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解禁猛如虎?小米股价下跌不止那么简单

2019-01-11 10:04阅读:
1月9日,小米集团股价低开5.4%,报10.5港元/股,再创上市新低。昨天,也是小米集团上市半年的日子,也是公司员工股以及早期投资者股份的解禁日期。据彭博估算,小米股票解禁数量将超过30亿股,相当于已发行股票的约19%。
为了稳定股价,小米创始人雷军和其他控股股东,承诺持有的所有股票,继续锁定365天,同时小米集团高级副总裁、CFO周受资亦做出同样的承诺。
只是玺哥想说的是,小米股价下跌并不止股票解禁那么简单。
小米股价下跌考验“互联网公司”定位
自从在港股实现了IPO以后,小米股价就进入了长期的下跌通道,其原因是深层次的。
2018年6月21日,小米在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中,以“来自董事长的公开信”形式,向投资者们反复强调小米“不是一家硬件企业”,而是以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小米最初把发行价确立为17港元,正是基于这个“互联网公司”的定位。然而上市后的财报却让投资者们对小米的这个定位不断产生疑虑。
股票解禁猛如虎?小米股价下跌不止那么简单
我们仔细看一下小米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就能找到投资者疑虑的来源。从数据来看,小米当季营收为508亿元,调整后净利润录得17.3%的同比增长。这个看起来还不错的业绩却并没有支撑起小米股价回归到发行价。因为投资者们发现,小米的几大业务板块依然处于硬件产品的主导之下,雷军一度强调的互联网以及服务业务,并没有成为公司业绩增长的主力。
首先,第三季度里小米营收中高达68.8%的比例来自于手机产品,比第二季度的67.4%还要高。这说明,利润偏低的手机业务为小米贡献了最大的营收份额。这不但拖累了公司整体的盈利能力,而且也与雷军的“互联网公司”定位严重不符。
另外,而当初在IPO时支撑起小米互联网公司定位的业务—互联网服务和IoT,情况也不甚理想。2018年第三季度,小米互联网服务在整体营收中只占了不到10%的比例。而IoT业务虽然增长势头
不错,但其中服务的比重很低,各种智能硬件设备仍然是其营收主流。不管雷军在文宣上如何着力,务实的投资者们看的是客观数据。总体而言,财报数据表明小米仍然是一个硬件为主导的企业,其“互联网公司”的定位今后恐怕还会持续受到质疑,令公司股价继续受压。
股价下跌源于小米业务的疲软
上市以来,小米在业务上一直没有太大的突破。
如前所述,在小米的整体营收中,被寄予厚望的互联网服务并没有做出太大的贡献,小米依然是一个对手机、硬件产品高度依赖的企业。即便在这两个领域里,小米的问题也不少。
目前的小米,整体营收中接近7成来自于从手机产品,然而在手机方面小米的情况并不乐观。IDC的数据表明,进入2018年以来小米手机在国内市场上遇到了较大困难。第二季度小米手机销量呈现出几乎0增长的窘况,第三季度甚至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6%。在国内手机厂商“华米OV”阵营里,小米的国内市场份额已经被华为、vivo、OPPO等甩开距离,目前只能位居末席。
股票解禁猛如虎?小米股价下跌不止那么简单
在国内市场业绩严重下滑的背景下,小米只能依靠在印度等海外市场的增长,勉强保住了全球销量第四的位置。这些新兴市场虽然为小米带来了销量上的增长,但问题在于,小米在印度市场上的份额已经接近顶点,即将迎来增长瓶颈期。华为旗下的荣耀、vivo、OPPO等友商也纷纷把目光盯紧了印度市场,2019年小米将会面临来自这些厂商的强大竞争压力。而且印度等国目前的市场与中国几年前的状况很接近,虽然销量增长很快,可仍然以中低端机型为主流,销量虽大利润却十分有限。以印度为主的海外市场,很难为小米带来盈利上的增长,自然也无法帮助小米实现股价企稳回升。
IoT业务是雷军寄予厚望的“三架马车”之一。但小米IoT业务主要的不足之处有二,首先是其中服务占的比重太小,主要还是在做各种物联网智能设备。其次,小米的IoT体系仍然处在实现设备间互联的物联网早期阶段,并不能给小米在营收上增加多少。
同时,小米IOT也面临着华为、OPPO、vivo等对手的竞争,未来存在较多不可确定性。
2019才是对小米管理层能力真正的考验
雷军及其管理层也明白小米当前的处境。为了改变当前的处境,雷军及其管理层也做了不少的努力。
比如进军白电。2018年底,小米连续推出了米家互联网空调,洗烘一体洗衣机等产品。前几天,雷军还借着为李东升助威的机会,宣布小米与TCL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只是目前来看,小米进军白电短期内不会带来多大的效果。
除了进军白电,雷军还对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2018年9月13日,小米在重大调整中,成立了制定并督导集团发展战略的“集团参谋部”。12月13日,小米再次做出组织架构的调整,将中国区内的销售与服务部被改组为销售一部、销售运营二部,全面负责中国区的手机、电视以及生态链产品销售运营。这两次重大调整,其目标都是直指提升运营效率以帮助小米摆脱股价下跌、业绩不佳的状况。
股票解禁猛如虎?小米股价下跌不止那么简单
包括这次以雷军为首的控股股东都承诺短期内不会出售手中股票的做法,也是雷军及其管理层为了稳定股价所作的努力。
只是现小米股价表现来看,市场对雷军及其管理层的努力并不认可。
2019年,小米以及刚独立的“红米Redmi”必须打赢几场“硬仗”,方能重拾市场信心。比如推出几款具有影响力的产品,在和华为、三星、OPPO、vivo等对手的竞争中拿下更大的市场,IOT领域做出更大的突破等。
2019年,小米如果不能做出令市场信服的业绩,其“互联网公司”的定位势必会遭到更多的质疑甚至否定。马云说:“风口的猪会更惨”,小米若不想成为马云言中的那头“猪”,就必须以最快速度改变其过度依赖硬件、以及盈利能力不足的短板,否则的话,其股票市值恐怕将跌得更惨。
2019年,无疑是决定未来小米走向关键的一年,也是真正考验小米管理层能力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