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股市“大扫除”下的投资忌讳

2020-05-07 18:51阅读:
钮文新:为什么此时此刻要严打上市公司造假?
——发挥好资本市场的枢纽作用,不断强化基础性制度建设,坚决打击各种造假和欺诈行为,放松和取消不适应发展需要的管制,提升市场活跃度。

——监管部门要依法加强投资者保护,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确保真实、准确、完整、及时的信息披露,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对造假、欺诈等行为从重处理,坚决维护良好的市场环境,更好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和投资者的功能。

——必须坚决维护投资者利益、严肃市场纪律,对资本市场造假行为“零容忍”。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坚决打击财务造假、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对造假的上市公司、中介机构和个人坚决彻查,严肃处理。

把上述三段话连起来读我们会发现:从4月7日到4月15日再到5月4日,从“坚决打击”到“从重处理”再到“零容忍”,国务院金融委连续3次会议针对资本市场中造假行为,而且态度一次更比一次严厉。纵观中国股市历史,中央政府最高金融决策层如此连续、高频、严厉地针对股市提出要求,这还是第一次。

何以如此?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必然选择。按照时间表,今年4月1日将是中国金融扩大开放的里程碑。中国将正式取消对证券公司、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一系列外资独资的证券公司、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等开放项目早已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之中。而目前看,包括高盛、摩根·斯坦利、摩根大通、野村、瑞银等国际金融巨头也
陆续获得中国资本市场经营权。

钮文新:为什么此时此刻要严打上市公司造假?
这些机构投资者或经纪商,它们更愿意在中国资本市场做空?还是做多?毫无疑问,这取决于中国上市公司的品质、及其品质的真实性。包括最近轰动一时的“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等一系列做空案例显示,但凡上市公司造假,早晚遭遇做空。尤其是资本市场开放后,各种做空“专业户”每时每刻都在虎视眈眈,容不得你辩驳,容不得你缓冲,一旦造假被做实,公司很难再有活下去的机会。历史上,美国“安然事件”不就是一个巨无霸式的上市公司因财务造假而轰然倒塌?
绝不能“一颗老鼠屎毁掉一锅粥”,A股市场如果不能彻底根除“财务造假”的恶习,不能大幅提高市场透明度、洁净度,那资本市场的开放势必招致国际投资者“A股市场做空偏重于做多的习惯”,显然这对A股市场、乃至中国经济创新发展是致命的伤害。所以,开放逼迫中国金融最高决策者痛下狠手,大力度、大规模清理造假,尤其需要针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这是股市健康发展的基础。当然,造假还体现在操纵市场价格的过程中,我们必须看到,以市场技术手段构建“虚假技术走势的图形”,同样应被视作造假之列。
另外,股市最讨厌的就是“泡沫”问题。但究竟什么样的市场表现才是泡沫?零利润甚至负利润的高科技公司,其股价到底该值多少钱?很难准确描述。格林斯潘等一批金融大佬甚至认为,泡沫只有在泡沫之时才可以被确认。真是这样吗?规范的认知应当是这样:在财务披露透明而真实的情况下,高科技公司的股价是高是低很难判断,只能听命于市场的抉择。但如果前提不存在,也就是财务披露的真实性真假难辨,那无论是谁,其股市股价高低则无从判断,或者说,无论是高是低都是泡沫。

钮文新:为什么此时此刻要严打上市公司造假?
历史地看,那些恶贯满盈的股价泡沫案,基本都是造假性质。比如,法国的密西西比泡沫、英国的南海公司泡沫,这些泡沫没有给经济带来任何好处,反而带来巨大的灾难。“南海事件”之后,英国200年没有发行过一分钱的股票,使之失去了许多创新的历史机遇。但也有另外一些泡沫,比如19世纪发生在英国和美国的“铁路股泡沫”,不管它是否最终导致铁路的严重过剩,但这样的股市泡沫毕竟对经济产生了重大的积极意义;这类的泡沫还包括互联网泡沫,它毕竟在很短的时间内培育出一个巨大的新兴产业。

举这样的案例是想说明:诚信经营、真实财务之下的股市泡沫是难以判断的,它虽然无可避免,但无论如何都对经济具有积极意义;相反,如果没有诚心经营,没有财务真实,那股市随时随刻都将面临泡沫,而这样的泡沫破灭只会留下一地鸡毛,对经济不仅无益,而且危害深重。从这个层面讲,清除股市败类,净化市场环境,也是A股市场助推中国经济高质量创新发展的必然选择。

在严打造假的背景下,A股市场会不会出现“暴雷频繁”的问题?至少,投资者需要加倍小心,万不可对那些心存疑虑的上市公司股票心存侥幸,而此时此刻更应当多关注财务透明、健康的“白马公司”。未来,投资者购买一只股票,第一要务就是要看看这家上市公司是否存在造假历史,是否存在造假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