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难认,光泽不掩

2020-05-13 11:14阅读:
名字难认,光泽不掩

逄春阶
老舍女儿在济南出生,起名舒济,女儿嫌“濟”字难写,笔画太多。儿子出生,老舍命名“舒乙”,“乙”是一画。老舍幽默,一繁一简,成一段佳话。
在庚子之春的抗疫战场,我记住了两个人的名字,一是设计师黄锡璆,一是援鄂医疗队医生闫瑢玓。说老实话,虽学过古汉语,面对“璆”、“瑢玓”,还是怯于出口。
黄锡璆是小汤山医院的设计者,而今79岁的他,再度出征,参与火神山医院设计,正可谓有郢匠挥斤的大师风范。黄锡璆的请战书写得干脆利落:“鉴于以下三点:本人是共产党员;与其他年轻同事相比,家中牵挂少;具有非典小汤山实战经验。本人向组织表示随时听从组织召唤,随时准备出击参加(疫情)抗击工作。”
黄锡璆是印尼归侨,梁思成、杨廷宝、刘敦桢、童寯(音“俊”),被誉为“中国建筑四杰”,除梁思成外,其他三位是黄锡璆在东南大学的老师。有意思的是,凭对中国现代化医院的设计之功,2012年,黄锡璆荣获中国建筑学界的最高荣誉奖——第六届梁思成建筑奖,黄锡璆也被誉为“医学建筑界的梁思成”。
说说他名字中的“璆”。“璆”音球。查《辞源》释义,一是美玉,可以为磬;一是佩玉相击声,《辞源》引
《史记·孔子世家》:“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
人的名字,好多是长者起的,往往都有个寄托。黄锡璆先生的名字是谁起的,没查到。而闫瑢玓的名字,则是闫医生父亲起的。闫瑢玓出生后,其父就在“瑽瑢” “玓瓅”中各取一字。瑽瑢,是佩玉相撞之声;玓瓅,《汉语大字典》说,玓瓅,明珠的光泽。字典还引用《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明月珠子,玓瓅江靡。”她的父亲希望瑢玓能成像珠玉一样,闪闪发光。
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院的闫瑢玓医生是我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认识的。她为人谦和,低调,发挥中医优势,以中药汤剂及针灸辨证施治,赢得了患者与同行们的赞誉。我们聊天时,她说了两段话,我一直记得。一是除夕报名援助武汉,放下电话,她问一旁的闺女:“妈妈要去武汉了,你同意吗?”10岁的女儿眼噙泪花:“妈妈你去了会死吗?”闫瑢玓眼泪也开始打转:“大过年的别乱说,没有那么危险!”闺女于是像个小大人似地说:“随便你吧!你要戴好口罩!” 试想,除夕之夜,母女俩相拥在冷清街道上对谈,显得悲壮。说到职业精神,闫瑢玓对我说:“就像我看到路人,除了美丑,我下意识观察他们的健康状态一样。” “我爷爷小时候教育我们:能帮到别人,说明你有这个能力。如果你总需要别人帮助,说明你自己太弱小。”能力哪里来?修己。
璆、瑢、玓,都跟玉有关,是美玉别称,或者是佩玉相撞之声,寄托着人的美好愿望。黄锡璆、闫瑢玓,两位逆行者,展示了玉的本质。孔子有言:“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
老乡刘大同先生,是近代风云人物,有《古玉辨》行世,在书的自序中说:“思吾国文艺之开化,以玉为最古,其他皆在其后。今人只知钻石翡翠,金银古铜古瓷之为贵,而不知‘君子比德于玉’之可宝,其数典忘祖,已大谬矣。” 关于玉的话题太多太多了。
《古玉辨》有一段写得颇有味道:“余少时,与族兄西岩同学,夏日同浴于小浯河之龙湾。西岩好食蟹,每于石洞中捕之。忽得一蟹甚巨,其甲钳一小石,黑如琥珀之瑿,光极空灵,疑为寻常之牛角石。既审视花纹极精细,乃一玉压脐耳。余索持之经两月余,不知失落何处,迄今思之,殆所谓澄潭水欤?”读罢,惊讶。我少时夏日也同浴于小浯河,咋就没发现玉呢?看来,美在发现。
无缘一见黄先生。而闫瑢玓医生则常联系,她对我说:“武汉工作已成为过去时,我不需要英雄光环,‘欲戴其冠必承其重’,我的承重能力有限,国家、省里、医院、大家,已经给予我们太多太多,我非常感动了。回来我拒绝了一切聚会,一是因为我觉得这个时候不适合聚餐,二是我想让自己安静一下,回归正常生活,踏实做些事情。”
面对疫情,黄锡璆、闫瑢玓亮出了他们“玉”的姿态。名字难认,光泽不掩。朋友,“瑢玓”二字,怎么读呢,劳您查一查如何?动手一查,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