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威尔,你这是要……

2020-03-16 17:55阅读:
特朗普逼疯了鲍威尔,鲍威尔吓呆了市场。


美国联邦储备局于两个星期内,第二次采取紧急措施,一口气将联储基金利率下调到0-0.25%,并宣布重启QE计划,7000亿美元的资金入场购买国债和房产抵押债券。公开市场委员会连三天后的例会时候再出招也等不及,一则显示市场状况之紧急,二则凸显白宫在背后的压力。与挤牙膏式地推出救市政策的欧洲央行不同,鲍威尔一口气射出了弹夹里所有的子弹,就是为了向市场表达“whatever it takes”的破釜沉舟般气概。


然而,市场被吓瘫了,股市再次狂跌,两个星期内鲍威尔第二次失败了。上周五原本市场气氛已经有所缓和,鲍威尔的大手笔反而打破了弱平衡。资金焦虑监管当局是不是知道自己尚不知情的危机,在避险意识极端浓厚的市场环境下,夺路而逃成为条件反射,而此又触发ETF被动式出货,更多杠杆投资者遭遇margin call,新一轮恶性循环产生。


许多投资者将这次市场调整与2008年金融危机相比,那是错误的方法论。2008年是金融危
机,高杠杆和衍生产品导致金融市场火烧连营,流动性突然枯竭,伴随而来的是全球系统性金融风险。那是一场流动性骤停触发的金融危机,2020年的则是经济危机。疫情带来了供应链断裂,全球工业生产放慢甚至停止,工业生产面临断崖式下跌。各地封城对消费的冲击巨大,而此影响企业投资,冲击企业现金流,最后殃及就业,结果是经济衰退。上次是流动性出事,这次是经济出问题,光靠注入流动性无法解决问题。


这次疫情也不应该与2003SARS对标。2003SARS爆发时间较短,而且集中在中国、周边国家及华人社区,中国当年也不是世界加工厂。笔者认为,COVID-19可能夏季在北半球稍微放缓蔓延的节奏,但是病毒不会主动消失,之后还会卷土重来;输入性感染导致疫情反复。这种情况下,人群厌恶心理下会长期存在,人们憋一段时间后可能有若干补偿型消费,但是上次所见的报复性消费未必重现,消费常态性下滑也无可避免。


古往今来,从来没有一次疫情是被货币政策消灭的,这次也不例外。那么为什么鲍威尔要出如此的激进招数呢?首先,因为他不是传统的央行行长,对政治压力很敏感,独立性不足。疫情的演变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极其不利,白宫或明或暗的压力相信对此次紧急降息有直接的影响。其次,市场的确存在流动性短缺,银行纷纷自保,市面上可供拆借的银根萎缩,而杠杆投机者急需资金来补仓。再者,VIX指数飙升说明资金陷入恐慌,而恐慌可以如同病毒一样传染。出重招旨在稳定情绪,重塑信心。


可是货币政策有其局限性,政策效果取决于银行的信心、资金的信心。央行可以将钱送至银行手中,但是如果银行没有信心,不愿充当中介,流动性仍无法送抵实体经济手中。市场没有信心,投资者去杠杆去风险,则加大的基础货币被放慢的乘数所抵消,市场还是要继续下探。此次调整的一个突出特点是,算法、杠杆和ETF的同时逆转,触发被动式的自相践踏,跌势就如之前的升市一样难以控制。


那么,鲍威尔的政策是不是无效的?不是,重要的不是降息多少,而是联储的态度。美国货币当局摆出了whatever it takes的姿势,一招没用就来第二招。笔者作以下判断:1)减息用处不大。在经济彻底下滑、不确定性高企的时候,资金成本再低也不会令企业增加投资的。2QE有用。巨额的流动性早晚会把资产价格拉起来,早晚会帮助修复市场信心,但是这个过程需要时间。3)财政政策很重要。这是经济衰退,市场的彻底复苏必须有实体经济的改善支持。多数国家现在有放松财政政策的空间和政治意欲,不过需要一点时间。4)财政货币联手操作。世界范围内零利率环境和各央行保驾护航的决心,可能开创史无前例的财政货币利益攸关者局面。5)后遗症严重。财政货币联手操作的做法,或许要改写经济学教科书,其后遗症估计大过病毒后遗症,不过那是后话。


笔者认为,联储所为对疫情帮助不大,对经济的短期帮助不大,但是空前的流动性以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早晚可以带起风险资产价格。市场震荡期间,切忌杠杆过高,不过也许这是慢慢建立核心资产组合的良好时机,前提是要有承受巨大风险的资金实力和心理素质。笔者在等三个讯号,1)鲍威尔登上撒钱直升机,2)中国美国财政出大招,3)巴菲特开始贪婪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