拿着一叠房地产信息问他们:今天你们想看什么房子?


出来以后我们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对老人并不是真正要买房的,他们只是来消磨时光的。因为印度经纪人在的时候,他们不进来,而华人经纪人前脚进他们后脚就来了,然后直奔沙发,说明他们经常来,对这个地方很熟悉,而且对华人经纪人是相当的熟悉,我们在的时候他们一点都不着急问房子的事情,就在沙发上四仰八叉地窝着;而经纪人眼里的一丝不耐烦也说明了他们是经常来找她,只看房聊天不买房。


其实也是,也不好得罪他们,即使知道他们并非真的想买房,也要跟他们周旋。


而我想的是,这对华人老人真是可怜,无聊得无处可去,无人可说话,而看房子是最好的消磨时光的好去处了,既可以一间一间慢慢看过去,还可以随便坐,到点有红茶点心奉送,而每个来看房的人都是潜在的客户,没有一个经纪人敢得罪他们。


在新西兰的华人老人过去的消磨时光的方式是读免费英文班,还有补贴的,于是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老人背着书包上学校,至于学得怎么样不重要,有人聊天,有钱可以拿就可以了;后来取消了补贴,即使依然是免费读英文,也没有人去了。早上再也看不到成群结队的华人老人背着书包上学校的景象了,不过换成了成群结队乘免费公车到中国城,到中国超市去逛了,顺便拿免费中文报纸。中国超市逛完了,就去洋人大超市逛,一个一个摊位看过去。整个超市逛下来,半天就过去了。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在各个超市出现。


我过去曾经参加过一个专门为中国老人举办的活动,每个月举行一次,把老人一个一个接到活动中心,娱乐活动完了以后就吃午餐,这些午餐都是我们这些义工做的。吃完午餐我们送他们回家。在接送他们的时候我了解到,其中很多老人是独自在住这里的,租房子住,而带他们过来的儿女们自己却早就到澳洲去或者回国了。把老人留在新西兰,第一是这里的福利好,还可以拿养老金,连租房都可以得到补贴,说白了,就是把老人丢给新西兰政府来养,自己却离开新西兰了。


那些老人也是很无奈。我看得出来。


早些时候,一对来自天津的老夫妻,跟着儿子过来,帮着带孙子,但是跟儿媳妇关系不好,吵得把警察都喊来了。结果老两口搬到外面去租房子。不久这老头脑袋就不太清楚了,天天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吵得左邻右舍都不得安宁。痰吐在抽屉里,尿撒在裤子上,把老太太弄得毫无办法。天津是回不去了,注销户口了,养老都没有着落,新西兰这里也待不下去,儿子儿媳妇都不容他们,最后他们只好寻求教会,在大家的帮助下去投奔他们的女儿去了。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记得那个天津老人嘴里不断重复的那句话: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他的家就是天津的家,他再也回不去的家。


一个研究新西兰华人老人问题的学者说,据调查,新西兰华人老人中百分之三十有抑郁症。或许他们每次回国都很骄傲,在亲戚朋友面前很自豪,但是他们内心的孤独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不会开车,孩子在身边的跟不在身边一样,都白天忙于工作晚上说话的时间都有限,有的干脆连孩子的面都不见了,孩子直接把他们遗弃在新西兰,他们自己跑了。


这次我从国内回来,坐在我身边的就是一个华人老人,从上飞机到下飞机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一直到海关入口了,他把护照递上去,又被海关退回,说他没有填写入境卡,我才知道,他一点英文都不懂。


他来新西兰做什么?探亲还是长留?无从知晓。


但是我相信,他也是华人老人中的一员。他也是那些每天乘坐免费公车消磨时光的一员。


他们好像生活在新西兰,但是他们不是。他们什么都不是,国内已经没有他们的位置,而在国外,也没有他们的位置,他们是异乡人,跟儿女们咫尺天涯的异乡人而已。


有时候我们会去埋怨他们占据了公车的社会资源,在免费游泳池从早到晚连游泳带洗澡带洗衣服,埋怨他们走路不走人行道,横穿马路,成群结队大声喧哗,无所事事,不做奉献只是索取,但是他们还能怎么样?你让他们去做有意义的事情吗?比如做义工?他们根本缺乏跟外界沟通的勇气和能力,他们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想走出去也不能不敢走出去。他们永远都游离于这个社会之外。


所以我们还会看到每天按时到超市报到的华人老人,按时乘坐公车去拿免费报纸的华人老人,和跟随华人经纪人看房子的华人老人。


这就是新西兰华人老人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