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另类的华人老人

2019-12-10 16:22阅读:
南半球上看东西
新西兰另类的华人老人
昨天我写的《新西兰华人老人的窘境》被新浪推荐,被头条转发,大概是因为我写了海外华人老人不为人所知的一面,真实的一面。这样的情况的确看起来令人沮丧,令人沮丧的最重要的原因是,这样的情况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很多很多。


不过我今天要说的是,新西兰也有很好的华人老人,只是人数很少,可以说是新西兰华人老人的另类,但是这个另类绝对是褒义词,我倒是希望这样的另类越多越好,因为他们是新西兰华人老人的一道光,虽然只是一道光,也可以照亮希望和信心之路。


我曾经认识一对来自台湾的老画家夫妻,早年留学西班牙,后在台湾大学任教,是台湾有名的老画家和教育家。他们退休后移民到了新西兰,而在新西兰走到哪里,不仅引得华人的尊敬,也引得新西兰人的尊敬,素质高尚,气度卓尔不群。在新西兰各地写生作画,把自己的家园打理得美轮美奂,就老两口,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到了他们可以领取新西兰养老金的年龄了,他们都不去领(尽管他们完全可以领,只要去有关部门办理一下手续就可以),但是说我们没有对新西兰做过贡献,也没有给新西兰纳过税,所以没有资格领取养老金。我们能在新西兰享受新鲜的空气和美丽的风景,已经是非常满足了。而我们在台湾已经有了退休金了,不能再领双份的养老金。


听到这样的话,怎么不让人肃然起敬呢?更让人敬佩的是,他们自己都年岁已高,还经常去义务帮助那些比自己年轻的有困难的人,他们天天都忙忙碌碌,不是在做画就是出去写生,在家里也是种花种菜,分送给邻里,感觉他们就是新西兰美好生活的传递者。在这样的人身上,你完全看不到一点颓废的无所事事的样子,你只会感觉到很自豪,我们也有这样的老人,华人老人。


还有一个华人老人,同在奥克兰,也是我的朋友。她爱好广泛,画画得非常好,她说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写字,画画,整理家,做花园,出去学语言,跟当地的艺术家一起分享自己的绘画作品,
卖出作品所得都捐给了流浪动物。我没有见过她,但是我可以想象出她的与众不同。


她说:我喜欢待在家里,每天把家中庭院打扫整理得干干净净,然后泡上一壶香茗,诵经念佛做早晚功课,阅读写字绘画学英文炒股票,做一日三餐美食,抽空与亲朋好友微信聊天,累了看看蓝天白云,远山近树,感觉岁月静好,生活充实,应珍惜当下,还长叹时间不够用!一周出去二三次,一次参加环保公益活动,一次上英语课,一次或与朋友交流或去拜访家医。时间都不够用的。


她活得非常充实。


最有意思的是,她也没有领取养老金,因为儿子说,你们没有为新西兰做贡献,所以不应该领取新西兰养老金!也就是这个儿子,在她初次来新西兰不久,不了解这里的情况,看中一件衣服,以为这里跟中国一样,可以砍价。结果她兴冲冲地回去跟儿子说今天买到便宜货了,砍价成功,结果儿子马上责怪她,这里的人卖东西都是明码标价,如果有打折,就会在商品上标上,没有标就是不打折。那么她怎么卖给了我啊?那是人家的礼貌,你们是客人,在她那里看中了她的商品,又几次还价,她只好卖给你了。这件事情对朋友触动非常大,从此再也讨价还价了。


看,这就是非常有自律的一家人。有素质的父母才会有素质的孩子,而有素质的孩子又会完善有素质的父母。


这样的华人家庭华人老人,哪个地方不欢迎?


还有一个其貌不扬的华人老人,在大多数华人老人无所事事东游西荡的时候,她却在默默无闻地做义工。不要以为她的英文很好才去做义工,恰恰相反,她的英文估计也就她自己听得懂,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她每天在二手店里忙忙碌碌。我经常在二手店淘宝,所以总是能见到她,那英文说得颠三倒四,可是她热情勤快,跟其他做义工的当地人关系非常好,看得出大家都很喜欢她。我说你天天来做义工吗?她说是啊,反正都没有事,出来做做义工很好,可以认识很多人,英语也可以学好。看得出,她文化水平并不高,但是一点都不妨碍她做一个有样子的华人老人。


还有新西兰华人环保基金会的主席也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为保护新西兰环境和新西兰候鸟不遗余力地奔走,身体力行,义务奉献多年,为此获得英国女王勋章。


我的神父也是一个老人,早年来自香港,懂好几个国家的语言,现在一年有10个月在奥克兰,2个月在大溪地做神父。有一次他遇到一个洋人老人,就跟她交谈,和蔼可亲。临走,那个洋人问,你真的是中国人吗?神父说,是啊,我就是中国人。那洋人老人说,原来中国人也有好人啊,你是我看到的最好的中国人。


神父说,这一刻他是百感交集。


我们海外华人,真的要好好做一个好人,这是中国在海外的形象。即使现在这样的人只是另类,但是我们依然要好好做这样一个另类,不仅充实自己,也服务社会,活到老,学到老,善到老,奉献到老。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个榜样:瞧,这中国老人多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