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钮文新:美国大选之后的“头疼”

2020-10-21 19:02阅读:

钮文新

前 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

关注
钮文新:美国大选之后的“头疼”
美国总统大选的终场辩论将于美东时间10月22日晚上9点至10点半进行,但令人担忧的是,这场终极辩论是否还会延续首次辩论的混乱而无序?看到首场美国总统辩论视频的人应当都知道,整个辩论过程完全失控,在混乱中开场、在混乱中结束,只要拜登开口,特朗普小气的声音立即插入,除了相互攻击,几乎听不到双方的立场、观点,一切辩题设置全无意义。
正值大选关键时刻,10月16日《纽约时报》以编委会名义发表长篇社论,明确提出这是“一份反对特朗普的提案”,而文章以“腐败、愤怒、混乱、无能、谎言、衰败”去定义特朗普政府,称之为“史上最糟糕的美国总统”,并呼吁美国民众用手中的选票将他“踢出局”。尽管《纽约时报》存在民主党立场问题,但一家媒体在总统大选前以如此直白、甚至几乎是暴力的方式直指前政府“罪行”,这样的事,在美国历史上还是非常罕见的。
特朗普是否会被“踢出局”?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国新一届政府必须回答以下六个问题:抗击新冠病毒问题、美国家庭问题、美国种族问题、气候变化问题、国家安全问题、领导权问题。正因如此,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10月17日宣布,总统竞选的终场辩论就由此六大辩题构成,这当然也是美国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
钮文新:美国大选之后的“头疼”
抛开上述辩题而就我们观察,新一届美国政府恐怕逃不开、绕不过的大难题至少有五个方面:其一,美国疫情还会扩展到怎样的程度,新政府有没有解决方案?其二,美国经济还需要多大规模
的政府救助?财政赤字还要多大规模扩张?是否可持续?结局如何?其三,美国经济史诗级跌落之下的股市泡沫如何着陆——硬着陆?软着陆?其四,美国社会贫富两极分化是否已经极致化?是否已经无解?潜藏在种族矛盾中的社会撕裂如何弥合?其五,如何看待和面对中国的崛起?如何才能真正维系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说实话,这五大难题各个让人“头大”。原因是:几乎无解。近日,美国疫情单日确诊人数再次创出新高,年内1000万人感染、30万人死亡几乎成了美国逃不开的命运,被搁浅的救火队长福奇再次发出“灾难”预警,但美国政府会以怎样的手段应对?至少,现在真看不到有效行动。
第二轮2.2万亿美元的政府救助计划已经搁浅,尽管民主党佩洛西议长声称:希望大选之前还要进行最后的努力以通过方案,但现在开始到11月3日还有15天,当白宫不得不全力以赴地沉侵于选举事务、而两党火拼正酣之时,分歧巨大的救助计划真能奇迹般逆转?恐怕希望渺茫。与之对应的是:美国财赤也在经历史诗级扩张,毫无疑问的不可持续却也毫无疑问地持续着,一根被压弯到令人瞠目的钢梁还有多大承载力?那天折掉?其实,恐怖的阴霾早已在全球金融市场蔓延。一方面美国国债今年年底或会超越美国GDP,另一方面,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央行持续减持美国国债。

钮文新:美国大选之后的“头疼”
如果说疫情以前美国经济恢复得还不错,股市泡沫还没有严重到可能崩盘的程度,那现在的危险程度已经远非昔日可比了。一方面是经济史诗级暴跌,一方面是股市不跌反涨,其泡沫化程度可见一斑。如果疫情再暴,经济以此再跌,那货币支起的股市还能撑住?恐怕只是用什么方式着陆的问题。
10月18日夜晚,美国旧金山多起恶性事件突发,枪击、持刀行凶搅得美国民众寝食难安。这好像已经不是种族问题了,而是社会撕裂的另一种表象。实际上,此次美国种族问题大规模爆发,从根源上说,不过是美国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在疫情中被严重激化的表征而已。完全可以预见,如果疫情再发展、经济再跌落、救助再拖延,那美国的社会撕裂势必日甚一日,有去无回。实际上,反政府武装的身影已在美国时隐时现。
按理说,面对如此之多的无解难题,美国急需稳定的国际环境,以及经济优势之下的利益最大化。但弱肉强食和转移国内矛盾的惯性思维,正让美国陷入更大规模的军费开支,美国拿什么支持这样的开支?还要哪些国家为这样的军费开支买单?又该让美国公众付出多大的代价?
总之,无论谁当选,新政府和新总统必须“真有新意”,如果继续沿着上届政府的所作所为,那结果恐怕只能是让已经倒霉到家的美国雪上加霜。不过,希望美国转变意识、走出新路或许很不现实。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