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多亏我们有中医中药

2020-04-10 15:50阅读:
钮文新:多亏我们有中医中药
西方一些国家不断对中国疫情数据提出质疑。的确,从现在的情况看,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无论是单日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还是病亡病例全都大大超过中国,这些数据一方面体现了它们在防疫爆发初期的管控松懈,同时也反映了它们面对疫情“无药可用”的窘境。而中国之所以能够有效控制住疫情,有效降低了病亡率、提高了治愈率,当然离不开决策者果断坚决的有效处置以及全体国民的通力配合,同时我们必须强调:在整个“战疫”过程中,中国拥有独门、且西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中医中药,从而使中西医结合成为中国对抗新冠肺炎的独门武器。
所以,中国的疫情数据没什么可怀疑的,因为我们有中医中药。说实话,现在越是看到西方各国疫情蔓延而又无药可治,就越是庆幸中医中药这门古老的学问能在千转百回的历史长河中存续至今,越是庆幸中国中药在关键时刻发挥着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不能不说这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技能不断传承的伟大成果。
据世卫组织4月6日公告,目前全世界已有70多个国家参加了世卫组织加速研究有效药物的试验,约有20家机构和公司正在竞相研发疫苗。但世卫组织也不无遗憾承认: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种专门针对新冠病毒的治疗药物。但一个例外是:美国好像“有特效药”。打从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多次明确告诉社会公众:“羟氯喹+阿奇霉素”是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药物”。尽管,以福奇为首的美国医疗权威坚决反对特朗普给出的“药方”,但特朗普依然执拗地坚持观点,多次面对公共媒体宣扬羟氯喹是,甚至为能的得到足够的“特效药”而
施压印度,迫使其取消羟氯喹的出口禁令。

钮文新:多亏我们有中医中药
那羟氯喹是否能够治疗新冠肺炎?据美国CNN4月6日报道,上周末,白宫战情室围绕羟氯喹对新冠肺炎的疗效发生了激烈争论。其间医学专家们一再劝说总统,如果羟氯喹最终无法有效治疗新冠病毒,那现在大力推崇这种药物存在风险。但包括贸易顾问纳瓦罗在内的一群非专业人士却站在特朗普一边,反驳专家的意见。
CNN依据知情者透露,在讨论羟氯喹最新进展时,纳瓦罗愤怒地抨击传染病专家、特别工作组成员安东尼·福奇博士。这天,纳瓦罗带着一厚摞关于羟氯喹的文件来到战情室,称这些足能证明羟氯喹对新冠病毒的有效性,但福奇认为纳瓦罗带来的都不是可靠的数据。纳瓦罗听闻福奇的反驳拍案道:“我拥有博士学位,我知道应该怎么读懂统计研究,不管是关于医学、法律、经济学还是别的领域。”纳瓦罗认为,尽管自己不是医生,但也有资格就新冠肺炎的治疗问题与福奇交流,有资格提出不同意见,医生们之间也总有意见相左。
羟氯喹被广泛用于治疗疟疾、系统性红斑狼疮、类风湿关节炎、干燥综合征等风湿性疾病的治疗。在中国抗击疫情过程中,医疗主帅钟南山教授也曾在“现有治疗药物”筛选中率先发现了“羟氯喹+阿奇霉素”对抑制病毒繁衍和减轻病症的作用,但并未给出确信无疑的治疗结论,也未在实际治疗过程中应用。而从现在披露的信息看,中国“战疫”主要依赖中西医结合方式。其中,一般和轻症基本96%以上是依赖中药治疗,重症和危重症基本是西医负责提供生命支持技术,而中医负责缓解症状和治疗;进一步的愈后康复、调理100%依赖中医中药。整个一套治疗体系显示极其强大的治愈能力,而迄今尚在重症或危重症治疗当中的病患,基本属于多项并发症的困扰。
钮文新:多亏我们有中医中药
美欧代表的西方世界,无论是公众还是医疗检测机构,他们当然不会相信中医中药的疗效,但也势必急于找到治疗药物,这恐怕也是美国特朗普政府试图强行推广“羟氯喹+阿奇霉素”使用的关键原因。3月19日的白宫简报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并称“这种药物的早期测试结果非常令人鼓舞”。但当天FDA就做出回应,并未批准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
3月21日,特朗普再次使用推特发文推荐使用“羟氯喹+阿奇霉素”治疗新冠肺炎;3月24日,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羟氯喹是否可以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美国权威专家福奇明确回答:不能,你们谈论的证据仅是传言;直到3月29日,美国FDA发布了一份紧急授权,允许氯喹和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但FDA局长斯蒂芬·哈恩对该药物治疗新冠肺炎的效果持谨慎态度,他认为重要的是“不提供错误的希望”。
4月4日的白宫记者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告诉公众:关于羟氯喹,如果需要就尝试一下吧。“如果它奏效,将是一份天赐的礼物。”但就在这场记者会的前日,福奇发出警告:“不要认为羟氯喹是灵丹妙药,关于此药的有效性还需要更多研究。”随后在白宫战情室发生了前述那场激烈的争论。

钮文新:多亏我们有中医中药
很不幸的是:特朗普3月21日在推特上推荐“羟氯喹+阿奇霉素”之后,羟氯喹在美立即脱销。据NBC报道,美国亚利桑那州卫生局3月23日发布一则消息:一对年过六旬的夫妇得知特朗普推荐的“神药”后,为预防新冠肺炎而过度服用了与之成分相同的鱼缸清洁剂——磷酸氯喹,结果酿成一人死亡、一人病危。《纽约邮报》报道,3月中旬,美国多个电商平台的数据显示,鱼缸清洁剂的销量大涨,一瓶25克磷酸氯喹清洁剂的价格一度从9.99美元涨至500美元以上。
现在,“羟氯喹+阿奇霉素”可以有效医治新冠肺炎的证据是“法国批准医生可以使用羟氯喹救治新冠肺炎患者”。法国政府认为:如果病人状况允许并有医生处方,在家中隔离的患者也可以服用。3月26日,马克龙总统发布这则政府公告。实际上,法国医学界对羟氯喹的药性和副作用也一直存有质疑,但医学家哈乌尔特则率领一个团队就“羟氯喹+阿奇霉素”的疗效展开一项试验,80名志愿者接受此类药物治疗7天后,有85%的患者检测转阴,但也有1名患者死亡、3名患者转入重症监护室。就此成果法国医学界多有质疑,多名医学家认为哈乌尔特的试验中缺少“控制组”对比,故无法证实羟氯喹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为此他们警告,目前就采用上述疗法风险很大。
为什么敢在羟氯喹上赌注,却不愿尝试一下“已经被明确证实有效的中医中药”?据了解,一些在中国战役中证明有效的中成药正在大量出口,但主要使用者还是海外华人或周边亚洲国家的人,而很少受到西方人青睐于此。但无论如何,我们中国人应当庆幸和感恩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文明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