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钮文新:央行急需转变货币操作方式

2021-03-03 22:03阅读:

钮文新

前 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

关注
钮文新:央行急需转变货币操作方式
尽管央行一再强调:判断货币松紧,不要过度关注公开市场操作数量,而更多应当关注7天期利率变化。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央行在公开市场逆回购“大幅减量”还是近年来不多见的事情。比如3月1日,央行仅实施了100亿元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2.20%不变。而这一天,市场有200亿元前期逆回购到期,也就是说,净回笼100亿元。最近,50亿元、100亿元的操作很多,与过去动辄1千亿元、几千亿元的操作相去甚远。
很显然,这样的操作体现了“转弯、但不急转弯”的特征。不过,是不是还有很好的货币操作?比如,投放100元一年期MLF,同时回笼200亿元的短期逆回购。同样是净回笼100亿元货币,但会给实体企业、商业银行和资本市场带来更加舒适的感受。可以肯定地说,中国目前短缺的不是短期货币流动性,而是长期的、适宜实体经济需求的资本流动性,所以中国央行应当不断放大“新观念”,更多体现“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意愿。
我们曾经数不清多少次建议央行货币政策操作:基础货币“收短放长”。现在需要进一步重申,只有不断强化“收短放长”操作,中国金融才可能逐步摆脱短期化趋势,而市场上的“货币流动性”才可能更多转化为“资本流动性”,才能更加有效地降低企业中长期贷款利率(成本),才能更多地激励资本市场更好的发育,才能更好地实现“间接金融向直接金融转变”。
钮文新:央行急需转变货币操作方式

与“收短放长”相对的是“收长放短”。历史证明,“收长放短”是一种非常恶劣的货币操作方式,它会极其严重地恶化资本流动性,而导致货币流动性快速增长。市场上看起来货币流动性非常大,M2非常高,但实际货币效率极低,金融效率弱化。
金融不只是一个数量概念,更是一个时间概念。就像一家大型生产企业,100亿元债务存续20年或许根本不会引发债务风险,但如果这100亿元变成20天的债务,那债务风险之大可能立即要命。这就是为什么实体经济为本的国家必须特别注重长期金融的道理。毫无疑问,中国就是实体经济为本的国家,长期金融对中国的意义非同小可,更是金融质量高低的关键体现,在此背景下,中国央行有义务为金融长期化、资本化、实业化提供不可或缺的货币环境,而有效形成这样的环境,创造长期货币工具,更多向金融市场投放长期基础货币恐怕是别无选择的唯一路径。
从货币统计报告看,近年来,针对实体经济的中长期贷款增长较快,这当然是好事。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实体经济而言,这些中长期贷款是否有真实性?是否稳定?据企业反应,所谓银行中长期贷款其实仅仅是一个“承诺协议”,而其中两条不可避免:其一,在国家宏观调控货币收紧时,银行不能保证该笔长期贷款继续执行;第二,所谓中长期贷款也必须接受定期履行“借新还旧”的倒腾。
钮文新:央行急需转变货币操作方式
这是否应当责怪银行自私自利?当然。但必须看到,银行也有苦衷。这个苦衷就是:不只是长期存款严重稀缺,就连短期存款也日益稀缺,而且越来越稀缺。严酷的事实是:近年来,居民存款(住户存款)数额和增速连续小于居民贷款数额和增速。我们知道,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居民和企业剩余是其最为主要的金融资源,而上述现象说明中国的金融资源正在走向枯竭,它必然要求切实的金融资源补充,要求货币当局予以恰当地作为,避免企业和金融机构同时落入流动性危机。所以,无论是支撑经济增长,还是补充金融资源,都需要中央银行适当投放基础货币,而不是单纯依赖推高货币乘数去创造货币。常识应当是:经济规模增长,基础货币也当相应增长。而经济增长、基础货币不长,这一定是违背常识的。
正因如此,我们期盼央行扩张货币政策调控的“新观念”,而更多实施“少收短、多放长”的货币操作方式,有效扭转“货币金融膨胀、资本金融稀缺”的金融被动局面。
扭转“货币金融膨胀、资本金融稀缺”的金融被动局面,不仅是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客观要求,同时也是培育中国经济主动性增长动力的客观要求。应当意识到:依靠大量的财政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一定是被动性经济增长,它会导致政府、国企债务规模快速提升。而要促进民间资本主动投资,培育经济主动性增长动力,货币政策适度宽松则是不可或缺必要条件。应当意识到:少收短、多放长,哪怕是1比1地“收短放长”,其实都会产生极好的货币政策效果,即不增加、少增加基础货币的情况下,让企业、银行和资本市场同时获益,而且M2增长会因“短期资金需求减少”而放缓。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