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277万亿美元债务咋还?中国降杠杆必须讲求方法

2020-11-25 15:31阅读:

钮文新

前 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

关注
277万亿美元债务咋还?中国降杠杆必须讲求方法
2020年,全世界都处于债务疯狂扩张的过程。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报告,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各国政府和企业收入减少和支出增加,导致全球债务规模大涨。今年以来的1至9月末,各国/地区总体债务水平已经增加15万亿美元,达到272万亿美元。IIF同时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球债务将飙升至创纪录的277万亿美元,这意味着今年全球总债务将比2019年上涨20万亿美元,较前一年度10万亿美元的增幅扩大了1倍。
IIF的成员包括全球400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并依据这些银行和金融机构提供的数据对全球债务进行统计和定期公布。所以,该组织提供的全球债务数据被认为具有相当的权威性。依据IIF的统计,目前,发达市场的总债务与GDP之比已经从2019年底的约380%大幅上升至9月末的432%,而新兴市场的总债务与GDP之比也达到了近250%的水平。今年年底如果全球债务总额将达277万亿元,意味着全球平价债务率将达365%,这个数据较去年底今年初的320%高出45个百分点。
中国的情况如何?IIF的报告称,到年底,中国债务率或将达到335%,低于发达国家和全球平价水平,但远高于新兴市场国家;到年底,美国债务总额或将达到80万亿美元,高于2019年底9万亿美元,总体债务率将近400%;欧元区今年1至9月,债务增加1.5万亿美元达53万亿美元,到年底债务率或将达到385%左右。
277万亿美元债务咋还?中国降杠杆必须讲求方法

以上数据说明今年以来全球债务增长的基本格局。很显然,全球性债务水平过高的问题早已不是什么还不还债、如何还债的问题,而关键在于:如此巨额债务是否必将压制全球经济增长水平?而更关键的问题是:在巨额债务必定压制经济增长的背景下,全球所有经济体都必将时时刻刻走在债务危机的边缘。
有没有破解之道?回答这个问题,一定有人立即主张“降杠杆”呀。当然要降杠杆,但话只说到这儿等于废话。我们说,降杠杆只是方向,而降杠杆的关键是:必须讲求方法。历史多次证明,按照传统,通过收紧货币、紧缩贷款的方式降杠杆,其结果往往是主动戳破债务泡沫,形成经济和债务的恶性循环——紧缩导致债务成本上升,经济恶化;而经济恶化导致债务偿付能力弱化,债务违约上升,债市抛售加剧,并引发债务危机,经济更加恶化。
其实,世界各国政府、央行和金融管理当局都非常明白这样的道理,所以谁都不敢主动戳破债务泡沫,甚至不惜将政府信用加载而央行大肆投放货币,以确保债券市场平稳,防止再度发生债务危机。
那它们如何处理债务水平过高的问题?说实话,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到疫情发生之前的10余年间,发达国家在企业降杠杆方面做得可圈可点。具体而言,就是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拉高股市,让企业有足够的机会通过股权资本扩张,降低债务率。同时,美国给欧洲、中国制造麻烦,试图在这两大经济体制造金融危机、债务危机,从而变成美国资本可以趁火打劫的猎物。试想,如果中国庞大的产业资本在危机中被注水美元大肆收割,结果会是什么?美国债务泡沫是否会因此而化解?
277万亿美元债务咋还?中国降杠杆必须讲求方法
所以,不要以为美国大肆放水会给美国经济带来伤害,也不要认为仅仅是流动性外溢效应会推高中国通胀。实际上,大肆放水对美国而言一举多得:第一,推高股市,为美国产业资本、金融资本补充股权资本,降低债务率,大大强化美国资本实力;第二,大肆注水之后充足的美元流动性,为美国资本攻击和收割中国资产提供足够的弹药。站在这个角度,我们是不是可以更加清晰地理解美国破坏中国为什么无所不用其极。
说到这儿,我们需要警醒:中国在债务问题上,必须保持高度的敏感和警惕,需要不断而迅速地拆掉一切导火索。尤其要在控制债务资本的背景下,以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长期而持续地推动股权资本市场快速发育,尤其是针对当下债务率较高的企业,立即加强其股权资本充足率几乎是唯一选择。值此关键时期,如果中国货币政策受到来自其它方面考量制约而拒绝支持股市走好,那是不是会贻误中国降杠杆、消除债务威胁的战机?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