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高浪急,看好市场

2020-03-10 12:27阅读:
能出错的地方,一定会出错” — 墨菲定律


2020年的风险资产市场,好像撞了邪一样。先是被新型冠状病毒侵袭,疫情全球蔓延,产业链面临断裂危险,全球衰退风险陡增,害得联邦储备局紧急降息,资金觉得监管机构知道市场还不知道的事情,股市暴跌。疫情阴霾未除,沙特阿拉伯就因为与俄罗斯在削减产能问题上谈判破裂,悍然大幅增加产能,调降原油期货价格,国际油价应声暴跌,并触发另一场股灾,美股三十三年来再次启动熔断机制。


在过去十一个交易日中,全球风险资产蒸发了10万亿美元,相当于两个日本的GDP(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这是世界上第三大股灾,其坠崖式下跌速度之快乃是史无前例的。除了基本面因素之外,算法程序、ETF和杠杆三大因素同时逆转,大大地增大了市场的动荡,投机盘被迫平仓撤离,触发另一轮沽售。这种火烧连营般的跌市,就像之前势如破竹的升市一样难以控制。


此时此刻,应该抄底还是逃离?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不妨先看明白目前的核心经济问题。


1)供应链断裂。当武汉发生疫情之初,全球股市认为这是中国的问题,中国需求和投资出现
了问题。不久市场发现中国问题,即是世界问题。除了疫情蔓延至外,供应链断裂将冲击波推向世界每个角落,哪怕当地并没有发生疫情。汽车零件中大约五成产自中国,疫情所带来的停产和物流停顿,已经令多数汽车生产商受到影响,大量生产线放慢生产步伐甚至停产。全世界做医药的药源材料中八成来自中国或印度,而印度制作药源的原材料还是来自中国。如果中国的药源生产和运输不恢复,几个月内全世界都可能面临药品短缺。


如今受到疫情困扰的不仅是中国,日本和韩国也深受其害。中日韩三国占据全球工业生产的四成比重,电子、化工等原材料、零部件的占比更高达八成。生产的中断和交通的停滞,全世界今年出现衰退的可能性极高。


目前的生产中断,与战争不同,产能仍在,交通现仍在。供应链的恢复以月计算,而非以年计算,只是冲击的烈度高过想象。


2)消费下滑。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对疫情感到恐慌,消费势必受到影响。新冠疫情可能随着气温上升而放缓蔓延速度,但是没有迹象显示疫情会在夏天自动消失,它会卷土重来,制造一波又一波冲击。疫情专家估计世界六成人口可能最终被感染。目前新冠的致死率大约在1%,新的治疗方法可能改善致死率,但是疫苗大规模有效使用恐怕还需要起码一年的时间。


这意味着人群厌恶情绪可能会长期存在,除了工作和必须的经济活动,大家尽量减少不必要的聚集与旅行。也许人们的恐慌在一段时间之后会有所缓和,但是人群厌恶症状或许长期存在,这使得消费在相当一段时间处在较低的新常态。这是新冠疫情与SARS疫情的一个重大分别。


消费放缓对不同行业不同产品以及线上线下的影响不同,不过对于整体经济来讲却是重大的挑战,部分企业甚至倒闭,不少行业可能出现现金流困局。




3)石油价格战。沙特声言四月份打算把产油量做到每天1200万桶,而目前约为970万桶,同时报复性下调阿拉伯轻质油的出口价格。这直接拉开了石油价格战的帷幕,俄罗斯和其他产油国一定开足马力,抢占石油市场份额。WTI开市价就跌到每桶30美元。以目前的能源需求看,突然增加的新供应会带来一场腥风血雨。近四十年沙特打过三次价格战,1985年令油价下跌70%1997年下跌50%2014年下跌65%,每一次对石油生产国都是灾难性的,自己也没有得到好处。以2014年价格战为例,沙特的增产能曾将原油价格推到27美元,但是页岩气行业并没有被挤出局,俄罗斯也适应了低油价,反而沙特自己的财政赤字暴涨。


一瓶原油只卖0.26美元,相当于四分之一瓶矿泉水,对于广大消费者是好事,对于通货膨胀是好事。然而,油价暴跌对能源行业却是灾难性的,依靠高息债维系运作的页岩气行业首当其冲,一批公司将面临破产命运,该行业千亿美元债券存在巨大违约风险,对债市构成巨大冲击,并可能对股市带来连锁反应。


以上三道坎,对世界经济和全球风险资产均有重大威胁,而且具有很高的不确定性,资产市场正在试图对此作出风险评估和重新定价,量化投资策略和超高的投资杠杆进一步加重了调整的力度。市场的动荡带来央行和政府的恐慌。


首先必须明白,无论是央行还是政府,都是由人组成的,他们或许对经济管理有一定经验,但是对于疫情一样无知,对于OPEC的博弈一样后知后觉。这一代决策者与之前不同,对于经济下行周期或市场动荡非常厌恶,对于金融系统风险十分焦虑,一有风吹草动,第一时间出来保驾护航。的确,资产价格暴跌可能触发意外事件,而意外事件可能触发连锁反应。雷曼事件之后央行拒绝再让类似事件发生,于是央行宁可过早、过度,也不愿意坐失消弥风险于未然的窗口期。美国联储的紧急降息开启了全球新一轮QE的帷幕,更多的国家会以全新的热情联手放水。


历史上没有一次疫情是被央行降息消灭的,也没有一次石油危机是靠央行放水搞定的,但是央行规避风险的强烈意识,和“whatever it takes”的决心却不容低估。产业链和能源产能不会受到货币政策的太大影响,实体经济未必太多受惠于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惊魂过后的资产价格却能直接受惠于斯。


过去十二年中除了中国之外,多数大国均处在财政赤字修复时期,财政刺激的运作空间有限,于是靠货币政策主打。如今多数国家的财政状况有改善,有扩大公共开支的空间,但是不少国家仍然受到制度上、管制理念上的掣肘。


瑞士信贷制作的全球风险意识图,又出现了一个拐点讯号。此图在大多数时间用处不大,但是当市场情绪跃出2.5个标准方差之外时,市场或进入狂热或进入恐慌状态。一旦进入此状态,六个月内(或更快)风险资产必有大反弹。笔者无法预言短期市场是升还是跌,但是六个月后看现在应该离抄底好资产的时间不远了。


看清脚下的麻烦,也不要忘记头上的阳光。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