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再祭利率牌--约翰逊初探脱欧局

2019-08-03 23:38阅读:
华盛顿的两位男人各说了几句,结果把全世界的资产市场翻了一个底朝天。第一位是联储掌门人鲍威尔在记者会上称目前的降息并非新减息周期的开始,令满心期待资金成本一降再降的市场大失所望。第二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说,即将对3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征收10%的关税。市场闻讯大哗,股价一挫再挫,一批发达国家出现国债场短期利率倒挂,随着30年债利率负值,德国破天荒地地出现所有国债种类均为负利率。除此之外,英国内阁大臣声称硬脱欧应该成为最可能发生的结果,英镑对美元跌到1.22。最新的美国非农就业人数有所放缓,但是工资增长理想,不过这些敌不过特朗普的推特上的几句贸易话题,美元汇率走低,石油闪跌,黄金冲上新的高位。
美国七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164K,符合预期但是较上期的224K明显回落;时薪增长3.2%,依然强劲。数据再一次证实,劳工市场没有受到全球贸易局势太大冲击,经济增长正在回归正常的速度,减税效果大致消失,但是强劲的收入增长应该可以令个人消费维持在快速轨道,美国经济的近期前景并不悲观。这一组数字不会改变联储对经济的判断,它的政策关注点依然在乎外围不确定因素,尤其是贸易不确定性。
在上星期,联储决定在金融危机过后第一次减息,这个在所有市场人士的预料之中,不过在记者会上鲍威尔所展现出的对持续加息的审慎程度却令不少人惊讶。这种一面推出宽松政策,一面却显示出不情愿,被称为鹰派的减息。美国货币当局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政策受到债市的干预甚至主导,为了不令市场预期感到失望甚至崩盘,联储曾经几次跟随市场意愿行事。这次又是!债市利率大幅度下沉,市场预期与决策者的前瞻性指引并不相称。为了不被债市的利率预期所挟持,鲍威尔特地发出了鹰派降息宣言,直认这不是新的利率周期的开始。联储的反击未满24小时,轮到特朗普出手了。白宫所宣布的贸易制裁,可能触发新一轮的市场恐慌,甚至全球衰退。此举有可能逼迫联储在减息上不敢嘎然而止,因为贸易有事,利率政策必须随时顶上。特朗普在贸易上煽风点火,其实对他的选举是有利的。
鲍里斯-约翰逊在唐宁街十号住满了第一个整周,他所经历的事情比正常的一周要饱满好多。在地方补选中议席输给脱欧政党,保守党联盟的多数席位只剩下一张;他的内阁大臣失言,被众媒体和议员之一;英格兰银行郑告硬脱欧的风险,最大的事件是英镑的暴跌。约翰逊组织了一个“脱欧为宗旨”的“战时内阁”。不过约
翰逊目前正享受着迎新红利,作为新人上任,其民调结果较之前高了8-10个点,保守党的支持率亦开始上升。随着Brecon议席花落别处,保守党阵线的多数党席位掉到最低限度。面临苏格兰、北爱尔兰可能的分离和保守党的彻底分裂,约翰逊未必敢在十月底硬脱欧。笔者觉得还是重新大选寻求选民指引的机会更大一点。
本周关注点:英国(-0.1%, QoQ)和日本(0.8%)第二季度GDP增长;中国信贷和社融数据;联储要员演讲。最重要的是太平洋两岸的贸易纠纷。
本周记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