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疫情与电影
张颐武

新冠疫情对全球有深刻的冲击,电影其实是文化领域里和现场演出一样受到最大冲击的门类。新冠疫情的严重性就在于它对于人群的集聚和流动有极大的冲击,集聚就容易传染,流动更增加传染。电影和观众的关系就是靠着电影院的存在,而电影院就是集聚的典型空间,电影生活的基础可以说就是集聚观影所产生的吸引力,所以全球电影受到的冲击很大。而电视和网络其实在这冲击中是有优势的,它们天然具有的“社交距离”让它们在疫情之下让人有很强势的增长,也产生了相当多的爆款的电视剧网剧或综艺节目,也让人有乐观的预期。而电影就是以电影院的集聚作为自己存在的基础的,这个特点所形成的“特长”,在疫情之下就成了它的“特短”,形成相当大的冲击。人们瞩目的春节档就是被疫情所阻断,让那些本来寄望于这个时段的电影没法同观众见面。下游的电影院的困难当然会让整个电影行业本身受到巨大的冲击,上游的投资、制作等方面的运作也遇到了这些年来从未见过的深刻的冲击。
就中国而言,这些冲击在中国疫情被控制之后已经有了充分的缓解和恢复,电影具有的集聚观看的特性对于人们来说仍然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它既是艺术的欣赏,也是人们的社交等活动的一个方面,这些重要的特长现在已经在恢复中,人们也期望有所谓的“报复性的反弹”,也就是被抑制的电影消费可能释放很大的能量,让电影获得新的机会。现在看,电影院的恢复还是相当快的,虽然还保持着限制,但人们的观影热情随着话题性的电影的放映而快速地恢复。这种票房的恢复会逐渐地引起整个上游的信心,激发起更多的新的可能性。疫情未来还可能会有反复,状况还存在不确定性。但现在看来电影业的恢复应该是不可逆的。这有几个方面的依据:
首先,中国的疫情控制的效果和方法的效果明显。通过最近几次反弹证明通过有效的局部的隔离和大规模的检测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控制疫情的发展,因此电影业的恢复的过程应该不会被轻易完全阻断,这是让人乐观的。局部地区的管理可能给电影造
成的冲击不再会是全国性的。
其次,中国电影业虽然一直有“走向世界”的强烈的愿望,也取得了一些实绩,但目前看,还一直是以国内市场为中心的,国内市场的繁荣一直是支撑这些年电影业发展的最重要的基础和前提。因此可以说中国电影的“内循环”的特点非常鲜明,其和很多产业不同的地方就是一直有“全球化”的追求,但电影业客观说始终是以内部的“全国化”作为中心的,因此受到海外疫情的影响有限,不会受到太大的冲击。
再次,未来中国经济的恢复就是在“内循环”的基础上进行。而这会有很多新的机会和可能为电影业的发展增添力量。如三四五线城市或乡镇的基础设施的提升之中,就会有各种电影院的新的一波的发展的机会,电影院对于商业综合体来说不可或缺的意义现在也得到的凸显。而未来的电影院对于安全性和社交距离的相对的重视,也会为电影院的升级提供可能性。
但情况还有另外的方面,电影业的复苏还是需要有更多的时间,尤其是达到原有的票房水平还需要更多的努力。这些都提出了对于整个行业的更高的要求。如何让观影更加安全的问题会随着全球新冠的延绵而变成全球性的议题。未来电影业实际上还是要考虑到新冠疫情所造成的情势的长期影响和心理作用,而且一部分观众的观影习性也会由于较长时间的控制而发生改变,电影被电视剧网剧和综艺所进一步冲击的状况依然是难以完全避免的。而新冠所造成的长期的影响对于经济的冲击较大,电影业获得投资等方面的支持的能力也会受到影响。这些不利的因素仍然是人们必须面对的。
对于全球电影业来说,问题更是严重,美国的疫情控制不利的影响会对于全球电影业长期的冲击。美国是全球电影制作最重要的中心,也是最重要的电影市场,疫情的反集聚的特性让电影的困难会持续,全球电影业的交流和合作也由于流动的阻断而变得更为困难,电影行业本身的发展就是依赖于全球性的发展,现在这样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新的可能,这种困难的长期化必然会对整个原有的电影工业的体系构成深刻的冲击。这种未来的的不确定性的对整个世界的电影的冲击都会很大,影响也极为深远。印度等电影大国的疫情也相当严重,其影响也是比较深远的。这些都会对电影这个行业的未来发展形成新的压力。大概一是电影观看的模式的多样化,网络等新观看形态的意义会凸显。二是投入电影的整个资本都会在一段很长时间内减少,这些都会给电影的未来带来重要的挑战。
电影会如何?一方面我们可能看到它仍然是具有强大的生命力的文化形态,另一方面也要意识到它所面对的深刻的挑战。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