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产需要做出关键的选择

2019-11-19 07:51阅读:
香港中产需要做出关键的选择
张颐武

香港的乱局已经到了历史的转折,随着社会对于暴乱的全面反击的展开,香港的社会氛围正在发生重大的转变,香港社会正在经历痛苦而艰难的蜕变,如何迈向一个有希望和未来的社会,现在的关键的已经到来,人们的抉择正在显现。在其中爱国爱港力量始终坚持立场,在混乱的局面中尽到责任,受到肯定。同时,很多人都在思考一个似乎难以解答的问题,相当一部分香港社会主流的中产群体,在这次出现的持续时间很长的暴乱之中,对于这样的状况持有一种潜在的支撑和支持的情况。一些和极端的“勇武”分子“不割席”的所谓“和理非”也来自这种中产群体。一些大陆的网友将这称之为“李姐”现象。这种现象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困惑,这种持续的暴乱,香港整个社会受到不可挽回的损失,不论从形象、经济后果再到社会的后果都极为严重,整个社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居然这样的情况还能得到一些人的理解和支持,居然反对派还能在很长时间在舆论和民调等方面具有相当的优势地位。向来被认为比较温和内敛的中产群体,这次一部分人介入较深。这当然会引起人们深深的思考。
这里面有些重要的原因值得注意。
首先是香港的社会氛围和舆论氛围和大陆很不一样。西方舆论和本地相当一些舆论长期以来对大陆有负面的看法和刻意的渲染,往往让一些中产形成了对于大陆刻板的印象和扭曲的观念,一些港人对于中国发展的现实其实是隔膜和生疏的。
同时,香港的社会中的一部分氛围也是由于多年来一些势力的营造而形成了对于大陆的现实不接受和不认同的心理。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反而让一部分人过去由于经济上的比内地发达所形成的优越感失落,而产生了某些焦虑和对立的情绪。而在教育和文化领域上的这样的观念和意识上的偏差和问题更是普遍存在,对大陆的扭曲的描述和偏颇的说法比比皆是。中产群体接触社会现实的路径往往高度依赖于媒介和社会氛围。这样的状况对于他们影响巨大。我们所知道的许多常识,对于一些被这样的舆论与氛围所笼罩的人来说就是极度陌生的。而很多对于中国社会和政治体制的偏见和误解
往往被刻意误导为他们每天所见的“常识”形成对大陆的某种偏见甚至敌意。
这些远离真实的气氛在香港往往是被视为理所当然的,甚至在某些群体或领域中变成了一种所谓的虚幻的“共识”,而这会让很多中产的意识发生偏差和迷惑,一旦遇到问题,就会造成其实和自身的根本利益相违背的刻板僵化的意识主导下的行为。
常有人分析中产群体往往缺少明确的自身的意识,往往会接受一些和自身的利益与现实状况相背离的意识形态,做出令人遗憾的选择。这种状况其实也是香港所发生的事态的一个重要的方面。
其次,一些典型的专业性中产群体,如律师、教师、媒体记者或医护人员等,当然其中相当多的爱国爱港的人士,但确实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实际上是中间甚至亲反对派的。这些人士一方面由于是固定职业,和经济状况的起落变化关联相对较远,经济问题对他们的影响往往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影响传导到他们。因此往往对于当下的危机和问题缺少明确的认知,觉得问题远没有严重到危急自身的生存的程度,因此往往在某种夸张的、被操纵的情绪的鼓动之下做出荒诞的选择。
同时,一些专业人士,一直是在专业领域中工作,那种政治的狂野激情一直被压抑,释放机会极为有限。而常有被压抑狂热性,想由此超越自己平庸的职业和平淡日常生活。街头运动的吸引力也在这方面,一旦受到刻意的诱导和动员,往往就更为激进当然由于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现实状况,因此往往多数就是所谓的“和理非”。
再次,一些专业的社团和公会等等组织往往被反对派所把持,他们形成的有系统的对抗的意识和破坏性的影响,往往会对中产群体产生巨大影响。而这些专业组织往往有所谓的社会“公信力”,也对很多专业人士有相当多的约束和控制。一旦被激进的势力所掌握,往往会形成对专业人士的相当恶劣的影响,也会造成极大的负面效应。
当下的现实的恶化会让更多的人觉醒,而现实的教训和社会的历史进程的必然发展会让这些人看到现实的风险和偏执所形成的问题。香港的未来需要更多中产的明智的选择和对自己社会的承担,因为这是社会走向未来,拥有希望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