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沃尔克,未抵的金融纪律

2019-12-11 17:37阅读:
美国联邦储备局前主席沃尔克去世,巨人远去了。笔者曾经见过沃尔克三次,留下三个不同的印象。


第一次在1988年,跟随一众经济学研究生拜会沃尔克,当天的谈话内容已经记不清楚了,唯一的深刻印象是他那超过两米的身躯和不停喷出来的雪茄烟雾。第二次在2004年,伴随曾经当他副手的瑞信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去探访,闭门谈话就没有诸多忌讳,沃尔克对格林斯潘过度宽松的利率政策颇有微言,事后证明他是正确的。第三次在2012年在客户会议上与他对谈,他畅谈银行监管,强调根治大银行金融风险的核心是剥离风险极高的自营交易,大,也可以倒。银行创新给全世界市场带来了一场浩劫,并触发金融危机,沃尔克力倡历史上最严厉的金融监管。


保罗-沃尔克,在美国金融史上是一位传奇人物,他经历了六代王朝(三任民主党总统、三任共和党总统)、三大危机。此公永远是不讨好的人物,推出千夫指的痛苦政策,历史却证明他作出了正确的抉择,为经济的长治久安和长期繁荣奠定基础。如同堂吉柯德挑战庞大的风车,沃尔克挑战的是金融业庞大的帝国和以万亿计算的利益。


沃尔克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高光,乃是美元脱离金本位。当时他在美国财政部任技术官僚,一手操办了与欧洲各国的谈判。六十年代后期,美国货币发行失控,世界对美元失去信心,黄金大量流出,美国面临经济衰退或金本位崩塌的两难。担任财政部副部长的沃尔克亲手关闭了黄金兑换窗口,结束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货币秩序,将现代资本主义送入自由汇率时代。


第二个高光时刻,是他一口气将美元利率拉到历史新高。第二次石油危机,令美国陷入了深深的滞涨,通货膨胀飙升的同时千万工人失业,传统的凯恩斯理论失去了管制经济的魔力。沃尔克出任联储主席后,很快放弃了利率目标管理理念,由市场预期主导资金利率水平,联储基金政策利率被迅速上调到20%。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将他推上联储一哥宝座的卡特因此失去了连任总统的机会,但是通货膨胀却如沃尔克承诺迅速回落到3%以下。


沃尔克职业生涯的第三个高光,是沃尔克法例。华尔街的金融创新和疯狂杠杆,在2008年触发了一场罕见的全球金融危机。在繁荣和投机时期已经被遗忘的沃尔克再次被请出山,主持银行业改革。沃尔克禁止接受国家储蓄担保的银行涉足自营交易,这条原则成为银行改革法(法兰克-多德法案)的核心。长达千页严苛繁琐的银行改革法,却被修改得支离破碎,最后无疾而终。恐怕这也是沃尔克成功的监管生涯中的一件憾事。


巨人离去了,留下了一句话在身后,除了发明ATM机之外,银行创新没有干过有益的事情。笔者不完全赞同此论,但是历史数据似乎站在他那边。在金融创新和监管创新之间,银行永远跑在前面,因为银行有更大的利益诱惑,许多时候当事人又无需承担严重后果。金融创新玩出大祸来之后,最终买单的无一例外是政府,是普通纳税者。历史仍在重复着。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