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

2019-12-14 15:05阅读:
大头妈的心情
后来
一个来自江苏常州的旅行团到英国旅行,走在异国的路上,大概比较拥挤,一个常州人的脚被英国人踩了一下,英国人马上说:Sorry sorry(骚瑞骚瑞!)常州人说:是尼姑(你)踩了鹅姑(我)个加(的脚),哪能骚瑞骚瑞(算了算了)?从此认为英国人真是太不懂礼貌了。


我们十几年前刚到奥克兰,第一次去教堂听神父讲道,神父是香港人,口音非常浓重,有一句话我没有听懂:在爱的综艺区晚上……。后来每周去教堂,每次都听神父说这句:在爱的综艺区晚上……每次都没有听懂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演出?晚上?很久很久以后,拿着一本小册子听神父讲道,当念到这句的时候,我才知道神父原来说的是:在爱德中日趋完善!(天主教三德,信德,望德,爱德,其中的爱德)。


我中学一个老师,特别有一句口头禅,这个口头禅我也没有听懂:就这个问题拉索,你们拉索,怎么根据这个问题拉索……他一节课好多拉索,我肯定他不是教音乐课。后来才知道,他的拉索就是来说:就这个问题来说,你们来说,怎么根据这个问题来说……。


这个老师叫什么名字,教什么课程我都忘记了,但是我记得他的拉索。


今天想起方言的笑话,就想到这三条。






回过头来说说我们家的它们,很多朋友不会惦记我们,但是会惦记它们。


它们一如既往的好,就好像奥克兰一如既往
的美好的夏天一样。这个季节的花园是最美的,各种花都在盛开,而绿叶已经遮天蔽日,笼罩着一方小花园郁郁葱葱。它们每天都在这个地方玩耍,休息,到点了,它们就到前花园来等我回家。


我跟它们一样,都是有规律的生活,有规律的生活总是会让时间变得漫长,感觉一切都会是永远。只是我们永远不知道嘎然而止的一天会什么时候到来。


比如这次怀特岛火山爆发时死去的那些人,他们怎么会知道自己的一生将会终止在这样一个愉快的假期里呢?在唏嘘叹息的时候,也会感觉人生无常:参观完火山已经回到船上的人,还有那些刚下到火山口兴高采烈拍照的人,前者庆幸自己离开了危险,而后者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想想都令人痛心。


生命也就是前半小时和后半小时的距离而已。


而我们生命里遇到的那些人也是如此。有多少人或许曾经走得很近,或许还交谈甚欢,但是后来再也不见,好像从来没有遇到过一样。后来,就没有后来了。而多少人一辈子都不会见面,但是他们或许就是你的贵人,你生命里不可或缺的贵人,即使一辈子不见面,也好像一直在见着。后来,一直有后来。


这都是缘分。遇见是缘分,不见也是缘分;遇见不一定会欢喜,不见不一定会悲伤。


也跟我们跟它们的遇见一样。一路或者半路陪伴,十几年,几年,然后在某一天就告别了。突如其来的告别比慢慢的告别虽然更不容易接受,但是钝刀磨心却是更难。


后来,我们不得不习惯起来,习惯熟悉的一切,渐行渐远。


后来,就骚瑞(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