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启动增杠杆--债市摸索加风险

2020-01-04 18:30阅读:
2020年第一个星期,短短的两个交易日中发生了三件事情。中国人民银行全面降低准备金率50点,燃起了市场对中国需求和全球增长的期望,全世界的股市迎来开门红。美股再创历史新高,债市同样牛,十年期国债利率下滑近13点。日产-雷诺前CEO以好莱坞才能想象出来的情节,摆脱日本政府的软禁,各国股民一同吃瓜。美军通过空中精准打击,在伊拉克击毙伊朗最有影响力的将军,伊朗爆发反美浪潮,中东局势不稳,油价飙升,黄金暴走。除此之外,美国联储发布了十二月会议纪要,显示货币政策决策者认为经济和就业市场前景良好,通货膨胀可控,利率政策在可预见的未来无需变更,加上制造业指数不理想,美债收益曲线全线回落。


笔者认为,在2020年的资产配置,应该以增杠杆起势。美国经济目前的形势很旺,货币政策又暂时没有收紧之虞。欧洲与中国经济均面临内生增长动力不足的问题,但是货币当局先后启动了扩张性刺激政策,日本则进入东京奥运会本年,今年上半年应该可以见到全球增长回升。更重要的是货币环境极度宽松,欧中日央行在放水,美国联储停止降息却重新扩张资产负债表,流动性因素利好。全球的固定收益资产收益率极度低下,一方面令金融机构加倍杠杆投资债市,另一方面挤压更多资金进入股市等风险资产市场以寻求收益回报。而监管机构则再次担当起央妈的角色,为杠杆炒作保驾护航。联储2018年底在利率政策
上的180度转向和现在对repo市场的持续注资,是货币当局再度奉行central bank put的最好写照。笔者所在瑞信对全球股市全面看好,并认为中国股的机会大过美国股。同时必须明白,这次股市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增杠杆,属于流动性驱动,其过程难免动荡颠簸。


马里奥-德拉吉于201910月离开了央行舞台,留下重重的的QE遗产,他的whatever it takes是过去十年央行极度宽松政策的历史性标志。他与伯南克、黑田联手打造出一个流动性泛滥的时代,固定收益市场出现了前所未见的持续牛市。这个牛市和德拉吉一起远去了。欧洲与日本的政府债券利率全面沦陷,美国之外的政府债券利率一度曾经有七成为负利率。利率下降接近极限,储蓄者受益遭到蚕食,金融机构利润空间被挤压,杠杆炒作成为风气。尽管近月政府债利率有所回升,但是仍处在极度低迷的水平,不仅与历史中值相距甚远,从估值和风险角度看也有问题。政府债作为一大资产种类(对于金融机构可能是主要资产种类),是不是值得在投资组合中仍然占有巨大的权重?负利率下政府债的投资风险如何评估?这些已经在长期投资基金和监管当局中被热烈讨论着。从今年初的投资组合变化看,股票和高收益公司债更受到投资组合的青睐,这也意味着增加风险权重。


本周有三大看点:1)美伊关系与中东局势;2)中美阶段性协议的细节与签署时间;3)美国就业数据,预计非农就业十二月增加155K,失业率维持在3.5%


本周记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