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惩戒,缺少一个话语方

2019-11-27 11:46阅读:
《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发出几天了,就我从网上看到的消息,首先专家是表态最多的,其次专家大多是教师,再次也是成人。或许家长们大约也关心自己孩子的命运吧,然而却未见发言——可能都跑官网留言去了吧。
总之,甚至连我这样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跟着起哄表态,但唯独缺位的,却是这个规则的当然一方——学生,准确说,是惩戒对象或准对象们。所以,这个规则,以及规则的征求意见过程,就像一群屠夫,在羊市里挑肥拣瘦,讨价还价,而绝不会瞥一眼身旁沉默的羊群。
然而学生是待宰的羔羊吗?
因为这个原由,所以我的气愤,不得不转移到对规则出台过程和征求意见过程的质疑上。在该规则涉嫌虐待未成年人的基本判断之外,我同样有理由相信,该规则涉嫌违逆程序正义的原则,规则的主导者和草拟者,在事先,并未在学生群体中进行充分的调研,在事后,也不会在学生群体中进行充分的征求意见。甚至,我都可以把“充分”删除——他们根本就没有履行这个关键程序,他们天然地忽略了规则涉及的当然的当事方。
所以,无论从内容还是程序,这个恶规都充满了对学生、对未成年人的歧视和敌意。鉴于当事方这个群体在中国有数亿之众,故此举无异于在中国的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之间,掘出了一条对峙的鸿沟。而这条鸿沟的最终指向,则是将构建一个文明社会的人性基石,以莫须有的方式,彻底砸烂。
我知道,多数人都不会承认我所陈述的事态的严重程度。所以我希望中国的教育者能够做一次简短的历史回顾——首先是对近三十年中国教育的总结和反思,包括教育当局从中的各种作为,和这些作为最终作用于教学关系和师生关系的取向和质量;其次,对五四以来中国现代教育观念的确立,及其对中国思想界、学术界、知识界乃至全民素养累累硕果所做出的功绩。
回顾的目的,就是做出历史性的对比,在教育之于人类生存意义的标杆上,逐条比照,准确衡量出今天的校之为校、师之为师、生之为生,和他们最终作用于社会的价值实现。如果做了这一番功课后,大家依然认为我言过其实,毫不脸红,那我以后绝不再沾教育话题。
一把腐朽的“戒尺”,引无数人竞折腰,不仅礼赞,还要立
规。这个号称6G、区块链、物联网时代下的景观,莫非就是想告诉我什么叫荒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